第兩百八十章:你這命,誰稀罕

發佈時間: 2020-12-18 11:28:19
A+ A- 關燈 聽書

這裡是金陵山脈外邊,這裡並沒有在金陵山脈內。

她是穿過山洞而來的,那就是說,她也很有可能穿過一個結界來到這裡的。

林雲夕的澄澈的大眼裡瞳孔深深的一縮。

她如果不把這件事弄清楚,也許她根本沒辦法從這裡出去!

「想通了就快點拜師,你吃不了虧,吃虧的是我這個老太婆。」女子的聲音裡帶著幾分憤怒,卻難掩得意。

「這裡是地三重境,就等於說,沒有我的指引,你是出不去的,你在的位置,正好是金陵山脈之下,三天之後,金陵山脈四季奇林消失,你就只能永遠的在這裡陪我了。」

地三重境?

怎麼會有怎麼會有這樣奇怪的地方?

林雲夕腦海里瞬間出現一道靈光,書中記載,地重三境,地下千萬丈,是一個獨特的三重空間。

得了,她運氣真是好到爆了。

居然下了地獄了。

林雲夕慢吞吞的看了一眼周圍不斷湧向自己的黑蓮花。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林雲夕的聲音有氣無力,被逼拜師這樣的事情還是第一次。

「臭丫頭,看你那不情不願的樣子,給我好好說話,恭恭敬敬的再說一次。」女子的聲音無比的憤怒,要是她活在人間,等著當她徒弟的人可排萬里。

林雲夕吞了一口口水,她要是被逼無奈,能恭恭敬敬的說話嗎?

不過為了自己能順利的出去,拜她為師,也沒有什麼壞處?

她在心裡微微醞釀了一下,恭恭敬敬地說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唆……

四周的黑蓮花瞬間消失,一層金光里,緩緩出現了一抹人影。

林雲夕驀然一頓,目光定格在那抹金光里。

漸漸,一個身穿白色衣裙的鶴髮童顏的女子緩緩朝著林雲夕走來。

只見她一頭及腰的銀髮隨意的披在身後,五官精緻秀麗,除那張粉色的唇瓣以外,全身上下再也找不到一點其他的顏色。

「哈哈……」

女子突然站在林雲夕不遠處狂笑,那笑聲裡帶著幾分解脫,又帶著幾分驚喜。

林雲夕的心微微跳動著,這笑聲讓她感覺非常的滲人。

笑聲戛然而止的時候,女子看著林雲夕激動地說:「三百年了,我被封印在這裡三百年,今天,終於有機會出來了。」

林雲夕一聽,心裡升起了一抹複雜,一看就是一個圓滑老練的人,她不會是放了一個惡魔出來吧?

林雲夕想起身,發現自己的腿依然被緊緊的吸在地面,她依然沒有辦法起來。

她不解的看向白衣女子,問道:「師傅,這是怎麼回事?徒兒好像被吸住了。」

女子陡然看著林雲夕,目光裡帶著幾分冷笑。

「沒有為師的同意,你這一輩子都起不來。」

得了,遇到妖了,林雲夕心裡腹誹,要是把自己定在這裡一輩子,她寧願砍了自己這雙腿。

她被封印在這裡三百年,心裡一定陰暗扭曲。

此刻,林雲夕連骨氣都不敢要了。

她語氣中帶著幾分撒嬌:「師傅,徒兒都拜你為師了,怎麼能這樣對徒兒呢?」

女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那雙微冷的眼眸,似是能看透人的靈魂。

「你想起來?」女子突然笑得一臉風輕雲淡地說道。

林雲夕撇嘴,她這不是廢話嗎?

有誰願意一直跪著嗎?

「嗯!」林雲夕沒骨氣的點了點頭,繼續察言觀色!

女子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她,微微彎腰揶揄著道:「喲,這會慫了,剛才的氣勢凌人去哪裡了?」

林雲夕不自然的一笑,據理以爭,自己必敗!

她燦爛一笑:「師傅,俗話說的好,識時務者為俊傑!」

女子也回她一個璀璨的笑容:「丫頭,懂得察言觀色,的確是可以智珠在握,為師喜歡你這識時務者為俊傑的性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女子直起腰,臉色卻變得異常的冷,彷彿剛才那燦爛一笑只是錯覺而已!

林雲夕的心微微一涼,這性格還挺讓人拿捏不準的。

突然,冰冰的聲音裡帶著一股恨意回蕩在林雲夕的耳畔:「想起來可以,但你必須答應為師一個條件。」

林雲夕心裡瞬間抓狂,她這一跪,瞬間讓她自己變得讓她好拿捏了,如今她的小命在她的手裡,她敢不從嗎?

林雲夕欣欣然地問道:「師傅,什……么條件?」

女子看著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想起來可以,下邊封印了一個老頭,你去把那個老頭殺了。」

林雲夕一聽,快速的眨了眨大眼,求人的時候,表情要恭維一點,聲音應該委婉一點才行。

林雲夕笑吟吟的,語氣委婉地說:「師傅,你現在已經解開封印,既然是一個老頭,修為自然是在徒兒之上,師父你老人家忍心看著你剛剛收的徒兒去死嗎?徒兒要是死了,可就沒有人能繼承您老人家的衣缽了。」

女子似乎覺得有理,快速地點了點頭。

正在林雲夕覺得看到希望的時候……

揶揄的聲音又緩緩響起:「你這小丫頭,挺對老娘胃口的,小小年紀,圓滑老練,可惜,用在老娘身上沒用,答應了,你可以起來,不答應,你就在這裡跪一輩子,有人陪著我,我也不至於孤孤單單的。」

林雲夕好不容易強升起來的笑容瞬蔫的比被霜打過的茄子還要蔫幾分。

小心肝揪著痛!

這兩個條件,她有的選嗎?

還有,由得她選擇嗎?

出不去也是死,跪在這裡也是死!

一哭二鬧三上吊!

不行,這老妖婆看起來油鹽不進。

「嗯!」林雲夕清了清嗓子,「師傅,要是徒兒殺不了他,反倒是被他殺了怎麼辦?」

她有夫君有兩個兒子,可不能死在這裡。

哪知,白髮女子冷冷地回了她一句:「死了就死了,你這條命,誰稀罕?」

「師傅,你不稀罕,別人可是稀罕了去了,我夫君和孩子們會急瘋的,師傅,咱們換個條件吧?」林雲夕越說越沒底氣,搬出孩子和夫君,也不見得她就有一絲同情呀!

林雲夕快速的去抓她的裙擺,神色裡帶著幾分央求和認真:「師傅,咱們換個條件,只要不殺人,什麼都可以。」

白髮女子微微一動,掙脫了林雲夕的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