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六十五章發生意外(1)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1:32
A+ A- 關燈 聽書

司機將車停在了身後某一處不起眼的地方,從車鏡里看了後面的宋媛媛,沒有說話。

玉依下車后感覺自己輕鬆了許多,原本沉悶的心也在此刻變得放鬆了些。

季喻初從車裏拿出一直買的兩杯咖啡,遞給她一杯。玉依接過握在手中,此時正式黃昏落日,夕陽無限好。

她已經好久沒有看過這座城市的日出了,在國外的時候也基本上沒有見過。微風拂在臉頰處,清涼了不少。

她閉上眼睛享受着這微風帶來的涼意,讓原本沉重的心在此刻變得異常的愜意。季喻初看到她的側臉,就像是看到了當初那個帶着如清鈴般的笑容。

那時候的她還很小,青春懵懂。他站在一旁,看着她笑顏逐開,彷彿沉浸在自己快樂的世界裏不可自拔一番,那動人的笑容是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美麗。

只是這種笑容只會為凌朔而笑,想到這裏,他那痴迷的眼神漸漸冷淡了起來。凌朔從來沒有喜歡過她,一直把玉依當成妹妹。

可玉依卻依舊死心塌地的愛着凌朔,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默默的在原地,她卻看不到。

這一刻,這麼多年的情愫如湧泉一樣湧出。那清秀的側臉和腦海里一直純在甜美的笑臉讓他塵封不動的心再次開封。

他將咖啡放在車身,轉過身,那抹柔光,那抹深情,那麼觸動……

季喻初輕輕的吻了下去,口勿住那冰冷軟綿的唇瓣。時間彷彿就在這一刻凝固,而他們站在遠處的黃昏落日下,形成一道絕美的風景。

砰的一聲,玉依手中的咖啡掉在了地上。咖啡色的液體濺在的腿上,玉依睜大著雙眼,獃獃地看着零距離的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俊美的五官上彷彿透著一絲曾經的青澀和溫柔,像極了當初他偷親她小臉就跑的樣子。玉依猛地推開季喻初,捂著唇,伸手扇了他一巴掌。

一巴掌落在他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五指的巴掌印。她泛紅着眼眶,有些驚訝自己的舉動,但又努力的擦掉自己被他吻過的痕迹。

「季喻初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豆大的眼淚從眼角滑落,低落在地上那片咖啡色的液體上。如同墨汁一樣,先是散開隨後又融合在一起。

「我喜歡你,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你。」他淡然的站在那裏,修長的身影彷彿是高高的大樹,從小都是將她護在身後,保護着她。

玉依怔怔的站在那裏,錯愕的看着季喻初,「你……你喜歡我?」

這麼多年,她對季喻初不冷不熱。但也是把他當成自己的朋友,可從來沒有想過,季喻初居然從小喜歡她。

「對,你的眼裏只有凌朔。一直到現在,你的眼裏只有他,從來都沒有我。」他淡淡的低下眸,眼中閃過一絲憂傷。

玉依沒有想到情況竟然是這個樣子,她站在那半天沒說話。司機連同宋媛媛也看到剛剛的一幕,車裏的時間好像被靜止了一樣。

「走嗎?」司機問道。

宋媛媛緊緊攥着手,指間穿過月幾膚被刺的生疼。她垂下眸子,一顆眼淚掉了下來,「走吧。」

司機惋惜的嘆了口氣,又有一位年輕小女孩被這種有錢的富二代給傷害了。這種事情他見得多了,車子啟動引擎,從兩人面前穿過又在前面轉了個方向往回開。

眼睜睜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雖然距離很遠,但她依舊還是能夠看到季喻初看玉依的表情,那麼柔情,對她,是從未有過的。

這個時候宋媛媛很想打電話給喻可沁,可喻可沁的電話打不通。當車子緩緩的在公路上行駛的時候,宋媛媛突然朦朧的意識到一件事情。

她記得可沁好像勸阻夠自己不要對季喻初抱有任何的幻想,那個時候她還以為是他們的條件相差。可現在,季喻初和她在一起的同時竟然還和別的女人……

她坐在車中,感覺到深深的無力感。

麗都

今天是喻可沁走的最多的一次路,感覺腿都要斷了。

兩人吃完早餐便出去逛,酒店有去景點的車。喻可沁隨便拉着凌朔去了其中一輛,大概兩個小時左右到了,中途路過一家擺着攤子賣吃的熱食,於是喻可沁苦苦哀求了凌朔大半個小時,吃了。

最後不到一個小時左右,肚子疼了。她來回往洗手間跑了大約五趟左右,等和凌朔一起過去的時候,發現車走了。

周圍沒有車,一半都是景點接送。兩個人都沒有帶手機,於是……走了大概五個小時的路,終於看到計程車。攔了計程車就回到酒店。回到酒店的時候,喻可沁感覺自己的腿要斷了。

她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感覺無比的累。而凌朔,一回來堅持去洗澡。她不得不搖搖頭,像凌朔這樣有潔癖的男人,走了五個小時的路,居然還有力氣洗澡。

凌朔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臉上是濃濃的疲憊感。他走向喻可沁,深諳的眼底冰冷異常。

察覺到一絲寒意像自己襲來,喻可沁睜開雙眼,看着他修長的身影一點點的向自己靠近。

那光着的臂膀上透著細膩的水珠,身上的線條硬朗,肌肉緊繃……那性感的光滑的月幾膚讓喻可沁忍不住吞了吞喉嚨,整個人變得莫名緊張。

心跳也跟着加速,臉頰也瞬間滾燙了起來。

「你……」見他眼神不太對勁,喻可沁下意識往後縮了縮身子。

「如果不是因為你堅持要吃路邊攤,後面的事情會發生嗎?」強大的身軀慢慢的靠近,那股沐浴香味和周圍的空氣混合在一起,還透著一絲濃厚的男人味……

「我知道錯了,我也沒有想到看起來那麼好吃的食物居然不幹凈!」她能夠理解凌朔因為自己走了五個小時的路程,像他這種平時只用坐在豪車裏的男人,突然之間走了這麼多路,身體一定吃不消。

「知道錯了?」他的雙眼眯成一條縫隙,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笑容。

這個笑容……喻可沁頓了頓,「你想幹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