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六十六章發生意外(2)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1:40
A+ A- 關燈 聽書

「既然錯了,就該補償。」他唇角一勾,身子壓了下來。那單薄的雙唇冰冷的蓋住她的雙唇,像是冰山撞火山的感覺。

喻可沁整個身子震了震,像觸電一般,一股電流在兩人之間炸開。喻可沁不由自主的口申銀了一聲,讓身上的凌朔動作猛然怔了一下。

隨後,如狂風暴雨般的席捲。

他溫柔的撩指在身上不斷的遊走,唇瓣也像棉花糖般輕柔的舔舐著。喻可沁本身是想抗拒,可最後……卻沉陷在他給予的溫柔鄉里,不可自拔。

忽然,她就像這麼和凌朔一直在一起。不理會外界和任何阻攔他們的因素。只想現在,好好的,和他在一起。

原本懸在半空中的雙手也緩緩落在了他的腰間,指間緊緊的抓住他那炙熱的月幾膚,一點點的加深。

麗都的夜晚就好像是一層輕紗一樣,被美麗的意境和璦昧的氣息籠罩著。周遭的一切,彷彿都凝固了一般。

在麗都的幾天,喻可沁很開心。像是度過了漫長的人生一樣,這輩子所有最快樂的日子都在這幾天里過完了。

然而,時間並不是有限。五天就像是一瞬間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最後一天,喻可沁和凌朔牽著手漫步小麗都的小道上,兩人剛吃完晚餐。正在攜手散步,像極了一對老年夫婦一樣,背影看上去幸福撩人。

她緊緊靠在他的肩膀上,握著的手從沒分開過。可就這條寂靜的小道現在卻只有他們二人,凌朔在著租了一輛車,他們是開車來的。

喻可沁在網上查了些資料,聽說這條小道被紅葉鋪滿,如果一對相愛的人牽著手走完這條路,就會更加在乎對方。

喻可沁雖然也不相信這些無聊的傳說,但既然來了,如果在最後一天不去的話,總會覺得有些遺憾。

寂靜浪漫的小道還沒有走完,忽然,一聲急促的車身從後面襲來。兩人回過頭,發現一輛黑色的車子忽然從前面快速的開來,停在了他們的面前。

幾個類似大漢的人從車上下來,目光兇狠,似乎,是針對他們。喻可沁看了看四周,沒有人,這群人……該不會是來搶劫吧?

「把這個女人帶走!」其中一個個子較高的人指著喻可沁喊道。

喻可沁先是一愣,隨後大驚失色的盯著前面幾個男人。他們似乎並不是搶劫,而是專門……針對自己而來的。

喻可沁往後退了幾步,凌朔緊緊握住她的手,握緊的力度又加了幾分,將她護在身後。

「凌朔……」她輕輕喚了一聲,小心翼翼的看著那群人。現在整條紅葉路上就只有他們兩個人,而他們的車子在一百米前。

如果現在逃跑,基本是不可能。但喻可沁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要抓自己?

凌朔心裡也是和她有著同樣的想法,目光陰沉的盯著那群人看。

「你們是誰?」他那幽深黑暗的雙眸變得冰冷異常,身上散發著迸發著迫人的氣息。

那些人雖然都是當地出了名的大混混,但看到凌朔的眼神時,心裡卻還有點發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為了證明自己的戾氣,目光兇狠的喊道:「你不用按我是誰,識相的,趕緊滾!」

『滾』這個字幾乎就沒有人敢對凌朔說過,他輕輕抬眸,那道冰冷的目光猶如鋒利的利劍在他們身上全都掃了一眼。

那些人紛紛都打了個寒顫,但對於他們這種亡命之徒來說,完成金主的任務就行。十五萬可不是一筆小的數目,如果這次完成任務了,幾個兄弟可以快活好一陣子了。

想到這,對凌朔身後的喻可沁,目光更是分發亮如光。

喻可沁看著他們,這幾個人和之前幾次的那些人相比較的話,要專業許多。每個人臉上都散發著兇狠的目光,喻可沁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了死亡之氣。

這些人都是對生命似乎沒有什麼追求的人,只靠著這些替金主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這種方式獲得大筆金額。

她和凌朔今天似乎很難逃脫了,在麗都人生地不熟,沒有朋友。就連手機……他們都沒有帶。喻可沁有些懊悔,為什麼自己不帶手機。

難道就為了怕打擾二人世界嗎?

正在她懊悔之際,那些人動手了。凌朔多多少少是有些身手,但和這些拚命的人想比較的話,倒是略顯一籌了。

喻可沁躲在凌朔的身後有些不知所措,心跳到了喉嚨眼,她緊緊攥著手,擔心凌朔會受到傷害。全然沒有注意到身後突然來了一個,拿出棒子直接朝她的腦袋上揮去。

轟的一聲,腦袋被重重一擊,感覺大腦突然一片空白,劇烈的頭痛讓她突然失去了意識。眼前那矯健的身影輪流在幾個人當中展示著身手,而她……

喻可沁還未倒下去,那個人直接丟到手中的棒子。一把把喻可沁抗在肩上,直接朝前面停著的那輛車跑去。正在和他們毆打的時候,完全沒有注意到喻可沁已經被人打暈。

餘光瞟到了一個腳步沉重的身影,刷一下,從他側面跑過。凌朔放眼一看,發現喻可沁被一個男人抗在肩上,正對朝前面停下的車輛跑去。

他眸光一沉,用勁的踹向前面人的肚子。那人被踹的飛了幾米,在地上翻滾了幾下。凌朔想要追上去,誰知那人已經將喻可沁放進了車裡,車正在快速的朝他這個方向行駛。

車將他擋在前面,幾個人快速的上了車,又來了個急轉彎,車揚長而去。凌朔在後面追了很久,但車子的速度實在太快,沒辦法凌朔只有跑向自己的車去追。

他心急如焚的看著前面那輛車麵包車漸漸消失在視線里,他踩下油門將速度開的最大。車子猛地朝前面開去,速度快的能把周邊的小樹折斷。

前面那輛車的速度也很快,凌朔有些吃虧。他剛剛和那些人打架的時候,也受了些傷。但一想到喻可沁被人擄走了,他的心如同懸在半空中的皎月一般,遲遲不下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