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六十章普遍男人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30:51
A+ A- 關燈 聽書

程嬌嬌去了葉白的家,發現沒人。又打了一邊葉白的電話,依舊是屬於關機的狀態。她就這麼在葉白家裏等著,一直等到十二點,葉白回了。

「葉白!」程嬌嬌跑過去抱住他。

見程嬌嬌在自己家,葉白疲憊的面容便皺起眉頭。他推開程嬌嬌,冷著臉,「你來這幹嘛?」

「我怎麼不能來?」她聞到他身上的酒味,問道:「你喝酒去了?和誰一起?」

「程嬌嬌,你怎麼不和我解釋解釋你那照片的事情?倒跑到我這裏來興師問罪?」他不耐煩的甩開她,沒了以往的那副溫柔的模樣。

程嬌嬌聽到照片一事心立刻沉了下來,她本是害怕葉白會因為照片的事情生氣。特意過來,結果沒想到等了正常的時間。

「葉白,照片的事情我可以解釋。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照片……照片,我在以前的公司,有次喝酒被他下藥了,那些照片都是他拍。」

「是嗎?」他扯了扯領帶,明顯不相信程嬌嬌說的話。可就算是相信,像程嬌嬌這樣的女人只會給自己帶來無盡的麻煩。

葉白走到冰箱裏拿出一瓶水,仰頭喝了大半瓶。他因為這幾天公司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今晚更是去和那些雜誌上的主編一起吃飯喝酒。

程嬌嬌幾乎都沒見過葉白對自己這麼冷淡,上次和宋勵飛的那些照片被他看到,他也沒想今天這樣。程嬌嬌咬着唇,手指用勁的掐住掌心,痛的她眼淚擠了出來。

「葉白,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要對付我。是那個喻可沁,你知道的。她總是想法設法的對付我,我明明什麼都沒做,現在也可以的避開她了。可她依舊不死心,總是對我做一些傷害我的事情。葉白,你要替我做主。」她眼眶泛紅,樣子極其委屈。以往妖艷的模樣此刻變成了清淡憔悴。

程嬌嬌長得不算太漂亮,但是打扮起來卻是每個男人一眼就會喜歡的女人。葉白對程嬌嬌,就是一見傾心。只是現在,相處的時間久了,程嬌嬌給她帶來麻煩不計其數。

她提到喻可沁,葉白也知道。喻可沁這個女人一直在找程嬌嬌的麻煩,每次只要程嬌嬌出了什麼事情,都是喻可沁在搞鬼。

他走到沙發處坐下,閉上眼睛,「那個喻可沁為什麼一直要針對你?這其中就沒有什麼原因嗎?」

「因為她以為是我搶了她的初戀,所以一直對我含恨在心。」程嬌嬌跟着過去,挽住他的手靠在他的懷裏抽泣道:「葉白你知道我這些天都是怎麼度過的嗎?你不接我電話還關機。我聯繫不到你的人可我又不能去找你,你知道我有多需要你有多想你。葉白,我愛你,你要相信我說的一切都在真的。」

柔和的燈光,程嬌嬌依偎在葉白的懷裏。葉白本不想搭理,這些天他已經夠頭疼了。可那軟綿綿的身子緊貼在她的身上,讓他原本噪亂的心又起了一絲漣漪。

程嬌嬌自然是了解男人,不管什麼生氣,只要能夠在床上解決,那都不是問題。

憑着自己的經驗,程嬌嬌開始賣弄鳳騷,不斷的扭曲著身子和他訴苦,弄的葉白口乾舌燥。她那梨花帶雨的模樣加上精心畫好的妝容,彷彿是夜裏的黑玫瑰,總是能夠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採摘。

最終葉白還是忍不住,禁不起程嬌嬌的佑惑。兩人在沙發上翻滾一圈后,葉白抱着程嬌嬌去了房間。

程嬌嬌讓葉白幫忙把這些照片全都從娛樂雜誌上撤下來,葉白現在和程嬌嬌是在同一戰地。就算程嬌嬌不說,他也會竭盡全力的為他的公司。

房間里昏暗的燈光兩人璦昧的躺在床上,程嬌嬌光着身子趴在葉白的胸膛,手指輕輕地在他的幾膚上滑動,幾膚上明顯的感覺有股電流從體內劃過。

「葉白,你有沒有什麼方法是可以讓喻可沁身敗名裂?」她雙眼看着前方,眸中閃過一絲狠戾。

葉白在床頭靠在,指間中的煙絲飄散在空中形成一股霧氣。和程嬌嬌在一起這麼久,他大概也了解程嬌嬌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

雖然她口中的喻可沁在他的意識里也不是什麼好女人,一味的欺負程嬌嬌。但喻可沁和凌朔之間的事情,除了程嬌嬌還會有誰爆料?

況且上次她朋友在婚禮上的那些事情,他也知道。

他吐了口煙,若有所思道:「你不是已經讓她身敗名裂了嗎?那些個人信息也是你散佈出去的吧?」

程嬌嬌愣了愣,臉上快速閃過一道慌亂之色。她沒有想到葉白竟然知道是她乾的,她一直想在葉白心中當一個楚楚可憐的弱者,這種陰狠的招呼不想讓葉白知道是她乾的。

但現在……程嬌嬌表情僵硬了一會兒,故作委屈道:「我本來是不想這麼做的,但是喻可沁她總是不放過我。我也警告過她,葉白,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壞?」

葉白抬着頭,目光意味深長。他已經知道程嬌嬌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但現在他還是有一些不想讓程嬌嬌走。畢竟在沒有找到新的獵物之前,程嬌嬌還是有價值的。

「沒有,我覺得……都是喻可沁把你逼急了。你逼不得已才這麼做的,放心吧,我會替你主持公道。」

聽到這句話程嬌嬌心裏安定了不少,但眼裏,卻充滿了嫉恨。她一定,一定要讓喻可沁生不如死。這個女人,她已經恨得不能自拔。

這幾天,齊欣冉出來替凌氏澄清。並把所有的過錯全都推到了喻可沁的身上,澄清喻可沁並沒有和凌朔結婚,只不過是喻可沁自己主動勾搭凌朔等等。

所有的流言蜚語和媒體,還有齊欣冉故意花錢買的水軍去攻擊喻可沁,把喻可沁推到了風浪尖口上。而這邊,喻可沁舅舅舅媽還有一些親統統將電話打給了喻正非和沈麗珍。

原本在國外還不知情的喻正非,得知此時氣的心臟病發,沈麗珍給喻可沁打電話的時候,喻可沁正在學姐的畫室里畫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