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四十一章假好心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8:23
A+ A- 關燈 聽書

搶包的男人見她不鬆手,力度更大了。兩人在路邊拉扯這,男人幾乎要把玉依給甩出去。

喻可沁見狀,趕緊將車子往回倒,不停的按喇叭。

那男人聽見喇叭聲開始慌了,一隻手錘在玉依的肚子上,搶著包落荒而逃。玉依捂著肚子蹲在路邊,表情十分痛苦。喻可沁立刻下車,上前問道:「你有沒有事?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

玉依見到喻可沁,臉上閃過一道驚訝。她沒有想到,喻可沁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

她搖搖頭:「不用!」她艱難的支撐起身子,被踢肚子的那一瞬間,玉依感覺自己的身體痛的快要窒息過去。

喻可沁看見了,剛剛搶包的男人下手很重。見她臉上痛苦萬分的表情,喻可沁知道玉依一定很痛。她也不管她有沒有拒絕,直接將她拉到自己的車上。

「剛剛那人下手那麼重,你必須得去醫院!」喻可沁將玉依塞進車裡,自己來了主駕駛。

玉依就這樣被喻可沁塞進車裡,她本是想拒絕,可剛剛被踹的地方又痛的厲害,不由的捲縮這身子躺在後座椅上。

車子很快到了醫院,她把玉依送進了急症室。大概半個小時,醫生和玉依都出來了。

「沒什麼大礙,就是軟組織挫傷,需要短暫的休息幾天。」醫生說道。

玉依原本蒼白的臉色現在稍微好了一些,只是聲音有些虛弱的問道:「醫生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不行,現在還要住院幾天。軟組織挫傷只是目前的診斷,一般來說需要多觀察幾天。等你肚子沒那麼痛了以後才可以出院,你現在應該躺在病床上好好休息。」醫生囑咐道。

喻可沁見到玉依臉上有失落的表情,眉頭漸漸皺起。只是住院休息,為什麼玉依這麼不情願?自從自己從凌氏離開以後,幾乎沒怎麼見到。

上次還是在畫展上,那時的她還被齊欣冉打了一巴掌。當時凌朔的反應,應該很讓玉依受傷吧?

病房裡

「你有沒有好一點?」她關心的問道。

玉依似乎並不領情,蠕動了嘴巴,淡淡道:「我現在沒事。」

「我幫你報警吧,你的包被人搶了,周圍都有監控,警察能找到那個……」

「包里沒什麼值錢的東西,被搶了就被搶了吧。」

「那我叫……」

「不用你假惺惺,喻可沁,你以為你這樣我會感激你嗎?」她抬起頭,擰著眉頭的小臉依舊掛著難受的表情。

喻可沁微微抬眼,並沒有過多的表情:「我沒有要你感激,換做任何一個人我都會這樣做。」

玉依頓了頓,突然沒有反駁的話語。房間里瞬間沉默了,寂靜的氣氛正在一點點的上升,兩人之間徒增了一些尷尬。

半響,玉依先開的口。此時她的臉臉色比方才要好了一些,問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玉依的問題兩人都知道是什麼問題,她為什麼會出現在凌氏集團的附近。她不知作何解答,如水霧般的眸子正在一點點的暗下去。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沉默片刻后她緩緩說道,話音剛落便轉身離開了病房。

玉依坐在床上,聽著門被關的聲音,慢慢地躺下身子,望著天花板。如果此時,凌哥哥能陪在自己的身邊該有多好。

喻可沁出了醫院坐在車上,車子停在樓下久久沒有離開。她抬頭望了一眼住院部,最終還是掏出手機,給凌朔打了個電話。

她本來是想給季喻初打電話,讓他過來照顧玉依。季喻初喜歡玉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但現在他和媛媛在一起,自己這麼做,會對不起媛媛。

以她的了解,玉依在這座城市認識的人,也只有凌家了。她總不能為了自私,把她一個人放在醫院,而不去通知凌朔吧?

電話撥通后響了很長的時間,沒有人接。

凌朔此時正靠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閉目養神。電話突兀的在辦公室里響起,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來電名。

幽暗深邃的目光里閃過一道明亮的光澤,可在下一秒,忽然又沉了下去。

喻可沁低頭看了一眼屏幕,剛準備掛掉,突然接了。

她頓了頓,將手機重新放在耳邊,電話那邊很安靜,沒有一絲嘈雜。他沒有開口,是在等著自己說話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兩人就這樣僵持這誰都沒有開口,也都沒有掛電話。

這種沉寂的氛圍讓喻可沁有些窒息,半響,她先開的口:「玉依在醫院,你過來一趟吧。」

凌朔頓了頓,皺起了眉頭:「哪家醫院?」

果然,語氣變了。她深吸了口氣,回答道:「江大。」

她掛上電話,感覺車裡的空氣都變得沉重了起來。

凌朔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江大醫院,來的路上已經查到玉依的病房號。

玉依正躺在床上休息,房門被突兀的打開,她以為是護士,並沒有睜眼。

見她躺在床上,昏暗的燈光下臉色這麼的蒼白。他攥緊了手,走過去:「你受傷了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聽到聲音,玉依的身體明顯的顫了一下。猛然睜開眼睛,發現凌朔正一臉擔心站在她的面前。

她驀地從床上起來,詫異的連帶著驚喜的表情:「凌哥哥你怎麼來了?」

「我不來你就不打算告訴我嗎?」他陰沉著一張臉,輕聲呵斥道。

玉依抿了抿嘴,小聲道:「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你每天這麼忙……」

「傷的重嗎?」

他關心詢問她的樣子,讓玉依心裡瞬間變得暖了。她緊緊咬住唇,目光中含著淚光。多少個日夜,她都希望他能用這麼緊張的眼神看著自己。

眼淚還是不爭氣的從眼角滑落,她一邊擦著眼淚一邊笑道:「我沒事,現在已經好多了。」

見她好多了,他緊鎖的眉頭也漸漸鬆散了一些。在床邊放著一張凳子坐了下來,替她撩過臉頰旁凌亂的髮絲,冷峻的臉上透著一絲心疼。

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弄的玉依心頭一顫,怔怔地抬頭看他,心莫名的緊張起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