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四十二章給的一絲溫柔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8:32
A+ A- 關燈 聽書

「以後不要有什麼事情都自己藏着,一定要告訴我!」凌朔安靜的看着她,見她比回國時消瘦了許多,他有些自責。

自從她回國后,他沒有好好的照顧玉依。就連她受傷了,都是喻可沁告訴他。上次在畫展上,齊欣冉打她的那一巴掌他看見了。

可為了讓喻可沁生氣,他故作無條件的縱容齊欣冉,從而忽視了玉依,讓她委屈。

「恩。」她輕輕應允,忽然又想到了什麼,抬頭問:「凌哥哥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

凌朔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問道:「你是怎麼受傷的?」

玉依便如實告訴了他,但整個過程,卻沒有提到喻可沁。凌朔聽完以後,沉思了一會兒的,道:「我給你安排一個司機,你每天上下班的時候,給司機打電話。」

「不用了麻煩了,今天只是個意外。凌哥哥,你今晚,可不可以陪着我?我第一次在醫院過夜,有點害怕。」

許久,沒有回應。

「凌哥哥?」

「恩?」

「你怎麼了?」

「沒。」他蹙著眉頭,問道:「是喻可沁送你來醫院的?」

玉依愣了愣,原本透著光澤的目光此刻暗了下去。凌哥哥之所以知道她受傷了在醫院,原來是喻可沁打電話叫她來的。

她是不是該感謝喻可沁,讓她終於感受到凌朔對她的緊張和擔心?心中原本洋溢着各種幸福在此刻瞬間瓦解了,就彷彿這種自以為的幸福,是別人施捨過來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恩,是她送我來醫院的。」她抿了抿嘴,慢慢的垂下了雙眸。

凌朔低着眸子,玉依陳述的事情,讓他不由的擔心了起來。既然有人搶了玉依的包,喻可沁正好又在現場,這麼危險的場面,她會不會也受傷了?

房間里,凌朔走到窗前,望着外面漆黑的夜,思緒飄到了遠方。目光沒有焦距的望着這片城市的夜空。

玉依緩緩抬頭望去看着他直挺的背影,手緊緊攥住了床單。她知道,凌朔此刻正想着喻可沁。就算他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可此刻他的心思卻飄到了別人的身上。

恍然間,她覺得好吃力。

喻氏因為和凌氏合作了,這個消息不知道是誰走漏了出去。各界都在傳遞著兩家合作的消息。

喻可沁一大早就去公司整理了昨天需要簽的文件,弄好了直接去了四季上班。自從發生了chao襲的事件,四季的氣氛漸漸變得沉重起來。

她明顯的感覺到公司同事對她產生了敵意,她被排擠在外。穆蘭枝這幾天來的比較早,一大早,就拉着喻可沁去吃早餐。

喻可沁並沒有胃口,炒襲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穆蘭枝知道她在擔心着什麼,安慰道:「沒事的啦,我哥他不會冤枉人的。這件事情,一定能給你討回一個公道。」

「謝謝學姐相信我。」此時學姐的話,就像一杯熱水,澆熱了她的心。

一上午的時間,喻可沁感覺自己的大腦像是被灌進了岩漿一樣,所有的事情都混在一起,整個腦袋蒙蒙的。

去茶水間倒水的時候,也不小心碰到了喬晴雯。

她象徵性的說了句對不起,轉身進了茶水間。喬晴雯也跟了進來,一臉挑釁的看着她:「你把人撞了,一句對不起就行了嗎?」

按下飲水機的按鈕,喻可沁皺起眉頭:「那你要怎樣?」

「我要你離開四季!」她抬着頭,目光直視。身上的那抹囂張的火焰,讓喻可沁有些接受不了。

「我憑什麼離開四季?就因為撞到你了?我和你說了對不起,你不接受,那你要怎樣?我現在帶你去醫院做個全身檢查,看你身上到底哪裏被我撞出問題了,到時候我全權負責,行嗎?」

「你!」喬晴雯咬着牙,喻可沁的伶牙俐齒讓她無言反駁。

「恩?你覺得如何?」她逼迫着問她,眼中散發着清冷的目光。

喬晴雯生氣的表情轉變成微笑,挑着眉毛,笑道:「就算你現在不離開四季,過不了多久等老闆定奪下來,你就得狼狽的卷著鋪蓋跑了。我這是好心提醒你,你別不聽。」

她一副好心為她着想的樣子,讓喻可沁突然覺得喬晴雯覺得她很可憐。

「你不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很可悲嗎?」

「什麼意思?」她嘴角的笑容漸漸僵硬,疑惑的看着她。

「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你這麼費盡心思的炒襲,只會給你自己,還有你未來的前途畫上句號。」她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按下飲水機的按鈕,拿着裝滿的水杯離開。

喬晴雯站在身後微微愣了愣。

「喂,你說清楚,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她上前拉住她,因為用力過度導致喻可沁水杯里的水全都灑在了喬晴雯新買的高跟鞋上。

她這可是花了三千塊錢剛買的高跟鞋,穿了才不到半天,喬晴雯生氣的瞪着她:「你到底有沒有長眼睛?」

「我長了,是你沒長。」她甩開喬晴雯的手,自己對她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穆南歌正巧剛到公司,喻可沁甩開喬晴雯的手這一幕正巧被穆南歌看到。喬晴雯本來還想為自己討回公道,但看到老闆來了,原本氣勢洶洶的目光突然變得委屈起來。

「你看不慣我就算了,剛剛撞了我我也沒有追究。可這是我新買的鞋子……花了我半個月的工資,你為什麼……」說着說着,眼睛裏居然泛起了淚光。

喻可沁睜大雙眼,不解的看着她。要不是知道自己和她發生了什麼事情,估計這會兒也被她的一面之詞給騙了。

直到穆南歌走到她倆的面前,喻可沁才知道喬晴雯突然的轉變是因為什麼。她不禁有些無奈,為什麼現在的女人,都學會了演戲這一套?

「老闆。」喬晴雯抿著嘴,輕輕喊了一聲。

喻可沁目光冷淡的瞟了她一眼,沒說話,直接從穆南歌身邊走開。喬晴雯張了張嘴,有些詫異。她沒有想到,喻可沁居然就這麼從穆南歌身邊走過,連基本的上司下屬的禮儀都沒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