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四十五章居然是他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8:58
A+ A- 關燈 聽書

許久,喻可沁最終還是受不了這種奇怪的氣氛,先開口,道:「歐陽,我感覺我們之間好像和從前不一樣了。」

話一出口,喻可沁突然感覺自己很自私。明明是她讓歐陽軒失望了,為什麼她還要要求他們回到以前?

「可沁,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支持你,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過來找我,我隨時隨地都會出現在你身邊。記住,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最後二字,讓歐陽軒自己都覺得諷刺。

朋友?他明明是想保護喻可沁一輩子,明明是想讓她屬於自己。

這句話讓喻可沁釋然了,她泛著淚光,微微點頭:「歐陽,我希望我們一直都是那種很好很好的朋友,永遠都不要變。」

翌日

給郵箱里發送了一份資料,關於胡建波公司突然破產的事情。喻可沁看著電腦屏幕上的資料,總覺得哪裡有問題。

看了一邊又一遍,她終於在這份資料里找到了端倪,胡建波的公司雖然不大,但是資源特別豐富,名下的工廠也不計其數。

這也是當初為什麼會在那麼多公司百里挑一選了胡建波這家公司,破產這件事情簡直就是無稽之談。可事實卻真的就這樣發生了,喻可沁看了半天,看出的端倪發現胡建波的公司破產是人為的。

短短的幾天內,胡建波的公司受了大量集的負面新聞。大多數都是影響力特別高的事件,合同做手腳。

這一點公布出去,並且被證實,那是整個商業界里的恥辱。不到短短几天,他公司和其他公司所有的業務來往都被斬斷了。

幾天後就宣布破產,這種手段毒辣,乾淨利落。只是,她總感覺好像與之前宋勵飛公司被收購的事件很類似。

於是往深的方面調查,找了幾個以前父親的朋友打聽了一下,才發現這個公司雖然外表宣布了破產,但實際上也是被收購了。

也就是說破產只是個幌子,實際上只是被收購了?她一直想著公司賬戶的那筆違約金,到底是誰打來的?

等了一天的消息,終於知道了收購胡建波公司的另外一家公司了。這家公司她並沒有聽過,但勢頭很足。

於是在網上搜索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新聞只有兩條是有用的。但是有用的兩條新聞她也找不出什麼東西來,一直等黃叔那邊的消息。

剛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黃叔的電話來了。

「黃叔,查到那家公司的創始人是誰了嗎?」

「找到了。」

「叫什麼名字?」

「找到雖然找到了,但我聽說好像是個挂名的公司,叫季喻初,是個挂名執行總裁。」

喻可沁微微一頓,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黃叔,你說什麼?季喻初?」

「恩,是季喻初。」

「確定消息無誤?」

「怎麼了?難道你認識這個人?這個消息是我從一個老朋友那裡打聽到的,是叫季喻初,但很少去公司,聽說上面除了他以外好像還有另外一個。」

「我知道了,謝謝黃叔,我先掛了。」

知道這個人是季喻初,喻可沁十分驚訝。她不知道季喻初原來也有自己的公司,只是,會這麼湊巧,胡建波的公司在他與自己吃飯的幾天後就被收購了。

而且聽黃叔說這家公司好像還有另外一名創始人,季喻初和凌朔的關係那麼好,讓她不僅聯想到了凌朔。

凌朔知道上次被下藥的事件……突然,喻可沁愣住了!她想到上次遇到顧安安的時候,顧安安說楊總是因為凌朔才被送進監獄。

她不禁倒吸一口氣,類似的手法,讓她不得不將兩件事情聯繫在一起。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樣,凌朔真的為了自己,把胡建波的公司給收購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去了季喻初長去的那家酒吧打算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他。酒吧現在還是屬於半營業,人不算多,她走到吧台,問了一下正在擦酒杯的服務員:「季喻初在這裡嗎?」

那吧台服務員抬頭看了喻可沁一眼,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以為是季喻初N多女朋友其中的一個,只是面前這個女人看似和其他那種妖魅的女人風格不太一樣。

他明白的笑了笑,指著前面一個拐角的地方:「他剛來,在那個房間。」

果然在,喻可沁道了句謝謝朝著服務員指的那個方向過去。房間的門緊閉,外面聽不到裡面的聲音。

喻可沁敲了敲門,好一會兒,裡面才有人開門。開門的並不是季喻初,而且一個長相妖魅的女人。

畫著濃妝,穿著性感,胸前快要擠出來的那兩坨東西看著讓喻可沁覺得噁心。

「你誰啊?」女人上下看了她一眼,嫌棄的瞪了她一眼,估計是想著穿著這麼良民的女人來酒吧,多多少少有些奇怪。

喻可沁沒有搭理她,直接不客氣的將她推到一邊走進去。發現季喻初正坐在沙發中間,旁邊圍著幾個穿著同樣性感的女人在那談笑風生。

幾個人纏在一起,璦昧的不成樣子。喻可沁愣了愣,臉色當即就黑了下來。

「季喻初,你在這裡尋花問柳,有沒有想過媛媛的感受?」

喻可沁突然從外面衝進來,讓季喻初有些意外。

「你怎麼來了?」他慵懶的坐直身子,拿著茶几上的一杯酒喝了一口。

「你們出去!」她冷眼看著那些女人,厲聲說道。

那幾個人女人互相看了一眼,又都將目光投降季喻初,季喻初似乎對這個女人並沒有什麼表情,一開始大家都以為這是季喻初的正牌女友。

但現在看季喻初的表情,估計是被玩的不要的女人跑上門來討債了吧。

「憑什麼要我們出去?你是誰呀?跑到這裡來打擾我們季少喝酒。」其中一個女人挑著眉,不屑的看她。

那女人一出口,身邊的幾個女人也跟著附和趕喻可沁出去。喻可沁淡然的望著幾個女人,譏諷地笑道:「季少這是缺愛所以才會找這麼多女人來陪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