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四十六章他叫你做的?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9:06
A+ A- 關燈 聽書

季喻初聞言臉色起了絲變化,抬起眸,眸中那絲嘲諷的笑意漸漸淡去,皺起眉頭:「你不會這麼無聊來為你的好朋友興師問罪?」

「我就是這麼無聊!」她放下包,走到那些女人面前,眼中放出淡淡的冷光:「滾出去!」

她擰著眉頭,目光散發著一道清冷,讓人猝不及防的打了個寒戰。那些女人本還想叫囂,可看她的眼神卻都不敢再發聲。

季喻初原本還想看看女人之間的大戰,卻沒想到喻可沁一個眼神就把這些人給擊退了。他突然覺得沒意思,放下酒杯,有些不耐煩:「你們出去吧。」

那幾個女人猶豫了一會兒,悶不吭聲的走出去。

「找我什麼事?」

他知道喻可沁不會無聊到這種地步,會專門跑到酒吧來興師問罪。

她也直接進入正題,問道:「胡建波的公司是不是你收購的?」

季喻初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聽到這句話,眼皮動了動。

見季喻初沒有回答,她繼續說道:「這件事情,是凌朔叫你去做的?」

季喻初沒有想到喻可沁居然會調查這件事情,更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查到了自己的身上。看來這個女人還真是不容小看啊,他頓了頓,睜開眼睛,淡淡的瞟了她一眼:「你專門到這裡來,是為了問我這件事情?」

「不然你以為?」

他側過腦袋,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你是想證明凌朔對你還有感情打算努力爭取把他從前齊欣冉身邊搶過來嗎?」

「真看不出來一個堂堂上市公司的總裁,滿腦子裡居然想這麼無聊的事情。」她不悅的看著他:「你只要告訴我是不是就夠了。」

「是又如何?」他倒是無所謂。

「那宋勵飛在的公司是不是也是你做的?」喻可沁用懷疑的目光看他。

季喻初心裡咯噔一下,他沒有想到的是喻可沁居然連這件事情也知道。

臉上不經意的閃過一道驚訝的神色,他抿了抿嘴,目光冷了下來:「這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事情。」

「看你的樣子,著是我說對了?所以整件事情,都是凌朔安排你去做的。就連讓宋勵飛失業,也都是你們搞的鬼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聽喻可沁的話,季喻初原本不著邊際的表情忽然有些微怒:「喻可沁,你的生命里到底有多少男人,你穿梭在每個男人之間。每個男人你都要雨露均沾,一時關心這個,一時緊張那個,我真搞不懂,像你這樣的女人怎麼還會有人喜歡!」

他不禁生氣,對喻可沁更加的無語。凌朔所做的一切,也只不過是想把這個女人留在身邊罷了。

可這個女人,卻一直在好幾個男人身邊徘徊著。

喻可沁知道季喻初對自己的成見,她也沒有過多的解釋,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淡淡的看著他:「季喻初,我告訴你,媛媛她是一個非常單純的女孩。你身邊女人那麼多,隨便找一個玩玩都可以。但媛媛對你是真心的,我勸你還是和她提分手吧!不然等你將來傷害了她,就別愧疚!」

喻可沁出了酒吧,一陣微風襲來,感覺腦袋頓時清醒了更多。

一切都是凌朔在背後做的,她不知道應該慶幸還是應該生氣。慶幸是凌朔心裡還是很在乎她,生氣是她不喜歡凌朔用這種方式來在乎她。

一夜未眠,喻可沁怎麼也睡不著。一大早,就被一陣電話鈴聲擾了清靜。

接了電話,是傑森打來的,說是監控修復好了,出了結果。喻可沁立刻來了精神,趕緊出了門。

來到公司,大部分人都已經到了。許多人都用著懷疑的目光看著喻可沁,一直到早上十點,開會。

穆南歌這幾天基本上都在公司,除了忙著參賽的事情,還要調查炒襲事件。

會議室里,喬晴雯坐在她的對面。喬晴雯看起來有些緊張,雖然她極力表現的很淡定,但喻可沁一眼就能看出來喬晴雯緊張的神色。

穆南哥拿著一份結果報告進來,看了看會議室里的人,說道:「監控系統昨晚已經修復好了,看了一晚上的監控畫面,今天有了結果。」

一聽有了結果下面都竊竊私語了,大多數都是等待著封殺喻可沁的結果。之前這些人追喻可沁追的熱火朝天,可一到關鍵時刻卻只相信和他們共處幾年的喬晴雯。

喻可沁對這些人並沒多大的感覺,她早已看透了這些所謂的虛偽,見怪不怪了。

「監控畫面看到了喬晴雯確實在交稿期間卻是去過喻可沁的辦公桌前。」他看著喬晴雯,平靜地說道。

嘶的一下!會議室突然肅靜了。死一般的沉寂,大家都不可思議的將目光看向喬晴雯,難不成炒襲的人竟然是喬晴雯?

喬晴雯臉色刷一下,變得煞白!

但令人期待的結果,卻在穆南歌慢慢變灰的眼神中從期待變成失落。

「但因為喻可沁所在的位置屬於監控的死角,只能看到喬晴雯在她的辦工作停留了一會兒,並沒有看到炒襲的一幕。」

「難道這還不能夠證明嗎?哥你倒是快點說結果啊!急死我了!」穆蘭枝有些生氣,已經到了這種地步,穆南歌竟然還在賣關子!

穆南哥低頭看著喬晴雯,嚴肅的問道:「你到喻可沁的辦公桌邊停留的時間,幹了什麼?」

喬晴雯身體猛地一頓,面色變得異常的難看。

面對老闆的質問,她不知該如何回答,一大早上從知道監控系統修復了以後,心裡一直都忐忑不已。

這幾天也因為有監控這件事情不安,沒有睡好。更加沒有想到自己會被質問的一幕,她根本就沒有想到有哪種更合適的理由可以信服大家。

「我……我只是順便路過。然後當時,當時是想請教她一個問題,但她一直不在座位,我就打算等她,等了一會兒沒見到人就走了。」

給出的這個答案明顯不能讓人信服,大家對喻可沁的懷疑也煙消雲散,把所有的懷疑都投降了喬晴雯,

大家甚至都已經確定是喬晴雯炒襲喻可沁,但穆南歌並沒有證據。座位公司的一名老闆,他要公正。

只能遺憾的宣布:「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誰是炒襲者,只能取消喻可沁和喬晴雯參賽的資格。」

話音剛落,眾人剛從複雜的情緒中出來,就聽到這個對他們來說的驚天好消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