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七章蛋糕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3:55
A+ A- 關燈 聽書

連歐陽軒都記得自己的生日,凌朔呢?

哦,對。他們已經離婚了,她不應該去奢望凌朔能記得她的生日。明明心裡想著要放下這段感情,可這段感情就像釘子一樣釘在了自己的心裡,怎樣都挪不開。

她驀然轉身,卻沒看見小區門口剛停下一輛黑色賓利。凌朔抬頭望了一眼樓層上的燈光,是亮的。

凌朔知道今天是喻可沁的生日,明明和自己沒有關係。卻還是忍不住的想要過來看看,今天在畫展上看到她,那種思念就如同纏繞的絲一樣,見到她瞬間解開了。

可她眉間的那種冷漠,卻將他原本炙熱的心推開,一點點的變的冰冷起來。

那輛黑色賓利大概在樓下停了十分鐘左右才緩緩離開,喻可沁吃完蛋糕洗了澡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閉上眼,什麼都不要想。

一晚上睡得渾渾噩噩的,又好像睡得很香,但又好像根本沒睡著一樣。反正早上醒來的時候,是帶著倦容出的房門。

她今天約了和宋媛媛一起逛街,吃了早飯便出去了。

一家百貨商場里,因為大量折扣而導致一大早就有人瘋搶。宋媛媛看到前面人潮擁擠一下子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沮喪道:「我們來這麼早都來晚了,也不知道裡面還有什麼好東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看到一堆女人瘋搶的一幕,喻可沁有些咋舌。雖然逛街商場打折是每個女人都很歡喜的生氣,但她第一次見到這麼誇張的一幕,不僅吞了吞喉嚨。

記得林晴以前也拉著她去搶購打折商品,但當時並沒有今早的人多。宋媛媛也猶豫,拉著她直接朝著人群里衝去。

她對買衣服買包包這種事情一向都是喜歡就買,很少買過打折的。但宋媛媛卻如狼似虎,和幾個大媽搶著一個寶寶,喻可沁無可奈何站在一旁,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些都是名店,遇到大打折扣的事情大家一定都非常的雀躍。宋媛媛從一家店穿梭到另一家店,馬不停蹄的挑選著商品。

一直逛了整整四個小時,她還精力旺盛。

喻可沁隨便挑選了一些服飾和手提包在一旁等著,而宋媛媛今天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手上足足提了六大袋購物袋。

一直到快一點的時候,她才提著自己的勝利品來到休息區找她。

「可沁你知道嗎?我連早飯都沒來得及吃,就出門了。這些人都太恐怕了,跟搶錢似得,完全不留一點女人的矜持。」她累成一灘爛泥,正趴在她的肩膀上。

喻可沁笑道:「那你不也一樣嗎?這麼一大堆的勝利品不都是你從她們手上搶過來的嗎?」

「那不一樣嘛,我多溫柔。不像她們,直接往裡沖,拿著衣服就攥著去買單,我明明是好聲好氣的和她們講道理。」

宋媛媛的思維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樣,喻可沁已然習慣。

「可沁,我們去吃飯吧,肚子餓死了。」

「走吧。」喻可沁扶著宋媛媛起身,兩人剛走著沒幾步,腳步停了下來。

兩個人的目光定格在前面剛從店裡走出的幾個人,程嬌嬌和幾個女人正有說有笑的從一家名店裡出來,正好也看到了她們。

宋媛媛知道程嬌嬌和喻可沁之間的過節,尷尬的站在那裡,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程嬌嬌愣了一下,見到喻可沁,立刻投來鄙夷的目光。她和那幾個女人低聲說著什麼,正往這裡走著。

喻可沁徑直的朝前面走去,宋媛媛跟在身後,糾結該不該跟程嬌嬌打招呼。

「媛媛,你也在這裡啊,真是好巧。」程嬌嬌特意掠過喻可沁,走到宋媛媛身邊打著招呼。

宋媛媛尷尬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該改口叫什麼,只好還是和以前一樣,喚了聲嫂子。

自從上次喻可沁當著宋勵飛的面前說了她和葉白不清不楚的事情后,她和宋勵飛解釋了好久才讓他相信。這件事情讓程嬌嬌更加記恨了喻可沁,在所有人面前詆毀喻可沁。

和程嬌嬌一起逛街的幾個女人聽她說喻可沁是溝引他前夫的女人,害的她一無所有和丈夫離婚。女人都討厭這種小三,對喻可沁更是沒有好臉色。

「真不知道現在的女人怎麼這麼不要臉,溝引人家的老公還有臉出來逛街。我看啊,她的臉皮厚的有一堵牆那麼厚了。」一個看似貴婦型的女人雙手環在胸前,一臉不屑的看著她。

旁邊幾個女人也跟著附和道:「對啊對啊,真看不慣這種人,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就跑去溝引男人,像是沒見過男人似得,這麼饑渴。」

「不知羞恥……」

「太不要臉……」

程嬌嬌站在一旁嘴角帶著笑,正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盯著她。在外人看來,現在的程嬌嬌是一名受害者,站在那裡不敢開口。

而喻可沁就像是做錯事的小三,理直氣壯的站在那裡與她們四目相對。

程嬌嬌雖然是宋媛媛以前的嫂子,但兩個人並不是很熟,只是在他們結婚的時候見過一次。對程嬌嬌的印象也從上次吃完遇見的時候,開始厭惡。

她是百分百相信喻可沁的為人,憤憤不平的上前喊道:「喂,你們到底有沒有素質。什麼事情都沒有弄清楚就這樣污衊可沁,太過分了!」

「媛媛!你不要說話!」程嬌嬌見宋媛媛替她說話,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宋媛媛沒有理她,繼續道:「不要光聽別人的一面之詞而斷定可沁就是小三!」

「哪裡來的小丫頭片子,還是個學生吧?你別和這種人混在一起,小心被她帶壞,這個女人到處溝引男人,你小心點。」貴婦型的女人慈眉善目的提醒她。

喻可沁目光垂落,突然感覺這些人特別的醜陋。什麼叫做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程嬌嬌這樣一個女人,身邊的一些朋友想必也是一個德行的吧。

「你!」宋媛媛生氣的瞪著她們,還想再說些什麼,被喻可沁攔了下來。

「你們說完了嗎?說完就別擋著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