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五章喝酒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3:39
A+ A- 關燈 聽書

她想着還沒幾秒,門突然開了,穆南歌和穆蘭枝從外面進來,喻可沁面色沉了下去。

穆南歌進來的第一眼就看見了喻可沁,她獨自一個人坐在那裏,安靜地像個瓷娃娃。老闆以來,大家都停止了娛樂。

安安靜靜地坐在了餐桌上,此時幾個服務員分別進來把所有的食材都放在了旋轉的玻璃盤上。

喻可沁也入了坐,只剩下穆南歌旁邊的座位。她本來是想和另一個人換座位,可是當着大家的面似乎又開不了口,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坐在了穆南歌的旁邊。

他的身上有着迷人的古龍水香水味,好聞的那種,但喻可沁並不喜歡香水。但穆南歌的味道很淡,所以並沒有很排斥。

火鍋的食材放進了火鍋里,味道漸漸蓋住了他身上的香水味。

「今天呢,不止是我們工作室畫展又一次舉辦成功,而且銷售特別特別的棒。不到一天的時間,幾乎所有的作品都被買家買走了。另外,還為了慶祝我們公司來了一位新人,喻可沁,今天既是迎接新人的聚餐又是慶祝公司再一次成功,來,碰個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傑森舉起酒杯,自己先喝了一口。穆南歌以前基本不參與公司聚餐的活動,這是第一次。所以大家的氣氛都有些緊張,但因為傑森首先拉開了緊張的氣氛,場內紛紛活躍了起來。

喻可沁也跟着舉起杯子,喝了一口果汁。

穆南歌見她杯里的是果汁,不動神色的調侃道:「今天的主角難道要和飲料嗎?喝杯酒吧,大冷天吃火鍋怎麼能少的了酒呢。」

「對啊對啊,可沁,和我們喝杯酒吧。」其他人也跟着雀躍起來,喻可沁微微皺了皺眉頭,搖搖頭:「我今天開車來的,不能喝酒。」

這句話明顯讓大家的興緻一下子低落了下來,但大家也都明白事理。開車是不能喝酒,喻可沁也以為這個理由可以讓她躲過一劫。

可是……穆南歌似乎不打算放過她。

「喝點酒沒關係的,等下讓服務員幫你叫代價。你看大家都這麼歡迎你,你總不能掃興吧?」穆南歌繼續道。

喻可沁扭過頭,複雜的看了他一眼。身為自己的上司,叫自己喝酒本來沒什麼異樣。可他這麼堅持,倒是讓喻可沁懷疑,穆南歌是不是報復上次在公司一樓對他的不待見?

穆蘭枝見喻可沁有些為難,替她開脫道:「你們真是的,幾個大老爺們逼一個小女人喝酒。女人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不舒服,不能喝酒,你們就體諒一下吧。」

「學姐,我沒事的。」喻可沁淡淡一笑,給自己倒了杯酒,一口喝完。

面對喻可沁的豪爽,包間里的氣氛又漸漸回升。穆南歌若有所思的看着喻可沁,她的臉部發紅,淺淺的,纖長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羽翼一樣眨著。

火鍋的熱氣讓房間里煙霧繚繞,有那麼一瞬間,穆南歌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眼前這個女人,就好像從一個美輪美奐的意境中走出來,讓人忍不住為她着迷。

「哥,你在幹嘛!」穆蘭枝推了他一下,發現他正發獃般的盯着喻可沁。

看他迷戀的眼神,她瞬間就知道哥哥對喻可沁,原來又不一樣的情感。難怪一直逼着她喝酒,她夾了一塊肉丸,小聲在他耳邊說道:「口水要掉下來了。」

穆南歌目光微斜,嘴角輕輕揚起:「你覺得你哥會流口水嗎?」

穆蘭枝不以為然撇了撇嘴:「剛才我可都看到了,你那樣看着學妹難道不是對她有意思嗎?不過她已經有男朋友了,你就別想了。」

「男朋友?」穆南歌轉過頭,疑惑的看着她。

「對啊,上次我還看見他男朋友過來接她呢。」穆蘭枝回答道。

穆蘭枝原本以為穆南歌聽了以後會失望,卻沒想到眼中竟然浮起了一絲異樣的光彩,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真是有趣。」

「你該不會要挖牆角吧?」穆蘭枝忍不住吞了吞喉嚨,驚訝的看着穆南歌。

「吃你的飯。」穆南歌白了她一眼,拿起桌上的紅酒杯一飲而盡。

喻可沁坐在穆南歌的旁邊怎麼都有些不自在,但還是平靜的吃完了這頓火鍋。大家吃完火鍋后,似乎沒有人要離開的意思。

服務員端來了各種零食和甜點水果,還有酒水。大家都樂不疲此的在包間的另一處唱着歌,喻可沁坐在一旁,也不好先離開。

穆蘭枝拿了一包薯片坐過來,看着大屏幕上的歌曲,附在她耳邊問道:「你怎麼不去唱一首?」

「我不喜歡唱歌。」

「吃薯片?」

「謝謝學姐,我不吃。」

穆蘭枝頓了頓,忍不住調侃道:「學妹,大學的時候可沒見你這麼拘束。怎麼過了這麼多年,突然變得這麼安靜了?」

「難道我大學的時候很鬧騰嗎?」喻可沁帶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穆蘭枝愣了一下,搖搖頭:「那倒不是,不過……可沁,我問你一個問題。」

「學姐你說。」

「那個,我哥,你覺得他這人怎麼樣?」穆蘭枝試探性的問道,伸手往嘴裏塞了一片薯片。

喻可沁微微一頓,轉過頭:「該不會是你哥叫你問的吧?」

「你覺得他會讓我問你這些問題嗎?」

「不怎麼樣!」她望着大屏幕,直截了當的回答。

這個回答倒是讓穆蘭枝有些意外,她沒想到穆南歌在她的心中竟然已經有了不好的印象。她忍不住問道:「我哥是不是得罪過你?」

喻可沁想了想,回答道:「沒有。」

喻可沁的這句沒有,倒是讓穆蘭枝更加肯定了,她的那個好哥哥,一定是做了讓喻可沁生氣的事情,要不然以喻可沁的脾性,根本不會對穆南歌這麼討厭。

中途的時候歐陽軒給她打了個電話,喻可沁告訴她自己在公司安排的聚餐里。喝了點酒,得知喻可沁喝了酒,歐陽軒要了地址說要過來接她。

起初喻可沁沒有答應,但歐陽軒堅持要了地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