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零六章生日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13:48
A+ A- 關燈 聽書

大概在半個小時后的樣子,歐陽軒到了酒店門口。

喻可沁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九點鐘了。穆蘭枝現在和幾個男同事玩的很是歡樂,而傑森和穆南歌正坐在某個角落的沙發里喝著酒暢談。

她就這麼走似乎不太好,穆蘭枝又在喝酒,喻可沁想了想,便提起包走到傑森和穆南歌面前,道:「老闆,傑森主管,我先走了。」

一聽喻可沁要走,穆南歌放下翹著的長腿,起身道:「明天公司放假,你這麼早回去幹嘛?」

「家裡還有事,我要先回去了。」喻可沁堅持道。

傑森卻不以為然,調侃道:「我看不是家裡有事吧,一定是歐陽來接你了對吧。」

穆南歌仰頭抿了一口紅酒,眯了眯放光的雙眸,問道:「是你男朋友?」

喻可沁猶豫了一會兒,點頭:「恩,是我男朋友來接我了。」

穆南歌卻淡淡地笑了,從容的說:「那就請你男朋友和我們一起玩,我沒有意見,你有意見嗎?」

面對穆南歌的堅持,喻可沁皺起了眉頭,臉色掃過一絲不悅。

「老闆,今天我吃的很開心,也玩的很開心。但我真的還有事情要先走了,他只是過來接我回家,並不是來玩的,沒事的話,我先走了。」話音剛落,喻可沁便沒再理會穆南歌,提著包離開了包廂。

傑森見她離開后,哈哈大笑道:「哎呀,我們的穆大帥哥,傳說從不失手的男人,今天這是在喻可沁的身上栽了跟頭?」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穆南歌重新坐下,淡淡地瞟了傑森一眼,道:「你覺得我會失敗嗎?」

「你和歐陽比指不定會失敗,這個喻可沁,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拿得到手的。」傑森意味深長的說道。

穆南歌倒是來了興緻,饒有興趣的問道:「你口中的歐陽是誰?」

「他是我的好朋友,很早以前就認識了。他是個音樂家,紳士儒雅,和你著翩翩公子完全是兩種類型的男人。你覺得像喻可沁這樣的女人,會比較傾向於哪種類型?」傑森喝了一口酒,享受的閉上眼,紅酒在齒尖醇香,讓他有一種陶醉的感覺。

喻可沁出了酒店,歐陽軒正站在門口等著自己。她的臉色紅撲撲的,可能是因為在包廂里待久了,有些不透氣。

「你來接我,那我的車怎麼辦?」喻可沁看著前面的停車場,問道。

歐陽軒笑了笑,將手中給她帶的甜點遞給她:「我先送你回去,這些你不用想。這是我給你帶的蛋糕,一個朋友做的,回去嘗嘗。」

喻可沁上了歐陽軒的車,不知道是因為這段時間習慣坐他的車,所以現在竟然有種安心的感覺。

晚上吃飯喝的是白酒,喻可沁很少喝白酒,可能是有些上了頭。再加上這些天加班的緣故,不一會兒就閉上了眼睛。

歐陽軒見她睡著了,也不敢將車子開的太快。平穩的緩行著,夜靜謐的就像是時間停止了一樣,車內的氣氛逐漸變得柔和起來。

大約半小時,車停在了喻可沁的小區門口。歐陽軒停下車,沒有叫醒喻可沁。她疲倦的靠在車窗邊,樣子看上去讓人心疼極了。

歐陽軒伸出手,想要替她拂過臉頰旁的髮絲。可又怕會驚動她,便在車上靜靜地看著她看了半個小時。

他突然好像時間停在這一秒,好像安安靜靜的和喻可沁在一起。從認識她到現在,她從堅強到脆弱,又從脆弱到堅毅。這不是一個女人該承受的,好像在她身邊一直保護他。

可她的心裡……卻只裝得下那個男人。歐陽軒輕微地嘆了口氣,什麼時候,他才能走進她的心裡?

就是因為這一聲輕微的嘆息,喻可沁醒了。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竟然睡著了。周圍是熟悉的環境,她揉了揉眼睛,問道:「我睡了多久?」

「沒多久。」

「不好意思,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喻可沁伸了個懶腰,笑道:「也只有你傻得不叫醒我!」喻可沁打開車門,從後面拿出蛋糕。

「謝謝你今天送我回來,我先上去了。」

「等等,把你的車鑰匙給我!」歐陽軒叫住了她。

喻可沁剛準備關上車門,聽他要車鑰匙,愣了愣:「你要車鑰匙幹嘛?」

「你給我就行了。」

喻可沁頓了頓,從包里掏出車鑰匙遞給他。

「回去早點休息。」他溫柔地笑了笑,眼裡滿是寵溺。

喻可沁在原地怔了一會,點點頭,轉身離開。

「回來了。」沈麗珍過去接過她手中的東西,看了一眼蛋糕盒,問道:「這是你買的?」

「不是,歐陽送的。」她疲憊的換下鞋子,準備進房。

沈麗珍在她身後嘆息了一下,道:「歐陽這孩子對你挺上心的,你今天生日他都知道,還給你買了蛋糕……」

喻可沁微微一愣,轉過身:「我今天生日?」

「你自己生日都不知道?本來今天給你準備了豐盛的菜,後來你說公司聚會,就我和你爸還有你爺爺吃了晚餐。」

喻可沁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她確實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難怪歐陽軒會送蛋糕給自己,她垂了垂眼,心裡竟然有些難過。

「媽,爺爺和爸呢?」

「你爺爺睡了,你爸在書房裡。」沈麗珍笑著拿著蛋糕到餐桌上,說道:「晚上才想著給你買蛋糕,結果找了一圈才發現都沒有了。好在歐陽給你買了蛋糕,今天你生日,應該吃。」

「我去叫你爸。」

喻可沁走到餐桌前,看了一眼蛋糕,輕輕扯開花繩,一個精緻的蛋糕落入眼帘。上面刻著生日快樂,喻可沁走到陽台前,往小區門口那看了一眼。

那輛黑色的車子才剛剛開走,喻可沁心裡突然有些難受。他這樣為自己付出,可她的心裡卻再也裝不下第二個人。

一個離了婚被人唾棄的女人,是不該被人這樣付出的。

抬頭望了望天上的月亮,冬至以來她幾乎很少見過月亮。今晚的皎月掛在半空中,周圍沒有以往的星星伴隨,倒是顯得格外的孤寂。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