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失望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7:24
A+ A- 關燈 聽書

中途,爺爺還特意給她打了電話問情況。喻可沁簡單的說了幾句,凌老爺子聽她的語氣就知道事情的發展。開心的掛掉電話后,她上了飛機,關了機。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到達A市已經是中午,凌朔匆匆的回了公司,喻可沁就先回了別墅。王姨不知道她今天要回,沒有做飯。

「喻小姐,要不要我做點東西給你吃?」

「不用了,我等會出去。」她上了樓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門。

學長這幾天沒有聯繫也沒有回復簡訊,電話也打不通。她有點擔心,就準備去學長的家裡看看。

來到學長家,敲了敲門,半天沒人應。學長的電話依舊是關機的狀態,她打座機,欠費了!

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她低頭彎腰翻開下面的腳墊,果然,鑰匙還在這裡。

打開門,一陣難聞的氣味撲鼻而來。喻可沁捂著鼻子,走進客廳,發現客廳里到處都是堆著垃圾,還有許多酒瓶子,全是空的。

沙發上,亂扔的臟衣服散落一堆。她皺起眉頭,怎麼才短短的幾天,就變成這樣?保姆呢?佳佳呢?

喻可沁去了佳佳房間一看,沒人。又打開學長的房間,同樣是沒人。

會去哪?正在她準備去學長公司的時候,衛生間傳來一陣細微的聲音。

衛生間門遮掩著半邊,她輕輕推開,發先學長半躺著趴在馬桶上,馬桶邊還有些吐過的污漬。

「學長!」喻可沁叫了幾聲,宋勵飛早已沉浸在醉酒當中,醒不過來。

看見她變成這樣,喻可沁心裡很不好受。明明前些日子還意氣風發,怎麼才短短的一個星期,就變成這樣了?

她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他拖到床上,替她換掉了上衣和鞋子,又將整個客廳都打掃了一遍,打開陽台,讓空氣流通。

一直到了下午,宋勵飛才醒來。抬頭一看,發現自己在房間里。周圍,被收拾的乾乾淨淨。

「學長,你醒了?」她端著一杯溫熱的水杯,走到他面前。

「可沁!」見到她,宋勵飛眼底閃過一道驚喜。

「喝點熱水吧。」她將水杯遞給他,擔心地問道:「佳佳呢?保姆也不在,家裡變成這個樣子。」

「佳佳送我父母那去了,保姆放假了。」他低著頭,喝了一口水。就算保姆不放假,他也沒錢支付。現在手上還有些積蓄,但佳佳要上學,生活費都要支付……

「你不能這個樣子,要振作起來。就算公司被收購了,憑你的資歷,你可以再去找別的高薪工作。」她安慰著,不想讓他失去鬥志。

宋勵飛聽到工作上的事情,表情更加頹廢了。

但又突然想起什麼,眼中又重新燃起希望:「可沁,你離婚好不好?和我在一起,我們重頭再來。我一定,會給你和佳佳最好的生活!現在,只有你在我身邊,我才有鬥志!」

她身體輕輕一顫,思緒一點點的遊離。學長一次又一次的向她透露心跡,她不是沒有心動過。

但是現在……

「學長,我可以支持你,但我們的關係,只能達到朋友這一層。」

「為什麼?你不是喜歡我嗎?」

「我是喜歡你,但只是曾經。」她口是心非,心裡確實有些難受。

「曾經?你現在和那個凌朔有了感情?」他不敢相信的看著她,樣子十分的失望。

她垂下眸子,心裡有些彷徨。學長說的這些話她還會心痛,可是她現在喜歡的是凌朔,對學長,又是一種什麼感情?她連自己都不清楚。

喜歡一個人的時間太長,都會忘了自己的情感。如果她沒有撞見他和程嬌嬌那一幕,或許,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或許她還想當初那樣,抱著一絲期望,帶著往日的情感去面對他。一直以為自己放不下之前的感情,對學長仍舊是一如既往。

可是一旦有些事情變了質,就不一樣了。

她心目中的學長,不是現在的他。她也早已,在那天晚上,對宋勵飛失了忘。

「可沁,我知道。我沒用,我也知道,我們不會像當初在學校那樣青澀純真了。可是,我到現在才發現,我的心裡一直都是有你的,我一直都沒有忘記過你。當你又再一次出現在我的生命力時,我才猛然醒悟,當初失去了你,現在我一定要把你奪回,加倍珍惜。可沁,我會努力的,你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每個人都有喜歡人的權利,即使你結婚了,但我知道,你並不愛他。」

「學長……」

話音未落,宋勵飛突然將她抱住,布滿下巴的鬍渣扎在她的臉上,他強勢的吻著她,將她壓倒在床上。

「放開,學長你放開我!」喻可沁驚呼的大叫,幾輪掙扎過後,她用勁的推開他,朝他臉上甩了一個重重的耳光。

她捂著嘴巴,眼眶泛紅。拳頭緊握,恨恨的盯著他,搖搖頭:「你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學長了。」

毅然決然的離開這個房間,離開宋勵飛的房子。眼淚止不住的流落下來,她的心好像受到了摧殘,痛的無法呼吸。

靜靜地等待著電梯的到來,她不斷的擦拭著自己的嘴巴,可是沾到的酒味卻不斷的在提醒她剛剛發生的那一幕。

這一剎那,她突然覺得自己是活該。好不容易確定了自己的感情,確定自己喜歡凌朔,可她又偏偏送上門來,發生剛才的那一幕。

如果這件事情被凌朔知道了,她不知道,他會是怎樣的一種表情。會不會認為,她真的是他以前想象的那種女人,寂寞的去勾搭所有的男人?

電梯門開了,她走進去,按下一樓。

電話突然想起,沉寂的電梯里,這段鈴聲格外的刺耳。

屏幕上方顯示來電的人是凌朔,她微微一愣,猶豫的拿著手機,直到最後一秒,才接了電話。

「為什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剛沒聽見。」她擦了擦眼角,聲音有些沙啞。

那邊的凌朔聽到她的聲音不太對勁,從椅子上坐直身子:「哭了?」

「沒有!」她立刻否認,不想讓凌朔知道她現在的心情。不然追究下來,一定會知道她今天來過學長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