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上海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6:54
A+ A- 關燈 聽書

劉經理點點頭:「每個成功人士後面,都需要一個心腹。我在凌氏已經做了十年了,在老爺子身邊也做了很久。」

「原來是這樣。」她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謹慎,難怪,為什麼公司一有風吹草動,爺爺就會知道。原來不管是在家裏還是在公司,他都安插着眼線。

喻可沁不得不佩服,爺爺對任何事情都了如指掌,好像沒什麼事情能夠逃過他的眼睛。

「喻小姐不必緊張,凌老爺只是讓我安排你去上海的行程。這是機票和行程事宜,還有去參加畫展的名帖和時間地址。」他將機票行程遞給她:「你看看,看有什麼問題。」

喻可沁接過機票看了看,搖搖頭:「沒問題。」

「這是凌老爺讓我給你的,說是讓你去上海就當是度假,好好玩幾天。」說完,他拿出一張卡放在她的面前。

「還有,公司已經批了假給你。」

「批了假?」

「放心吧,是公假,你代表公司去參加活動,我已經宣佈了。」

出了辦公室,喻可沁不理解爺爺的行為。給她黑金卡,又讓她去上海就當度假。爺爺葫蘆里,到底賣着什麼葯?

機票的時間是下午兩點,喻可沁回家收拾了下行李。吃完飯,直接去了機票。上飛機前,給學長發了條短訊。

關上手機后,她低頭看了一眼機票,這次去上海,為什麼她總有一種被算計的感覺?

飛機是下午五點到的機場,入住的酒店直接過來安排人接機。一路上很順利,根本就不需要她有沒有來過上海的經驗,全程都是有人安排。

這些,想必行政經理已經都安排好了吧。她就當是過來,代表爺爺走個過場。

到酒店六點多,安排房間休息,洗了個澡。七點去酒店的五樓吃了晚餐,準備回來休息。

這裏的房間太多了,光長長的走廊她都走了好久。她走到房間門口,拿出房卡放在上面刷了刷,沒反應……

喻可沁又刷了幾次,依舊是沒反應。只聽見嘟嘟兩聲,門依舊沒開。怎麼回事?房卡壞了?

她退後幾步,正想要去看自己房卡上的號碼。門突然一開,一個穿浴巾的男人露著上膀開了門。

她站在原地懵了懵,從下往上的抬起頭,當看見那張臉一動不動的在那凝視着她,喻可沁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爆破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裏?」她不可思議的驚呼道,退後了幾步。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他眼底閃過一絲意外,不動神色的驚喜一番,又恢復到那高冷氣息。

「這是我的房間,你!」

「你的房間?」他歪了歪腦袋,噗呲一笑:「看來你的搭訕方式,還真的是別具一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皺起眉頭,抬頭看了一眼他門上的放好,8262!低頭再看看自己房卡上的號碼,8226!

這是什麼酒店,號碼寫的這麼相似,而且離她的房間,竟然就是一堵牆的距離。兩個差別這麼大的號碼,為什麼會是隔壁?

「不好意思,我走錯了。」她沉下臉,正準備走到另一半,刷門進去。

「想走?」他忽然將她拉住,拽進了房間。門被關上,喻可沁被他緊貼在牆上,呼吸緊張起來。

「你要幹嘛!」她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稀里糊塗的來到凌朔的房間門口,但有一點她是可以確定的。她來上海參加畫展,一定是爺爺故意安排。將她和凌朔安排在同一家酒店,而且還是差別這麼大卻又容易讓人看錯號碼的房間里!

「難道不是想我自己送上門?」他低着嗓子,有些沙啞。

喻可沁臉色微紅,別過頭:「不是的,我……我走錯房間了!」

「走錯房間?」他輕蔑的笑了笑:「這麼可笑的理由,你覺得我會信嗎?」

「不信拉到!」她推開他,卻被他抱起,丟在床上。

「凌朔你!」身子往後挪了挪,擔心看着凌朔。同時又很惱怒,為什麼自己會看錯房號!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她根本就不會讓他誤以為自己主動送上門。

雖然知道內心對凌朔的感情,看到他的時候,也有一瞬間的欣喜。但此刻……

他卻不顧她的感受,褪去她的衣服,彷彿是想念已久,思念成疾。全程不斷的在她身上索取著,急促的呼吸聲聽着讓人璦昧。

喻可沁就這樣任由着他擺佈,不知為何,見到他,自己原本空蕩蕩的內心,突然在此刻被填滿了。即使他那麼霸道,那麼無情。

她知道自己反抗不了,索性就裝作睡覺,不去搭理他。

但他一次又一次的索取,讓她的心靈和身體,都在無意識里,被填滿了。又情不自禁的抱住他,想要緊緊抱住他。

面對她首次的回應,凌朔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低下頭,撬開她的唇,用力的吸允。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着的,好像是躺在凌朔的懷裏,聞着他身上好聞的沐浴香味。

醒來時,凌朔正從洗手間里出來,他已經穿戴好。

「醒了?」

「恩。」她輕輕點頭,卻又懊惱自己的回應。此刻,卻有一番尷尬充斥着整個房間。

「我叫了早餐,等下服務員送過來,你自己記得吃。」他突然轉換了語調,異常的溫柔。

喻可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輕輕蹙眉,難不成是自己出現幻聽了。

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凌朔突然彎下腰,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高傲的身姿看上去,格外的璦昧。

「我要去參加一個會議,你先自己待會,下午陪我去參加畫展。」他系好身上最後一絲紐扣,離開了房間。

喻可沁傻傻的坐在那裏,透著緋紅的臉頰,讓她緩不過來。

這是怎麼了?

突然溫柔的他,似乎正是她想要的這種溫柔。她從未想過,在這一瞬間,她竟然會沉溺他的溫柔。

突然發現自己對凌朔的感情,又面對這樣的他,喻可沁感覺自己陷進了一道又一道泥潭中,卻又不想出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