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學長出事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6:44
A+ A- 關燈 聽書

「我沒有這樣認為,學長,你應該振作起來。」她彷彿看到了父親公司接近破產的時候,他焦頭爛額,頹廢不已的模樣。

她能夠理解學長現在的心情,但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幫他。

「服務員,再拿瓶啤酒來。」

「學長,這裏是咖啡廳,你不要再喝酒了。」

「咖啡廳又如何?服務員再來一瓶!」

服務員帶着異樣的眼神端來一瓶啤酒,宋勵飛打開啤酒又往肚子裏灌了一大半。看見學長這樣,喻可沁心裏十分難受。

一陣急促的鈴聲突然響起,是宋勵飛的手機。

「喂。」他按下接聽鍵,喝着剩下的酒。原本頹廢的表情在電話接了后的幾秒,突然變了。

「什麼!」他從椅子上起來,手中的酒瓶也掉在了地上,噼啪聲一響,引來眾人的目光。

一分鐘后,他掛掉電話,癱坐在椅子上,雙眼空洞無神。

「怎麼了?」喻可沁有種不好的預感。

「公司……被收購了。」他低下頭,雙手支著腦袋,樣子十分痛苦。

喻可沁微微一愣,被收購了?短短几天,公司就這樣成了別人的?業務被搶,合作方也被搶,即將成為空殼的公司,也突然被收購了。

這一系列的事情,她怎麼覺得好像是有人預謀。學長的公司,好像是故意針對的。

他雖然不是這家公司的ceo負責人,但好歹也是行政CEO的副總裁。在公司里也是有股份的,現在公司出了這樣的事情,那也意味着,學長失業了,公司股份的分紅,也拿不到了。

她費了好大的力才將學長送回家,還讓小區里的保安幫忙抬進家裏。關上門口,佳佳已經被保姆帶着睡著了。

喻可沁替學長擦了擦臉,幫他脫下鞋子蓋好被子。正要走的時候,手突然被拉住了。

「可沁……不要走,不要走……」

喻可沁獃獃地站在那裏,看着燈光下的他,頹廢的模樣讓人很心疼。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喻可沁也不能坐視不理。可她,卻又幫不了他什麼。

除了安慰,她還能給什麼?她自己,現在都自身難保。

鬆開他的手,喻可沁離開了宋勵飛的家。一個人開車在路上,燈火霓虹的世界看着讓人的眼睛眼花繚亂。

她在這座城市生活了這麼多年,本該習慣,可突然,又覺得自己離這座城市好像是隔離了,很陌生。

自己的身邊,一次又一次。最重要的人,最在意的人。為什麼最後都淪落到這個地步?雖然都和自己無關,但心裏,卻是被千斤重的石頭壓着一樣,快要喘不過氣。

她開車來到海邊,將車子停在一遍。海邊的人不多,偶爾能看見一兩對牽着手在海邊漫步。

她脫掉鞋子,赤腳踩在沙子裏,感到十分無助。

找了塊乾淨的地方躺下,她彷彿好久沒有一個人這麼安靜的想事情了。

一陣寒風吹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噴嚏過後,手機響了。

是爺爺打來的!喻可沁坐直了身子,接了電話。爺爺語氣聽上去似乎沒自己想像的那麼嚴肅,倒是很關心的詢問那天的事情。

喻可沁心裏倒鬆了口氣,看來爺爺並不知道她是和歐陽軒一起離開的。

「沁丫頭啊,爺爺這裏有個事想請你幫忙。」

「幫忙?」喻可沁有些意外,她有什麼事是能幫助到爺爺的?

「爺爺明天要去參加一個活動,但上海那邊有一個畫展我也答應了人家,不去不太好。這樣吧,我安排公司給你放幾天假,明天直接去上海,幫我去參加那個畫展。」

「上海?」喻可沁頓了頓:「我沒去過上海,對那也不熟。而且……」

「行了,就當是放個假去上海玩,順便看下畫展。爺爺難得要你幫次忙,難道你要拒絕嗎?」那邊看似和藹的語氣,聽上去卻有種不容置疑的決定。

垂了垂眼,無奈的點頭答應。果然是一家人,就連這種事情,都不給她選擇的權利。

學長那邊呢?他這幾天剛好受了刺激,如果她在這個時候離開,她擔心學長會不會出什麼事。

可爺爺的話在耳邊不停的響着,她根本抗拒不了。

回到家將自己疲憊的身子往床上一扔,閉上眼,什麼都不去想,明天起來再說。

她在上班前去了一趟公司,打算和經理請幾天假。剛到公司,就接到通知,行政經理找她。

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帶到了行政經理額辦公室門口。

「你自己進去吧。」

通知她的人離開后,她敲了敲門。行政經理……她好像沒見過也不認識,為什麼要找她?

「進來。」沉穩的聲音,聽上去讓人感覺這個人十分嚴肅。

行政經理是個年過四十歲的男人,但看上去,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一些。

身高一般,瘦弱,帶着一副嚴謹的黑色鏡框的眼鏡,端正的坐在那裏,正處理着手下的資料。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經理,你找我?」

「恩。」行政經理抬起頭,見她站在那裏,一絲不苟的表情動了動,突然和藹的笑道:「坐。」

他放下手上的工作,從抽屜里拿出幾張類似紙一樣的單子朝她走過來。

「喻小姐可以叫我劉經理。」

「劉經理,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她徑直的站在那兒,凝望着他。

見她這樣,劉經理笑了笑,打趣道:「是不是見我第一面就覺得我這個很嚴肅?」

「行政經理這個職位,表現出嚴肅正好符合這個職位。」

劉經理眼裏閃過一絲意外,他將都手中的東西放在茶几上,做了個手勢:「坐吧,我給你倒杯水。」

喻可沁低頭看了一眼桌上的東西,發現是一些機票和紙條。

她愣了愣,呆在原地。這張機票……昨天爺爺要她去上海替他參加畫展,今天早上,就有機票,難不成,這個行政經理?

劉經理看出了她眼中的詫異,將倒好的水杯遞在她面前,說道:「這是老爺子叫我去安排的。」

「你是替爺爺辦事的?」她有些驚訝。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