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真是報應呀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6:31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太子妃這是不相信本神醫的醫術嗎?既然信不過本神醫,為何要把本神醫找過來?」

林雲夕那睿智而堅毅的眼底里,鐫刻著一股強烈的恨意,只是她半眯著眼眸,讓人看不真切。

「不是的,月神醫,本宮不是那個意思?月神醫都還沒有為本宮診斷呢?」林紫萱語氣緩和了很多。

她現在還不能得罪這個女人,她是她的全部希望。

「月神醫,太子妃的病真的會傳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下輪到軒轅煜不淡定了。

他急步走到林雲夕的面前。

林紫萱一聽,心裡滿滿的傷心。

殿下不是擔心她的病情,而是擔心她會把病傳染給他。

這人心還真不能試,這一試,他的人性瞬間暴露在她面前。

她知道男人的甜言蜜語往往都是表演,可真正的在共經風雨的時候,讓人瞬間看到了他的真面目,真的是很寒心。

林雲夕低頭,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從容不迫的說道:「不,你們是在互相傳染。」

林雲夕隱晦的說了一句。

互相傳染,難道他也有病?

軒轅煜這話在腦子裡過了一遍。

突然想抽自己一個耳光。

他居然被這女人給繞進來了。

「想必太子妃對於這件事情也是羞於啟齒,太子妃的這病,瘙癢難耐,有時候會伴隨著腹痛難忍,而且腥味重,特別的難以根治。」

林紫萱一聽,很憤怒,卻還是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她都說對了,最讓她受不了的是,那股難聞的腥味。

小日子來的時候,味道更是難聞,而且,顏色黑得嚇人,連她自己都嫌棄自己了。

和太子在一起的時候,更加讓人難以忍受。

後來沒有辦法,她從雲神醫那拿了能遮住這股味道的檀香,太子殿下這才勉勉強強的和她在一起。

而且每次,她都要點上催情香,太子殿下才會多留在她這裡一會。

才會在她的引誘之下,隨著那香的效果,才會在衝動之下才會和她在一起。

「不過一般的女人不會得這麼嚴重的婦科病,太子妃必須說出得這病的實情,本神醫才好對症下藥。」

林雲夕話鋒一轉,目光嚴肅認真的看著林紫萱。

她心裡也猜出了一個大概,那個孩子,流產了。

聞言,林紫萱匆匆迎視上林雲夕嚴肅的目光,低頭,漂亮的臉上暈染出濃濃的悲傷。

軒轅煜微眯著眼,一道讓人看不懂的光芒在林紫萱痛苦的臉龐上飄過。

收回目光時,正好和林雲夕的視線相觸,軒轅煜的眸子里,很快迸射出一道難以言明的情緒。

軒轅煜緩緩開口,「在六年前,本宮大婚,太子妃已經有了身孕,本宮沒有把控好自己,結果……結果太子妃小產了,打那以後,太子妃就落下了這病根。」

林雲夕一聽,果然如此。

「真是報應呀!」

她的話,又瞬間惹怒了軒轅煜。

軒轅煜怒視著她,這女人到底是心直口快,還是故意的?

她每說的一句話,都能觸動他心底的怒火。

可軒轅煜此刻又不能說什麼?

林紫萱對於他來說,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

丞相府還有他想要得到的東西。

若是得到他想要的東西,他這太子妃的位置也坐不了多長時間,她這六年來無所出,憑這一點,他就可以把她降為妾。

林雲夕走到床榻邊,冷冷的看著林紫萱說:「我先為你檢查一下。」

軒轅煜一看,自覺的轉身迴避。

林雲夕低頭,看到林紫萱那雙目光里,閃動著清晰可見的水色,彷彿瀲灧著對往事的憂傷,鐫刻著對往事刻苦銘心的痛。

軒轅煜作為儲君,太子,怎麼可能會連有了孩子不能在一起的這點常識都沒有,怎麼可能?

他分明就是不想讓這個孩子留下來。

在古代,要做這樣的檢查不容易,林雲夕在玄天大陸時,類似林紫萱這樣的病人也遇到不少,所以她就自製了一套機械,用這裡特有的一種靈石照亮,倒也能看得真切。

「和本神醫意料的一樣,你的整個宮頸和子宮都糜爛了,這是小產之後造成的感染,而且你當時有身孕最起碼已經有了三個月,少量的胎兒組織殘留在子宮內,影響子宮收縮和造成持續出血,造成粘黏和感染。」

林紫萱聽著林雲夕的描述,雖然她聽不懂林雲夕在說什麼。

可看到了希望,她目光投射進那雙她漫不經心的眼睛里,語氣中帶著一絲祈求。

「月神醫,求求你,救救本宮。」

林雲夕感受到了她目光里期許。

她的目光里劃過一抹冷意,久久沒有說話。

「月神醫。」

看著林雲夕不說話,林紫萱一雙如水的秀眸里,充滿了希冀和激動神情。

她怎麼不說話?

她好想聽到,她這只是小病,很快就能治癒。

她現在的處境很困難,若是不能給太子生一個兒子,她這太子妃職位,也別想長久的坐下去。

林雲夕突然神情古怪的瞟了她一眼。

林紫萱一看,不解的目光里暗含著一絲遲疑,有些狐疑的眸底,掠過一抹警惕之意。

林雲夕看著她投來的充滿戒備的目光,儘管轉瞬即逝,還是被她瞬間捕捉到。

不錯呀!

警惕性挺強的。

能得寵這麼多年,這林紫萱也是有些手段的。

可是這人若不落魄一次,又怎麼會明白一個男人的真心到底有多少呢?

是不是自己能託付一生的人呢?

她剛剛拋出了誘餌,軒轅煜就立刻害怕起來。

可見這樣的男人,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悲劇。

林紫萱在這場遊戲中,只不過是軒轅煜往上爬的墊腳石而已。

軒轅煜轉過身,微微走進林雲夕問道:「月神醫,太子妃的病……」

「很難治。」林雲夕快速的打斷他的話。

她今日來,不過就是想過個場子而已。

林紫萱的病情很重,六年的時間,她的宮頸和子宮嚴重感染,而且眼前的種馬也有一半的責任。

也不是完全不能醫治,而是她不想醫治。

林紫萱一聽,心底狠狠地一痛,眸色一陣黯然,變得倍加傷心,那,晶瑩剔透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大顆大顆的滑落。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