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居然走錯了房間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7:09
A+ A- 關燈 聽書

「這幅畫是有什麼含義嗎?」她看著畫喃喃道。

「想不到現在的年輕人倒是很有天賦啊!」轉角的一邊,傳來一道不算流利的中文。喻可沁抬頭望去,整個人像被電擊了一般,怔在那裡。

「菲羅斯?」她獃獃地站在那裡,有些不可思議。雖然知道他會親臨,但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了,沒有一點點防備……

「你好。」他微笑的伸出手禮貌的和她打著招呼,到肩膀的淺黃色頭髮自然卷的垂在那裡,一股濃厚的藝術家風範。

「你好。」她微笑著和他握手,還未開口,一旁的凌朔上前:「好久不見。」

「的確是好久不見,上次一別就是兩年。」

「你們……認識?」喻可沁驚訝的看著二人,聊天方式一點都不官方,像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

菲羅斯點點頭,說道:「我和朔很早以前就認識了,他早些年出國的時候,在我這裡待過一段時間。」

早年出國?原來是這樣,她沒有想到,凌朔和菲羅斯居然是認識的。原本以為是爺爺安排他們在一起參加畫展,可這劇情未免反轉的也抬快了吧?

她剛才在車上,居然還表現的很了解菲羅斯一樣,在他面前解說著。

喻可沁微微側過腦袋,手掌握成拳頭,有些尷尬。

凌朔斜睨了她一眼,嘴角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這位是?」

「她……」

「你好,我是喻可沁。」喻可沁搶先一步在他面前回答菲羅斯,淺淺地笑了笑。

菲羅斯將目光轉移到凌朔身上,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用著不流利的中文,問道:「想必,這位應該是你的內人吧?在中國,是不是都是這樣叫的?」

喻可沁整個身子一頓,臉上火辣辣的燒了起來。內人……多麼古老庸俗的稱呼,可是為什麼,她還是覺得這話聽著讓人臉紅耳赤。

「是。」凌朔帶著淡淡的笑意,大方的承認。這一點,是喻可沁始料未及的。但是心裡,去洋溢起一絲幸福。

菲羅斯一聽,眼前一亮:「真沒想到,朔的內人竟然這麼漂亮。」

「謝謝誇獎。」他不客氣的回應她,喻可沁站在一旁,卻連一句插嘴的話都說不出來。

菲羅斯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形象藝術,性格古怪。但有一點,特別禮貌。在和凌朔聊天的過程中,提到了一件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信息。

菲羅斯要在中國找一個徒弟,和他一起創作一個頂端的作品。而且,這個頂端的作品將是他人生中最後一部油畫,也就意味著,他要退出藝術界了。

接連的兩個消息讓她有些接受不來,聽聞他要找一個徒弟本該是很開心和激動,可又聽到他即將退出,心中又是無限的惋惜和失落。

「你自己隨意看一下吧,我和菲羅斯還有些事情要談。」說完這句話,凌朔就和菲羅斯朝著另一個方向走了。

她一個人站在原地,有些悵然失落。抬頭看著上方的半成品,心中有些一絲思緒,難不成,這個半成品就是菲羅斯最後一部作品?

她一個人在畫展轉悠著,欣賞了不下十五副作品。不得不說,這些並不是菲羅斯最珍藏的作品,但畫工和描述都是極其頂端的。

雖然菲羅斯要退出藝術圈了,但是能夠在有生之年親臨他的作品,也是很不錯了。

大約一小時后,凌朔和菲羅斯出來了。又簡單的寒暄幾句,凌朔便帶著她離開畫展。

上車后,喻可沁有些失望。

「不要?」他突然伸出手,拿出一張摺疊的紙張出來。喻可沁低頭看了看,接過紙張打開。

上面,是一張用鉛筆畫的畫,筆伐清晰,上面還有一張菲羅斯的親筆簽名。

「這,是菲羅斯剛畫的?」她微微一呆,睜大雙眼。

「恩。」

得到答案,喻可沁心裡簡直不要太開心,但隨後,又蹙起眉頭:「那你怎麼把它摺疊起來?皺了怎麼辦?」

凌朔眉頭輕輕擰了擰,目光微轉:「給我!」

「不要。」她抿了抿嘴,將它小心翼翼的裝進包里,轉頭看向窗外,嘴裡丟出『謝謝』二字。

「前面靠路邊停。」喻可沁突然看到了什麼,叫司機在前面停車。

「幹什麼?」

「你先回去吧,我要去逛逛。」雖然離夜晚還有幾個小時,但現在臨近冬天日短夜場,天色到了五點,漸漸暗了下來。

上海街邊的喧鬧,人來人往的街道讓人有種忍不住想要下去逛的衝動。司機聽話的將車停在了前面的路口,喻可沁打開車門下車,發現凌朔也跟著下了車。

「你要幹嘛?」她不解的停下腳步看著他。

凌朔面無表情的掃了一眼周圍,問道:「一個路痴到處亂竄,就不怕被人拐走了?」

聽出來是貶義,但卻沒有之前那麼反感。朝他翻了個白眼,面色凜然:「誰和你說過我是路痴了?這麼大的人,會被人拐走嗎?」

凌朔雙眸微抬,帥氣的抬起頭,注視著她:「我不是和你說過,你所有的行蹤,都要和我報備的嗎?這一次,我允許你私自出去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帥氣逼人的臉龐,精緻到無可挑剔的五官,眸子微微抬起,黑色的瞳孔里充滿著明亮光澤。

他修長直挺的身子高高的立在那裡,輕輕側著頭,一隻手放在褲兜里,彷彿是從畫里走出來的男人,讓人的目光移在他的身上停不下來,忍不住呼吸停滯,被他深深吸引著。

日落黃昏的那一抹陽光照在他的身上,光芒四射。喻可沁呆了呆,直直的看著他。

周圍路過的女生紛紛都停了下來,圍在一起,拿出手機拍起照來。喻可沁的耳邊,還不停地響起少女的驚呼和喜悅。

她低下眸子,情不自禁的淺淺一笑。剛才的那一瞬間,她的確也被吸引進去了。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真的是帥的無可挑剔,她根本猝不及防。

「走不走?」他輕輕蹙眉,不太喜歡被人圍擁的感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