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確定感情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7:17
A+ A- 關燈 聽書

「既然你要跟我一起走,那就走唄。」

天很快就暗了下來,她和凌朔穿梭在上海燈火通明的街道上。不得不說,夜晚的上海,確實是燈火霓虹的世界,在無數燈光,夜幕籠罩下,顯得格外的耀眼。隨著霓虹燈的閃爍,頓時像彩虹般一樣。

兩人走在街道上,像是形成了一道風景線,引人注目。可能是因為凌朔的長得實在太吸引人,每個走過的人都會轉過頭注視幾秒。

喻可沁走在一旁,開始後悔讓凌朔跟來了。原本只是打算好好的逛一逛上海的夜市,也沒想到……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隨便逛逛就回去的。」

「要麼,就一起回去。」聲音聽上去沒有一絲感情,喻可沁撇了撇嘴,心裡突然有些惆悵。如果等下一起回去,萬一他要是跟著自己進了房怎麼辦?

儘管她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但首次面對自己的感情,卻是懦弱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什麼,又是在期待什麼。

正在惆悵的時候,突然聞到了一陣撲鼻而來的香味。抬頭望去,前面是小吃街,到處都是吃的。

「吃東西去吧?」她看了看前面,吞了吞喉嚨。既然不回去,那就讓你後悔吧?

一直養尊處優的凌朔,對於這種路邊攤會吃的下去?心裡打著算盤,腳步邁了出去,走進那一片人多擁擠額小吃街。

凌朔望著她愉快的背影蹙了蹙眉,這裡?

玩心果然是被激發出來的,看似沉穩的喻可沁到了這裡就像童心未泯的小孩子一樣,不停的穿梭在各個小吃攤里。

「要不要吃這個?」她把食物拿出來伸手喂他,凌朔目光一滯,皺了皺眉。

「你要我吃這個?」

「不吃拉倒。」她欲將手收回,卻被他拉住,將她手裡的食物喂在他的嘴裡。咀嚼了一番,艱難的吞了進去。

喻可沁有些意外,但還是表現的很鎮定,問道:「很難吃嗎?」

「沒有。」他堂堂的凌氏集團總裁,竟然會在上海吃街邊攤。不過,這個味道,似乎,還不錯。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她不斷的往凌朔的嘴裡塞食物,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都欣然接受。不再像以前那麼冷漠古板,喻可沁的心情也瞬間美滿了許多。

吃完小吃肚子已經撐了,兩人漫步來到外灘。夜晚的外灘可謂是景色撩人,燈火輝煌的讓人眼花繚亂。能輕而易舉的見到標誌性的著名建築物,是觀景夜上海的最佳之地。

星空璀璨,潔白的皎月高高掛在半空中,透著一絲光暈。她抬頭仰望著星空,眉梢細長,碎發任由微風飄散在空中,膚如凝脂的面容上,巧笑嫣然的洋溢著笑容。

這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見喻可沁這般自然的笑容,心中微微一緊,有種想擁她入懷的衝動。明眸皓齒的她,側面看上去簡直美的不可方物。

他輕輕地走過去,將毫無防備的她拉近懷裡。喻可沁差點驚呼,但又似乎習慣了他這個動作,只是睜著水靈的雙眼,抬頭木然的看他。

夜空中,他菱角分明的五官上,透著一絲冷酷的帥氣。喻可沁眨了眨眼,心跳開始加速。閃躲的一個移過雙眼:「你要幹嘛?這是大庭廣眾之下!」

「那又如何?」見她低著頭好像是害羞了,他唇角微揚,心被她的一舉一動緊緊拉扯著,低頭貼過她的唇,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喻可沁身體微微顫抖。

時間彷彿就在這一刻停止了,他丟掉往日的冷漠用柔情待她。她好像迷失在他的溫柔當中不可自拔,原來自己也有一天,會沉浸在他的霸道中不想醒來。

輕輕的閉上眼睛,睫毛微微顫抖著,首次回應著他的吻,有些生澀。正因為他生澀的回應,讓他更是抱緊了她,彷彿要將她融入身體里來,用勁的吸允著她的清甜。

好像過了一個世紀,直到她快要窒息他才緩緩鬆開了她。喻可沁的臉早已通紅,卻依舊裝作的極為淡定。

「回去吧。」他輕輕一笑,露出迷人的笑容。喻可沁的表情獃滯了一下,有些失了神。

回到酒店裡,她本是想回到自己的房間。誰知門還沒進,就被凌朔扯到了他的套房裡。

「別想一人睡!」冷酷無情的丟下幾個字,便去了浴室,

喻可沁站在客廳巡視了一番,現在如果偷偷的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後死不開門……不行,這個辦法行不通。她太了解凌朔了,這個男人,有什麼是他做不到的?

可是,如果她要繼續待在這裡,恐怕劇情重演,又會和昨晚一樣。

她踧踖的來回度步,最終還是安然的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最好表現的極為淡定,不要讓凌朔看出自己的緊張。

電視里播放著娛樂節目,可她一點看下去的心思都沒有。凌朔似乎在浴室里洗了很久,她坐著的姿勢保持了很久有些累,半躺在沙發上,不一會兒,竟睡著了。

凌朔從浴室出來,看不到人以為她走了。正要出門,卻看見躺在沙發上的她,安然入睡的在那。

獃獃地站在那裡盯著她看了好久,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女人已經闖進了他的心裡,怎樣都移不開。

可能是在第一次她贏了自己,從資料中看見她的時候。又可能見到真人的她對自己不屑一顧的時候,也有可能是在看到她腳上月牙般的傷疤時,產生的感情。

總之,他只知道這個女人現在俘獲了自己的心。卻不斷的和別的男人有著牽連,他將她抱起輕輕地放在床上,替她掠過額頭上的髮絲,喃喃道:「你就不能讓我省點心,乖乖的做我的女人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突兀的翻了個身,背對著他。不一會兒,傳來一陣安穩的呼吸聲。

夜間好像是被抱著睡覺的,朦朧中,她感受到從未有過的踏實。好像整個身體和身心都被填滿了,就連睡覺也睡得安穩些了。

在上海待了三天,和凌朔一起回的A市。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