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這渣男,果然夠渣的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7:04
A+ A- 關燈 聽書

「本宮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

軒轅煜臉色有些陰沉,難看至極!

林紫萱一看,心裡如掀起了驚濤駭浪,殿下還是聽進去了那女人的話了。

看著軒轅煜決然轉身離去的背影。

林紫萱的心,漸漸窒息。

軒轅煜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心裡是知道的,一旦利用完之後,就會冷酷無情的丟掉。

她的孩子……林紫萱一想到,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抓緊被褥。

如果那個孩子還在的話,她不可能像今天這樣為難!

「月神醫,請等一等!」

軒轅煜大步流星的追上林雲夕。

林雲夕轉身,目光冰冷的看著他。

冷聲問道:「殿下還有什麼事?」

軒轅煜目光深深的看進她冰冷的目光里,有防備還有警戒,她就像一隻刺蝟,只要誰碰了她的刺,她立刻就會把人刺傷。

「月神醫,你剛才說,我們是互相傳染的,那月神醫可知道,本宮……」軒轅煜欲言又止,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

靠!

這渣男,果然夠渣的。

這樣就嚇到他了?

這可不像軒轅煜!

林雲夕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瞟了一眼某處。

軒轅煜臉色瞬間有幾分難看,這女人好大的膽子!

「殿下,這種病,全靠人品,你後宮佳麗三千,這種病,你避免不了,運氣在好的那個,都會有。」

這個世界沒有安全套,若是不潔身自愛,各種病菌感染是避免不了的。

「先走了。」

林雲夕看了看時辰,她和師兄約好的時間要到了。

看著林雲夕倨傲離去的背影,軒轅煜目光兇狠,臉色發綠,這個女人當真是目中無人。

那目光從兇狠轉變出了探究之意,又夾雜著一縷不安之色。

不錯,有的時候,他看到這女人眼底的光芒,讓他隱隱約約覺得不安。

「柳毅。」

很快,剛才帶著林雲夕進來的侍衛很快出現在軒轅煜的身邊。

「殿下。」

「去查一查,這月神醫這次來夢澤京都的目的。」

「是,殿下。」柳毅抬眸,看了一眼軒轅煜,猶豫了一會,還是開口說道:「殿下,丞相府剛剛傳來消息,昨夜陳氏的房間里又鬧鬼了,整個房間全部是血,可當眾人打開門的瞬間,血就會逐漸消失。」

「這個該死的林雲夕,她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軒轅煜滿臉厲色。

「殿下,這件事情已經傳到君上的耳朵里,君上和天師讓殿下去立刻去乾坤殿。」

軒轅煜一聽,犀利的眼中閃過一絲煩躁。

「本宮知道了,派人盯緊月神醫,每天給本宮彙報一次她的行蹤。」

「是,殿下。」

林雲夕出了東宮,一直往蓬萊酒樓而去。

今日的她,心情特別的好,一路上,她都帶著愉悅的笑容。

在這個世界,以武為尊,以武振魂。

有實力才是王道,她知道那個修鍊系統一定非常厲害。

今夜她一定要去太子東宮一趟。

一想到這些,她一雙調皮的大眼睛,眼睫毛輕輕眨動著,綻放出一抹奇異邪惡的光芒。

「月兒,這裡。」一進蓬萊酒樓,就聽到葉晉桓的叫聲。

林雲夕快速的上了二樓,葉晉桓已經點好了菜。

「知道你一向很準時,我都提前點好菜了。」葉晉桓目光凝望她,她去了一趟太子東宮,心情看起來好了不少。

他還以為她會傷心難過了。

出乎他的意料,他看起來很開心。

林雲夕看著一大桌菜,面具下的大眼瞪了瞪,他這是宰到一頓算一頓呀!

她埋怨地說:「師……兄,雖然是我請客,可你沒有必要點這麼多,我們兩個吃得完嗎?」

「就是因為是你請客我才點這麼多的呀!」

葉晉桓衣服我就是要宰你的模樣。

「看你說的,就像我平常很小氣一樣。」

林雲夕撇了撇嘴。

葉晉桓笑得一臉風華絕代的看著她,那眼神卻別有深意,「月兒,你不僅是小氣,而是特別的小氣。」

「閉嘴,吃飯,這麼多好吃的還塞不住你的嘴呀?」

被師兄說小氣,心情瞬間不好了。

她哪有小氣啊!

她只不過是用錢很小心而已。

她還有兩個兒子要養,娶兒媳婦的錢也要提前攢夠才好。

嗯!

某女收回思緒,有點想遠了。

林雲夕拿起筷子,看了看周圍,是吃午膳的時間,周圍都是滿桌的,她們的位置是二樓靠窗邊的位置,不過太過吵鬧了。

「師兄,我請客,你幹嘛省,去包間不是更好嗎?」人多的地方,她一向不太喜歡。

葉晉桓看了一眼周圍,一臉無奈的說道:「我也想呀,可是都滿了,這蓬萊酒樓的生意一向特別的好,我認識這酒樓的老闆,我們還是朋友,也沒辦法給我留空位。」

「朋友連這點面子都不給,我看你也頂多是認識而已。」林雲夕說話毫不留情面。

葉晉桓撇了撇嘴,得,他不說話得了。

這丫頭就不會口下留情。

他和這蓬萊酒樓的老闆,可不只是認識那麼簡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們的確是很好的朋友。

「快吃!有你喜歡吃的牛肉?」

葉晉桓和林雲夕一樣愛吃牛肉,他替林雲夕夾了一些放到一旁的碗里。

「吃你的,我自己來,我又不是小孩子。」

葉晉桓一聽,淺淺的桃花眼微眯,略帶著寵溺的語氣:「你呀!在我眼中,和熠兒辰兒差不多。」

林雲夕微微嘆了一口氣,「說的自己就像七老八十一樣,沒想到我這樣認真努力的活著,在你的眼中,居然還只是一個孩子,我這人生也挺失敗的。」

林雲夕心裡劃過一抹溫暖,那悠然的目光中,似乎正鐫刻著一個個光陰的故事。

六年來,他對他們母子三人都非常的照顧,每年都會回玄天大陸陪她兩個月。

這六年來,她也算是左右逢源,日子也過得遊刃有餘的。

葉晉桓一聽,淡笑著沒有說話,眸底掠過一抹隱隱的執著,蘊含傾盡一生的等待和無望的期許。

事情就是這樣巧,林雲夕對面的包間里,坐著的兩人就是龍燁天和南宮雲睿。

龍燁天一身黑色玄衣,半張金色面具下,露出的絕美唇形緊緊的抿在一起。

自他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勢驚人,那眼底涌動的冷意,透著拒人於千里之外之意。

昨晚回來以後,他一夜沒有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