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莫名的難受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6:29
A+ A- 關燈 聽書

她好像沒有什麼借口拒絕,看了一眼歐陽軒,眼神諮詢他的意見。他似乎看出了她的神色,點點頭:「一起吧。」

「服務員。」

桌上的氣氛總感覺有些怪怪的,歐陽軒和凌朔坐一個沙發。而她和玉依坐在一起,服務員將餐位挪了挪,位置立刻變得擁擠了起來。

雖然他們這桌本來就是四人桌,可這樣一來,原本寬敞的空間瞬間變得狹小起來。

服務眼拿著菜單走了以後,周圍立刻沉寂了起來。空氣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凝固了,氣氛十分的沉重。

持續了好久,最終,玉依打破了這片沉寂。

「可沁姐,你昨天沒事吧?」她關心地問道。

「沒事。」

「沒事就好,昨天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因為那條小狗,我也不會不小心掉下去,更不會拉著你也下了水。」她抿著小嘴,愧疚道。

喻可沁搖搖頭:「真的沒事,你不用責怪自己。」她沒將昨天那件事情放在心上,放在心上的,是凌朔抱走玉依的這件事情。

服務員將玉依二人點的牛排端了上來,四個人坐在那裡,似乎都沒什麼胃口。

喻可沁已經吃了一半,現在沒什麼胃口。而歐陽軒似乎也和她一樣,坐在那裡,淡然的喝著果汁。

「恩~玉依,我吃飽了,要不你們吃吧,我和歐陽軒先走了。」

「啊?可是……」

「祝你們吃的開心。」還沒等玉依說完話,喻可沁起身欲勢要走。誰知歐陽軒還沒起身,凌朔先一步起了身。

「玉依,等會你自己回去。」他冷冷地丟下這句,毫無顧忌的拉著喻可沁離開。歐陽軒在一旁愣了愣,卻沒追上去。

他是一個聰明人,從昨天就已經看出來,可沁和那個男人之間,有一些扯不清的事情。

「凌朔,你要幹嘛!」出了餐廳,她生氣的甩開他的手,惱怒成羞的瞪著他。

「我要幹嘛?你夜不歸宿,在別的男人家過夜,現在還一起出來吃飯。喻可沁,你可真夠清閑的!」他深色的眸子深沉的注視著她,目光中,還燃燒著一絲怒火。

喻可沁微微一愣,原來昨晚他回過家。她原本應該開心,可一想到那件事情,心裡隱隱作痛。

「和你無關!況且,我只是在朋友那借住了一晚,你別想多了。」

「想沒想多,是你說的算?」他冷漠地掃了她一眼,拿出車鑰匙按了按:「上車!」

喻可沁最後還是上了車,她沒有選擇。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又不能再回去麻煩歐陽軒,只得坐凌朔的車回去。

一路上,兩人一句話都沒有說。到了家裡,她直接進門,上樓將自己關進房間。

床上,放著她昨晚帶到凌老爺子別墅的手提包。怎麼會在這?凌朔拿回來的?

「開門!」冰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聽上去格外的不近人情,彷彿是從冰窖里發出來的一般,還透著一絲怒火。

她不做聲,任由凌朔在外面敲門。

「不開?」冷漠的聲音聽起來極度陰冷,喻可沁怔了怔,這是在家裡,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萬一她不開門,他把門撞開了怎麼辦?

想到這裡,喻可沁還是起身開了門。

「喻可沁,你是第一個讓我這麼生氣的女人!」他關上門,將她壓在床上。

他眼眶血紅,噬血的模樣看起來讓人不忍心驚膽戰。喻可沁從未見過他這般模樣,突然有了些害怕。

「不說話?」

「我應該說什麼?」她別過頭,故意不去看他。

「不該解釋?」

「解釋?」她輕描淡寫的笑了笑,眨了眨眼,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我應該解釋什麼嗎?」

凌朔最見不得的就是她那副無所謂的模樣,他站直身子,鬆開她,原本可怕的表情突然冷笑了起來。

「喻可沁,別以為……我治不了你!」

他又恢復一如既往的冷傲,左手在右手手錶上摸了摸,深沉的眯了眯眸子:「從今天起,你所有的行蹤都要跟我報備。還有,不許再見那個男人。」

「我憑什麼答應你這麼變態的要求?」她咬著牙,恨恨的看著他。

「憑我有能力再讓你父親落魄一次!」如同惡魔般的聲音,冷不著丁的在耳邊響起。

喻可沁整個身子一震,像是被什麼重物敲擊一樣,頓時懵了。

許久,她才回過神,神色大變:「凌朔,你混蛋!」

她已經奉命嫁給了他,嫁給凌家。為的就是挽回父親的公司,讓公司不再面臨破產。可現在,凌朔居然用這個來威脅她。那她當初嫁給他時做的決定不是功虧一簣了?

「呵呵,早知道你是這種人,我就不用白費心思了。」她冷冷一笑,閉上眼睛:「那從今天開始,我不出門。也不用和你報備行蹤,我就在家裡老死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隨你便。」他丟下這三個字,漠然的離開了房間。

她躺在床上,有些生無可戀。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而她,居然還喜歡上這個腹黑男。成天被他折磨的體無完膚,她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傾向,居然和這種變態一起生活。

整個身體一動不動的趴在床上,淚水侵濕了床單,染濕了一片。

咚咚咚,房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這樣的敲門聲,只有王姨一人了。喻可沁蒙在被子里,回應了一聲。王姨從外面推開門,問道:「喻小姐,你和少爺是不是吵架了?」

她在被子里吸了吸鼻子,搖搖頭:「沒有。」

「哦。」王姨站在那裡看了喻可沁一眼,有些擔心。但聽她語氣似乎又沒什麼,那她到底要不要和老爺稟報這件事情?

「王姨還有別的事情嗎?」

「那個,喻小姐,晚飯吃嗎?」

「不吃了,王姨你早點走吧。」

「好。」王姨又擔心的看了她一眼,轉身關上門離開。

在家度過了無聊的周末,周一她還是去公司上了班。自從玉依回國后,凌朔幾乎就沒在家過過夜,也很少回來。

大概的了解他們之間的關係,她不多問,就當做是一個人的生活。可是心裡,卻還是會莫名的難受。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