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快遞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4:01
A+ A- 關燈 聽書

他目光冷漠的掃了宋勵飛一眼,停留在穿著粉色衣服的小女孩身上。

「連女兒都帶上了?」他嗤笑一聲,眼裡散發出輕蔑的神色。

宋勵飛心裡暗自惱怒,本以為有機會在可沁面前表現一番,卻沒想到這個男人還真出現了。

宋佳佳害怕的走到病床旁,拉住了喻可沁的手,眼裡滿滿的害怕。

凌朔身上散發出的冷傲,的確能夠將人拒之千里,也能夠讓人害怕靠近。

「學長,你帶佳佳回家吧。謝謝你來看我,我很好。」她安撫的摸了摸佳佳的腦袋,不希望她受到影響。

宋勵飛本想著借這次機會和喻可沁拉近關係,誰知凌朔卻不識趣的在這個時候出現。他不悅的的瞅了凌朔一眼,拉起宋佳佳的小手:「那我先送佳佳回去了,明天再來看你。」

「明天你不用來了。」凌朔單手插在褲兜里,走到宋勵飛面前:「她是我的妻子,要照顧也是我來。請你,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的妻子。如果被我發現了,我可能要請我的律師向你收那一筆不菲的律師費。」

「誰騷擾可沁了?我是她學長,關心可沁對我是一種責任。」他語氣慌亂,拙劣的進行著掩飾。

「是嗎?」

一種無聲的氣勢壓制而來,宋勵飛本想還想理直氣壯的質問他為什麼不好好照顧可沁,卻被他這兩個自己弄的有些心虛。

又想起他方才說的那些話,律師費……雖然他是一家公司的副總裁執行CEO。但現在公司情況不景氣,已經連續三年沒有拿過一些大單子了。現在都是靠著一些以前的合作商拿著小單子在運營,估計再過一年,公司差不多就要倒閉了。

他不是不知道秦律師的律師費,在國外的官司都是幾十萬起步。更何況是在國內,想到那筆不菲的費用,他還是知難而退。

至少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

「可沁,我走了。」他牽著宋佳佳離開了病房,走後,裡面就只有凌朔和喻可沁二人。

「你為什麼要當著佳佳的面說這些話?」喻可沁有些生氣。

「你現在是在指責我?你可別忘了。你現在是我的妻子,公然的勾搭別的男人,拿到我就不應該採取一些措施嗎?」

「公然鉤引男人?你的妻子?」她好笑般的搖搖頭:「我們,不應該是互不干擾對方的生活,做一對只有名義上的夫妻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朔的眼睛眯成一條縫,這個女人就連生病都這麼伶牙俐齒。看來,要征服,還真是不容易。

「我改變主意了。」輕佻的語氣中,透著一絲認真。

「改變什麼主意?」她心頭忽然湧現一絲不安。

「我們,做一對名副其實的夫妻如何?

「名副其實?」喻可沁以為凌朔用錯了詞語,不解的看著他。

「自己慢慢琢磨吧。」他丟下一句,轉身離去。

「你要去哪裡,病還沒好,醫生允許你出院了嗎?」她在身後喊著,凌朔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句『我想出院他們攔得住嗎?』

她又重新躺回床上,想必又是急著去會哪個妖精了吧?

「妖精?」喻可沁頓了頓,她怎麼會用妖精來形容他身邊的女人?腦子裡又回想起他剛剛說的話,名副其實……一對名副其實的夫妻。

出院的時候特意詢問了醫生凌朔的身體強行出院有沒有影響,得知沒什麼影響后便安心離開。

回到別墅,空無一人。王姨今天給她打了電話,說家裡有事請了假。她回到房間洗了個澡,隨隨便便弄了點吃的,準備去書店買幾本書。

剛要出門,門口就有人按門鈴。透過門眼,發現是一個快遞員。

「你好,凌朔先生住在這裡嗎?」門開后,快遞員問道。

「恩,他住在這裡。」

「這個是他的快遞,麻煩您簽收一下。」

喻可沁幫忙簽收了快遞便放在桌上,剛準備上樓,回頭一想。他一向都不注意這些細節,萬一放在桌上沒看見怎麼辦?

打電話和他說一聲?那會不會太矯情了?

算了,還是幫他放在房間里吧。

喻可沁將送來的快遞送到了凌朔的房間,順便瞧了一眼快遞單上的文字。隨便的掃了一眼,突然,她站在那裡,怔了怔。

喻可沁照片……

為什麼上面會有她的名字?照片?什麼照片?

這是一個加急的快件,她摸了摸外層,裡面好像真的是照片。因為是自己的名字,好奇心又驅使著她的內心,最終,她還是撕開了快件上的一層。

拿出那些照片,喻可沁的身體彷彿被電擊了一般,愣在那裡,一動不動。

照片上,全都是她和程嬌嬌還有楊總在一起的照片。而這些照片,都是出現在論壇上的那些。

這些偷拍她的照片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加急的快件里?簽收人還是凌朔,難不成,這些照片和詆毀她的新聞帖子,全都是凌朔所為?

她感覺自己的腦袋像是被重擊了一樣,呼吸停滯了下來。原來這些,都是凌朔讓人安排的。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她好不容易對他改變了一些看法,可如今……

呵呵,看來有些人真的是知面不知心。這樣齷蹉陰險的事情,竟然是他這種擁有著沿海地段最大集團公司的總裁所為。

她真沒想到,自己竟然和這種人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

丟下手中的照片,喻可沁氣沖沖的離開了凌朔房間,剛下樓,正巧遇到剛回來的凌朔。

見她面色微怒,他漸漸皺起了眉頭。

「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她面帶笑容,第一次目光毫不退讓的直視著他。

凌朔沒有理他,而是直接上了樓走進自己的房間。看見茶几上,散落著那些照片,他已心知肚明。

「我有讓你碰我的東西?」

「上面寫著我的名字,我為什麼不能看?」她理直氣壯的看著他。

他怔了怔,心想她還是誤會了。也沒再責問,解釋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他皺起眉頭,今天之所以提早回來,就是為了拿這份快件。卻沒想到,會被喻可沁看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