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還要脫褲子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1:14
A+ A- 關燈 聽書

「那可否請月神醫移步?本君在這京都有一處別院。」

形式突然逆轉,赫連邵筠的心情也變得愉悅起來。

他的嘴角邊,勾起的一抹笑意,瞬間變得光華瀲灧的。

那笑容,純凈如陽光,似乎突然喚醒了沉睡的心靈。

想想也是,軒轅煜上門請了她三次,都沒有請到,而自己只來了兩次。

機會就來了。

「師兄,我去去就回。」

他要看的是腿,在這裡確實是有些不方便。

後院人多嘴雜。

而這赫連邵筠的腿,殘廢多年,她多多少少有些耳聞,他的雙腿,是被人下毒才會廢了的。

不過這赫連邵筠是殘廢者心不殘,南堰大陸被他治理的非常好。

葉晉桓看了一眼赫連邵筠,此人是一個笑面虎,那溫潤如玉的面容下,有著一顆冰冷無情的心,比起軒轅煜來,他更加不放心這赫連邵筠。

讓月兒跟著他去別院,他更是不放心。

葉晉桓看向林雲夕,「月兒,我讓舒玄陪你去吧!」

「不用。」林雲夕對著他笑了笑,叮囑道:「師兄,你好好照顧孟夫人,她可是很重要的病人,不能有任何差池。」

「放心去吧!我會照顧好孟夫人的。」

葉晉桓看著赫連邵筠,這赫連邵筠陰毒,都是用在自己的敵人上的,月兒是救他的人,他應該不會對月兒怎麼樣?

似乎是看出了葉晉桓的不放心,赫連邵筠對著葉晉桓微微一笑,認真地說:「葉醫師放心,月神醫是本君帶走的,本君也會安安全全的把月神醫送回來的。」

月神醫的身份,他即使是想動,也要三思,再說,月神醫和他沒有任何仇怨,即使是她解不了自己身上的毒,他亦不會為難她。

「有君上這句話,我也就放心了。」葉晉桓淡淡地道。

「月神醫請!」

「嗯!」

林雲夕點了點頭,跟著他們一起離開。

赫連邵筠在夢澤京都置了一處別院。

這別院清幽平靜,風景秀麗,但也是一個修養的好地方。

林雲夕跟在赫連邵筠的身後,明目張胆的打量著四周。

同時她也發現,這座別院看起來很平靜,可暗中守衛異常森嚴。

暗中的人,都是四階高手。

林雲夕暗地裡搖了搖頭,這赫連邵筠的人,果然不一般。

「月神醫請!」

殷思遠推開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一路上,他都在觀察月神醫的神色,雖然她是帶著面具,可她那神色從容,而且大膽的打量著四周,女人,大膽的她見過很多,而他看這月神醫卻有些不同。

林雲夕緩緩步入,映入眼帘的是裝修奢華大氣的房間。

有丫鬟很快上了茶水,丫鬟上完茶水以後,低眉順眼,連大氣都不敢出的快速的退了下去。

赫連邵筠輕輕抿了一口茶,抬眸,溫潤的目光讚賞的看著林雲夕:「久聞月神醫大名,聽說月神醫是跟閻王搶命的人,看到月神醫,本君的這兩條腿也算是有希望了。」

林雲夕微微瞥了他一眼,淡漠地說:「君上,那也只不過民間傳言吧了,若是閻王真要收命,我也不見得就搶得回來。」

把她說的這樣厲害,可惜她是人,不是神。

若真的是傷到了致命處,別說大羅神仙,大羅金仙也救不回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說完,林雲夕也端起茶杯,輕輕的啜了一口。

嗯!

好茶!

溫度剛剛好!

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品茶的時候。

她目光淡淡的移像赫連邵筠。

淡漠地說道:「君上,茶也喝了,請到床榻上躺著吧!」

這話,讓赫連邵筠身子微微一怔!

俊顏上瞬間殷紅。

到床榻上躺著,他聽著怎會如此曖昧!

他緩和了一下情緒,聲音也低沉了幾分:「月神醫,這樣不可以診斷嗎?」

林雲夕半眯著眼眸看著俊逸無雙的赫連邵筠。

這赫連邵筠怎麼突然臉紅了,這小心思,挺『單純』的呀!

她不就是讓他上床榻躺著檢查嗎?

他這心思得有多歪,才會想那麼遠的。

「我又不是透視眼,你不把褲子脫了,我怎麼給你診斷,看你這腿,應該是從腰下就沒有知覺了。」

「還要脫褲子?」

赫連邵筠此刻有些不淡定了,就連眼神都有些無所適從,一向鎮定自若的他,莫名其妙的慌了起來。

以前給他看腿的人都是男醫師,他並沒有覺得很難為情。

可是面對她,他總會不由自主的有臉紅心跳的感覺。

畢竟對方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氣質不凡,讓男人看了一眼,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的女人。

殷思遠卻看了看林雲夕,心裡有些佩服,她這也能看出來。

林雲夕微微蹙眉,心裡暗道,這赫連邵筠不會是連女人都沒有碰過吧?

這表情,活脫脫的一個情竇初開的小鮮肉啊?

看著眼前的純情俊男,林雲夕突然有一種想惡作劇的衝動:「君上,要想藥到病除,必須望聞問切,望而知之者,望見其五色,以知其病。聞而知之者,聞其五音,以別其病。問而知之者,問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脈而知之者,診其寸口,視其虛實,以知其病,病在何臟腑也。經言,以外知之曰聖,以內知之曰神……」

林雲夕口吐珠璣,噼里啪啦說了一大堆,赫連邵筠連連點頭。

其實,他壓根可就沒有聽進去幾句。

林雲夕說的意思,他也沒聽明白多少。

林雲夕一看點頭,也滿意的點了點頭。

小樣,還不乖乖到床榻上躺著去,乖乖讓姐姐拿捏。

哎呀!

看他那臉上的皮膚,光滑連一個毛孔都看不見,那腿上的就更不用說了,某色女心裡發揮自己的超級想象力。

「月神醫醫術果然不一般。」

這話,赫連邵筠說的有些敷衍,剛才他心思飄遠,沒有認真聽。

「那就到床榻上躺著吧!」林雲夕眼底閃過一絲腹黑的笑意。

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突然變成小色女了。

她的人生里,也就有那麼一次,一次之後也就中獎了。

么么噠!

她那個時候對著天空問了一萬個為什麼?

回答她的永遠都是空無一物的天空。

靜下心來的時候,她又開始追求著蒲公英一樣的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