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距離拉近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4:47
A+ A- 關燈 聽書

緊接着,又聞到一陣濃濃的酒味,刺鼻的讓她差點把胃裏還沒完全消化完的紅酒吐出來。

「凌朔?」輕輕喚了一聲,然而並沒有得到回應。

彎下腰從包里掏出手機,藉著屏幕的燈光發現真的是凌朔。他躺在沙發上,擰著眉頭,似乎是喝醉了。

手機的燈光下,他菱角分明的五官上,透著一絲難受。

一定是喝多了!她淡淡的瞟了他一眼,準備上樓。可是走到樓梯間,卻又停了下來。

凌朔對她做了那麼多壞事,她為什麼要心軟,為什麼要幫他?明明是他自己喝醉酒,與她有何關?

想到這裏,她再無猶豫的上了樓。但五分鐘后,卻又拿着濕毛巾下來。

就算他再怎麼對自己,她也總不能坐視不理吧。

雖然停了電,但透著窗外的月光,客廳里不算很黑。能夠看到客廳大概的位置。

替他敷上濕毛巾,上樓拿了一條毛毯蓋在他的身上。

誰知他突然轉了個身,額頭上的毛巾掉了下來。喻可沁一把接住,繼續放在他的額頭上。

剛準備起身,手卻被什麼東西扯住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轉過頭,黑夜中,深邃明亮的眸子像明珠般的發着光,凝視着她。

「醒了?」她淡淡的問道,語氣冷漠。

他並沒有說話,只是又一步將她拉到身邊,撲鼻而來的酒味讓喻可沁皺了皺眉。

「你要幹嘛?」

他似乎醉的很難受,蹙著眉頭,臉色有些蒼白。她的手被凌朔緊緊抓住,一股炙熱的氣息從手掌心進入,他身體火燙的讓人不敢去觸碰。

「你怎麼這麼燙?」她眉頭更深,擔心的問道。

「不是我。」

「什麼?」

「照片不是我拍的……」他艱難的吐出幾個字,又昏睡了過去。可能是酒精作祟的原因,讓他的身體發燙的像是火爐。

喻可沁微微的怔在那裏,空氣中,彷彿被凝固了。她屏住呼吸,看着黑夜裏的他,沉默了起來。

凌朔剛才說什麼?不是他拍的照片?

她低下頭,臉色黯然,如果照片不是他找人拍的,那為什麼又會被寄到家裏來?但如果不是他,還會有誰,這麼針對自己?

可是……他都已經醉成這個樣子,沒有必要欺騙自己。再說,酒後吐真言,難不成,真的是自己誤會他了?

仔細一想,確實有點端倪。照片寄到家中,如果是他找人拍的,而她住在這裏,平常也不怎麼回家。就不怕會被她看到引起誤會嗎?

他那樣心思縝密的男人,又怎麼會犯這種小錯誤?難不成,這其中有隱情是她不知道的?那天,確實是自己衝動,沒有冷靜的去想問題。

所以,她是真的誤會他了?想到這裏,她心裏對他的怨恨渙散開來。可是……他這樣一個高高在上的男人,又怎麼會和自己解釋這些?

她就這樣默默的在黑夜裏注視着他,不知過了多久。他一直緊緊抓着自己的手,就算他已經睡著了,但依舊也掙脫不了。

想起前幾日他出了車禍,今天又這麼喝酒,對身體,不會有影響吧?

想了想,最終她還是留了下來。至少她現在在他身旁,也會安心一點。畢竟車禍是因為她,如果因為這個留下後遺症,她會於心不安。

坐在茶几下的地毯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着的,來來回回幫凌朔換了很多次毛巾。他似乎很不安分,一直在亂動。

可能是到深夜太累了,便自己睡著了。

天微微亮,電不知何時來的,屋內透著燈光,再加上外面的光色,顯得整個屋子的氣氛十分柔和。

凌朔睜開眼,看見天花板,發現自己在客廳里。昨晚喝多了,回來的時候,喻可沁不在家。

他剛想轉身起來,卻發現自己的手正握著一個軟綿綿的物體。低頭一看,發現是只手。

喻可沁還沒醒,身子情不自禁的往裏縮了縮。她坐在地上,形成一個捲縮的形狀靠在沙發上,頭輕輕的枕在他們的手旁邊。

他怔了怔,黑色的眸子裏透著一絲光澤。腦海里也浮現出昨晚的畫面,他收了收神,將自己的毛毯披在她的身上。

鬆開了自己的手,輕手輕腳的從沙發上起來。可能是因為她照顧了他一晚上的原因,所以才睡得那麼熟。

她睡覺的樣子很好看,恬靜的就像鄰家小女孩一樣,溫順柔軟。和之前伶牙俐齒,脾氣堅硬的她恰恰相反。

而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一個這般高傲的男人。居然會在意一個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女人。

也正是因為這個女人,讓他第一次在她手裏失了手,在競爭對手裏,她搶走了自己的合作。

「恩。」她突然呢喃了一聲,翻了個身,身子朝下傾斜。因為旁邊根本沒有支撐物,所以她的身體突然懸空。

凌朔上前一步,將她的身體拖住。此時的喻可沁似乎睡得很香,就像睡夢中的小孩一樣,安靜的享受着自己的美夢。

唇角微微揚起,他用着前所未有的柔情寵溺的看了她一眼,將她整個身子抱起來,往二樓走去。

可能是因為身體的抖動,喻可沁最終還是醒了。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在凌朔的懷裏,而他此刻正抱着自己。

「額,那個……我,你醒了!」

「恩。」他輕輕點頭,繼續朝着房間走去。

喻可沁茫然的眨了眨眼,覺得有些奇怪。怎麼凌朔今天,感覺有些不對勁?今天,怎麼這麼平靜的回答自己?

恩?這……不像是他往常的作風啊。

「等等,你要幹嘛?」她突然慌了神,回想起前天晚上,她有些怕了。怕一大清早,他就突然來了興趣,要對她做些什麼。

見她這般緊張的模樣,凌朔突然起了調細她的興趣,挑了挑眉:「你覺得我要做什麼?」

「凌朔我告訴你!我……我那個來了,不能做!」

「哦?什麼來了?」他停在她的房間門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本來兩人的距離接近零,現在被他這麼一看,喻可沁臉頰瞬間變得緋紅起來。她別過頭,輕咳了幾聲:「你別裝傻!放我下來,真是忘恩負義,虧得我昨天還照顧你,你竟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