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折磨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4:16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有些不可思議,但她還是笑出聲,搖搖頭:「看來你的思維真的是異於常人,能夠根據自己的觀察猜想到別人心中所想。」

「過獎了,只是普通的思維模式。」他含蓄的笑了笑,指著前面的地方:「你在前面路口等我一下,我去取車。」

「好。」雖然坐陌生人的車也不大妥當,但她還是選擇坐車。歐陽軒看上去很有修養,又是音樂世家出生,人品值一定達到了巔峰。再加上之前的談吐,她敢肯定,這個男人一定是個值得交的朋友。

雖然她的異性朋友除了學長幾乎沒有其他。

只是短短几個小時,喻可沁卻和歐陽軒相處的很融洽。兩個人就好像很久不見的朋友,相談甚歡。

「你就送我到這吧。」她沒有讓他把車開進去,只是停在了別墅區的外面。

「好。」歐陽軒將車停在一旁,她推開車門下去,臨走時,還對他說了聲謝謝。

「可沁……」他忽然叫住了她,緬甸的笑了笑,問道:「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喻可沁微微一愣,這個緬甸的笑容還真是……羞澀啊!

「可以!」

「額對了,你的聯繫方式能給我嗎?」

喻可沁走過去將手機號報給他后,便離開了。歐陽軒坐在主駕駛,看着車窗外消失的背影,唇角輕輕上揚,眼中洋溢着明亮的光芒。

凌朔剛開車回來,就看到這一幕。喻可沁從一個男人的車上下來,兩人談笑風生,男人的車還在原地停留了好一會兒,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后,他才離開。

他表面平靜,開着車往裏。但心裏,卻不舒服到了極點。才半天的功夫,這麼快就勾搭上了新的男人?

喻可沁,你就這麼耐不住寂寞嗎?那好,今晚我到要讓你看看,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剛從浴室洗完澡出來,她只圍了一個浴巾。突然一個強大的身軀撲了上來,將她壓倒了浴室門旁的牆上動彈不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剛想叫,卻聞到一陣熟悉的聞到。凌朔?

「放開我!」抬起頭,喻可沁咬着牙,死死的瞪着他。

凌朔鼻子裏哼了一聲,冷嘲道:「怎麼,剛從別的男人的溫柔鄉回來,這會兒就不想要了?」

「凌朔,你的思想能不能不要那麼齷蹉?」她憤怒的瞪着他,身體氣的有些顫抖。隨後,反應過來,問道:「你看到了?」

「承認了?」他眯了眯眸子,眼神銳利的看着她。

她剛想解釋,卻又想起今天的事。唇角勾起一道弧度,她妖艷的笑了笑,說道:「對啊,我就是剛從別人的溫柔鄉里回來,怎麼樣?」

見她一副滿臉無所謂的模樣,更激怒了他待發的怒意。不再憐惜,將她狠狠的丟在床上,扯下那條薄弱的浴巾。

喻可沁閉上眼,眼淚瞬間流落出來。轉過頭,掩蓋了淚水。

窗外一縷月光灑進來,她光潔的身子蜷縮在一起,目光垂落。身上被狠狠蹂躡了一番,疼痛難忍。

而此時,凌朔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又重新回到床上。

她身體抖了抖,害怕他會再次襲來。果然,他又壓在了她的身上,深沉的注視着她。

那種眼神,就好像要讓她陷入無底洞的黑暗當中。

她眼裏散著淚花,但眼神卻堅硬如鐵。似乎不甘於他的折磨下,不認輸。但僅僅是這樣的眼神,卻讓他心底掠過一絲心疼。

彷彿意識到今晚自己的粗莽,他又有了些悔意。情不自禁的替她拂過臉頰上的髮絲,撞見她冰冷的目光,就連不小心觸摸到的幾膚都如此冰涼。

他震了震,卻被她這番表情硬是惹怒了起來。他就這麼不比別的男人?就連一絲柔情都不曾給她?喻可沁,真的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他全然不顧她身上的淤青紅腫,壓下身,又是一陣折磨。

喻可沁躺倒快中午的時候才起床,身上像是被裂開了一番,比第一次還要痛。昨晚他幾乎一夜沒休息,不停的折磨她,就好像折磨著一個無關要緊的人,可無關要緊,又何必折磨?

王姨做好了中飯,可她卻沒有任何胃口。這樣的婚姻,她要一直繼續下去嗎?難道這輩子,就真的要和這個男人,徹底的捆綁在一起?

「王姨,你吃吧,我出去會。」她沒心情的提着包,上了車,去了公司。

上午宋媛媛給她打電話,問她什麼時候來上班。公司?她再也不想去了,所有的痛苦來源都源至於凌朔,她不想再多見這個男人一次。

來了公司,回到自己的辦公桌上收拾了一番,打開電腦。

「可沁,你終於來了。你沒來之前我還覺得沒什麼,可自從你來公司我和你相處的這段時間才發現,可沁,你這幾天不在我真的很難熬啊!」宋媛媛扮著一副極其委屈的模樣,極力的討好她。

她平靜的看了她一眼:「以後也見不到了。」

「啊?」她微微一呆,問道:「什麼意思?」

喻可沁沒再說話,專心的敲著鍵盤寫着辭職信。宋媛媛奇怪的眨了眨眼,走過來低頭一看,大叫道:「可沁你要辭職!」

此聲音一出,同一個辦公室里紛紛都投來了目光,聽見喻可沁要辭職,辦公室突然嘈雜了起來。

宋媛媛意識到自己的問題,趕緊捂住嘴,彎下腰:「可沁,你為什麼要辭職?難道是因為帖子的事情?你放心吧,公司的人不會再談論這件事情了。之前傳的厲害的人,昨天已經被開除了。」

「開除?」她停下動作,有些詫異。

「恩,說是這些人影響咱們公司的風氣,所以被開除了。你現在放心吧,沒人敢議論你了。不過可沁,你是不是真的和總裁有關係啊?為什麼和你作對的人,沒幾天都被開除了?」她嘟著小嘴,好奇的問道。

喻可沁垂了垂眼,與她作對的人都被開除了?她突然想到剛來的時候,有一個叫黃倩倩的女人,在她來的第一天,就被開除了。

難不成,真的是因為她所以那些人都被開除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