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不敢囂張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5:04
A+ A- 關燈 聽書

「學長……」喻可沁提著早餐,突然見覺得這份早餐格外的沉重。學長說的那些,都只是曾經。曾經他也為她買過一次早餐,那時的她也十分開心。腦海中往日歲月呈現,卻讓她心臟莫名的抽了抽。

兩人身後,站著一個女人。女人穿著亮眼火紅的大衣,穿著六厘米的細高跟。婀娜多姿的身材立在那裡,高高的抬起頭,露出紅的嬌艷的紅唇,吸引了不少來往人的目光。

她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高跟鞋塔塔的踩著,走到兩人面前:「喲,被我撞見了吧?之前還死不承認你們之間有間情,現在被我當場抓到了吧?」

兩人紛紛轉移目光,看見程嬌嬌十分耀眼的站在旁邊。喻可沁眉頭一皺,又碰見她!

從上次讓保安報了警,她似乎安分了不少。

「你來做什麼?」宋勵飛原本溫柔的目光瞬間不見,陰沉的看著她。

程嬌嬌冷哼一聲:「我來做什麼?佳佳是從我肚子里出來的,我是她的親生媽媽,難道不該來看我自己的女兒嗎?」

「法官已經判女兒歸我,你要看,自己申訴探視權!」他瞟了她一眼,對喻可沁說:「可沁,我先送你出去吧。」

「等等!」程嬌嬌雙手一張,攔住二人。

「你要幹嘛?」宋勵飛不悅的瞪著她。

「我要幹嘛?你為什麼讓這個女人來看我的女兒?是想在女兒面前炫耀你們的間情還是這麼快就讓佳佳適應新媽媽?」程嬌嬌咬牙切齒的瞪著喻可沁,自從上次受了氣她幾天沒吃下飯。發誓一定要報復喻可沁,讓她身敗名裂。

喻可沁冷睨的掃了她一眼,淡淡的笑了笑:「程嬌嬌,你一直說我和學長有什麼間情,就算有間情你們現在也已經離婚了,和你有什麼關係?」

她上次見識過喻可沁的厲害,這次也不敢輕舉妄動。當初的氣焰消了一大半:「就算和我沒關係,但佳佳是我女兒。我有權,讓不相干的女人來騷擾我們家的佳佳!」

「是嗎?」她如水霧般的雙眸里,透過一絲凌厲,冷冷道:「別拿你這幅討厭的嘴臉在我面前出現,我只是來看佳佳並沒有做什麼。你自己想爭取什麼就去爭取,但別用一些旁門左道陰險無恥的方法去爭取。如果被我發現了,程嬌嬌,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宋勵飛和程嬌嬌同時一愣,她僅存的氣焰瞬間消失不見。她咬著唇,死死的盯著她,卻不敢再說什麼。

而宋勵飛,卻十分驚訝。喻可沁給他的印象一直都是善解人意,溫柔大方,怎麼今天,變了樣?

「學長你不用送我,我走了。」她突然想起之前學長和程嬌嬌兩人的事,眸子里閃過一絲不悅,轉過身,正準備走,突然想起了什麼,背對著程嬌嬌:「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程嬌嬌整個人氣的發抖,但因為了解過凌家的勢力后,她現在不敢喝喻可沁當著面硬碰硬。這個女人,可是什麼都做的出來!

待喻可沁走遠后,宋勵飛冷睨了她一眼,要不是因為程嬌嬌,他們剛剛,也不會被打斷。

「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走?」

程嬌嬌本就氣的要死,被他這麼冷眼相待,更是惱羞成怒:「宋勵飛,你是不是有了喻可沁就對我始亂終棄?就算我們現在已經離婚了,可我們曾經不是很相愛嗎?」

「你別再給我說以前,想想我就覺得噁心!」

「噁心?」她擰緊眉頭,生氣道:「那你上個月和我上穿的時候怎麼不說噁心?你在床上說愛我的時候怎麼不說噁心?宋勵飛,你難道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了嗎?」

「你能不能別在公眾場合說這種話?」

「好,我不說。」她突然紅了眼眶,抽了抽鼻子。方才的囂張氣焰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見她這般模樣,貝齒輕輕咬著紅唇,眼淚巴巴的往下落。他心裡一緊,皺起眉頭:「你怎麼哭起來了?」

程嬌嬌撅起嘴,委屈的說道:「你現在有了新歡,往日對我的柔情沒有了。現在連佳佳都不讓我看,我知道,是我做錯了。我不該背叛你,更不該做傷害你的事情,可是……可是都是我一時衝動,你就不能,原諒我嗎?」

宋勵飛看著她,沉默不說話。程嬌嬌見她不說話,哭的更厲害了。本來精緻的妝容被哭花了,看著更讓人我見猶憐。

他心稍微軟了軟,從口袋裡掏出紙巾遞給她:「別哭了,你去看佳佳吧,我去上班了。」

說完,準備離開。

「勵飛,這幾天,我可以搬到家裡來嗎?我和他已經分開了,現在沒有住的地方。」她睜著大眼,泛紅的眼眶看著讓人心疼。

但宋勵飛想到喻可沁,他好不容易才爭取到和可沁相處的機會。但……

「算了,你去忙吧,我不為難你。」她突然變得善解人意,讓宋勵飛驚訝不已。

還沒開口,她已經去了佳佳的病房。

宋勵飛站在醫院的走廊里,低下頭,難不成,她真的知錯了?

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衣服,喻可沁去公司了。

來到公司,原本活躍的氣氛突然變得死氣沉沉。她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有些無奈。

宋媛媛見她來了,欣喜若狂。

「可沁,你沒辭職?」

「辭了。」她放下包,收拾著桌子。

「啊?」宋媛媛不高心的撇了撇嘴,失望的轉過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但是沒批。」她將紙巾丟在垃圾簍里,抬頭看她。

「沒批?」宋媛媛有些詫異,但隨即雙手緊握,故作生氣的模樣,瞪著她:「你現在學會開玩笑了啊?故意聊我玩的?聊我玩?看我怎麼懲罰你!」

她突兀的伸出手撓起她的癢,嬉鬧的懲罰著她。喻可沁也不甘示弱,上去就是朝著她的胳肢窩撓上一撓。

「咳咳!」兩人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深沉的女聲。

兩人停了下來,經理站在她們身後,一臉的凌厲。宋媛媛身子抖了抖,趕緊低著頭回到自己的崗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