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吵架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4:09
A+ A- 關燈 聽書

「不是?眼見為實,我都看到了。凌總,你要是想和我離婚你大可去爺爺那裏和他說,有必要做一些這麼狡詐的小動作來詆毀我嗎?讓全公司的人笑話我,論罵我,你是不是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

「你冷靜一點。」

「我冷靜什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我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陰險小人!」話音剛落,客廳里突然寂然無聲。兩個人站在那裏,一高一低,目光對視。

氣氛一點點沉重起來,壓制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喻可沁,你平時不是很理智的嗎?怎麼看到照片后,就沒有智商了?」他冷冷地掃了她一眼,從兜里拿出手機。

「呵呵,我不理智,恩。對於你這種人,我確實不需要理智。既然我在你心中就是這樣的人,你這樣顛倒是非的摸黑我,那還刪掉帖子幹嘛?一次次的假裝維護我,你的戲還真是演得出神入化!」她生氣的轉過身,準備離開。

「站住!」他攔住她,目光凌厲,語氣微怒:「你覺得我是這樣的人?」

「不然呢?」她狠狠的甩開他的手,生氣的離開。門被用力一關,寬敞的客廳里傳來一陣迴音。

喻可沁怒氣沖沖的離開家,沒有開車,直接走出了別墅。正好遇到上次帶走程嬌嬌的保安里的其中一個,保安見到她,殷勤的打着招呼,然而,她並沒有理他。

「現在的有錢人還真是大牌。」保安看着喻可沁的背影不滿的嘀咕著。

出來后她不知道應該去哪,世界之大,好像根本就沒有她的容身之處。能把字活的這麼凄慘,恐怕就只有她一個人了吧。

此時已經是下午,她一個人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出來后才發現自己沒有帶錢包和手機,也沒開車出來。此時的她已經走了一個多小時,也不知道走到了哪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馬路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般的擁擠。今天好像是周末,所以出來遊玩的人很多。

喻可沁來到一個廣場,找了一個長椅坐下。廣場上人很多,今天天氣陰晴,適合約會。這裏大部分都是一些情侶,牽着手從她面前走過。

此時此刻的她感到深深的無助,回想起那天在天台碰見凌朔。好在沒有去求他幫忙,如果當時開了口,恐怕早已掉進他設置的陷阱里。現在一想,心裏陰涼陰涼的。

她坐了也不知道多久,正要起身的時候,一陣清風刮過,一個男人從她面前走過,不小心掉了東西,飄到了她的腳邊。

「這是什麼?」

喻可沁撿起東西才發現是一張音樂票,她忽然想起這個廣場前面,有一個音樂廳。

「先生,你的票掉了。」她猝然起身,叫住了他。

男人的身體停了停,似乎聽到了聲音,轉過身,眼裏出現一絲疑惑:「你叫我?」

喻可沁身體微微一怔,感覺心頭拂過一片清水,順暢不已。

男人長得極為秀氣,如水霧般的雙眸正疑惑的看着她。臉龐清秀的五官,讓人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林黛玉……不不不,林黛玉是個女的,他是男的。

雖然生的清秀,但骨子裏透著一絲堅毅陽剛之氣。炯炯有神的眼睛上方,濃密漆黑的劍眉增添了一絲帥氣。身體散發出來的氣息,如同清泉里的泉水一般,讓人看着很舒服。

「恩?」

「額……那個,這是你掉的票吧?」她收了收神,有些尷尬自己方才的失禮。

男人眉頭微蹙,走過來接過她遞來的票看了一眼,唇角微微上揚:「這確實是我的,謝謝你。」

「不用。」她放鬆的抿了抿嘴,準備轉身。

「你有時間嗎?」

「恩?」她呆了呆,不解的看着他。

男人眼中波光流動,微笑道:「正好我有兩張,不如一起吧?」

這樣獨特的搭燦方法讓喻可沁不禁沒有厭惡,反倒多了一絲好感。正好她心情不好,現在也沒別的事干,不如,就一起吧。

她點點頭,男人眼裏渙散出淡淡的幽光:「我叫歐陽軒。」

「喻可沁。」

看完音樂會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出了音樂廳,她的心情好了許多。以前對音樂沒有研究,但也喜歡聽這些音樂會,只是以前的時間不多。

「想不到,你一個人男人,這麼喜歡音樂。」

「因為我家裏世代都是音樂世家,所以對這方面,也有一定的興趣。」歐陽軒回到道。

「原來是這樣,看來你在這一方面,一定有一些造詣。」她笑了笑,抬起頭,深深吸了口氣。空氣中,散發着淡淡的清香。這個味道,好像是從歐陽軒深身上傳來的。

這個男人不僅談吐紳士,還很愛乾淨。對於這樣的男人,沒有一個女人對其是沒有好感的,她也不例外。

「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什麼?」

「我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撿到票的時候,也是一個人在那。」

不得不說,歐陽軒的觀察力還是挺細膩的。她也不含糊,點頭道:「恩,是遇到了不開心的事情。」

「能否說我聽聽?」

「算了,這些事情不說也罷。」她搖搖頭,眸光失色幾分。

見喻可沁不願說,他也沒勉強。抬手看了看時間,問道:「要不要一起吃個晚餐?」

喻可沁的肚子是餓了,也身無分文。但是她和歐陽軒又是第一次見面,剛認識幾個小時就和人去吃飯,這樣未免也太開放了吧?

想了想,還是搖搖頭,委婉的拒絕道:「不用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

「那好吧。」他清秀的臉龐上,閃過一絲失落。

「額……」喻可沁本想現在告別離開,可突然想起自己什麼都沒帶,也沒錢坐車回去。剛想着要不要開口找他借錢坐車回家,誰知歐陽軒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喻可沁眸色一驚,詫異道:「你怎麼知道我要說這個?」

「用正常人的思維想想也知道,你坐在長椅上,身上什麼東西都沒帶。我們相處的這整個時間段,你也沒有從口袋裏掏出手機,想必是急着出門什麼都沒帶吧。」他微微一笑,霧水般的雙眸在此刻顯得格外的明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