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璦昧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4:56
A+ A- 關燈 聽書

話音未落,唇就被堵上了。她睜大雙眼看着他,任由他撬開自己的唇,溫柔的滋擾。

她的本能應該是很憤怒的推開他,可這次,她卻愣住了。

往常他對她的吻,通常都是簡單直接兇猛。可這次,溫柔,細膩,纏繞……

這是怎麼了?她腦袋一漲,竟閉上了眼睛。許久,他將她吻得快要窒息的時候停了下來。她猛然驚醒,從他身上跳了下來。

結果直接摔在了地上,但她不顧形象的逃進自己的房間,關上門反鎖!

怎麼回事!她竟然沒有推開凌朔,竟然沒有推開!真是該死,該死!

喻可沁恨恨的咬了咬自己的唇,有些惱怒。

「今天放你假,明天來公司上班!」門外響起凌朔一貫冷漠的聲音可這聽着,怎麼感覺這麼順耳?

她甩了甩腦袋,到底是怎麼了?什麼時候,和凌朔之間這麼怪了?明天上班?她打開門,剛想質問,卻發現人已不見。

關上門,她將自己蒙在被子裏。

站在窗戶旁看着凌朔走了以後喻可沁才躺在床上,安心入睡。昨天折騰了一宿,她都沒睡多久。

喻可沁睡到中午,睡眼朦朧還沒完全清醒,一個電話向催命般的襲來。

學長?

「喂,學長。」

「可沁,佳佳受傷了!」

着急忙慌的隨便穿了一件衣服,套著外套匆匆離開別墅。趕到學長給的醫院地址,她來到五樓,像前台的護士詢問了一下宋佳佳的病房,來到506號病房。

「怎麼了?佳佳怎麼了?」喻可沁進到病房,看見佳佳躺在床上,手上纏了道紗布,腿上也些擦傷。

「可沁你來了。」宋勵飛從椅子上起來。

「佳佳怎麼傷的這麼嚴重?」她皺起眉頭,緊張的問道。

「佳佳在學校里和同學吵架了,一個人爬到樹上結果摔了下來,手和腳有點輕微骨折。」

「這麼嚴重?醫生有沒有說過什麼?」她擔心的詢問道。

宋勵飛搖搖頭:「醫生說修養一段時間就好了,還好地方不高,傷的都不是要害,現在已經無大礙了,只需要休息就行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宋佳佳躺在病床上,一副無辜的笑臉可憐兮兮的望着喻可沁,她撅著小嘴,難過的說道:「可沁阿姨,爸爸剛才凶我了。」

「佳佳,你為什麼要爬樹呢?這麼危險的事情,小孩子不能做的。」她摸了摸她的腦袋,安慰道:「你爸爸凶你也是為了你好,佳佳,這麼小不應該和同學吵架的,知道嗎?」

「可是他們都說佳佳沒有媽媽。」她眼淚從眼裏流出來,委屈的說道。

喻可沁身體輕輕一震,鼻子有些酸酸的。突然有些難受,佳佳這麼小,父母就離婚了。而程嬌嬌,都沒有盡過當母親的責任。

宋勵飛見狀,趕緊上前安撫到:「可沁,佳佳現在只有爸爸。之前你經常幫我去接佳佳的時候,他們以為你是佳佳的媽媽。看好長時間不去了,他們以為你不要佳佳了,所以才會說那些話。」

其實佳佳傷的並不是很眼中,只要修養幾天便可。但好幾天沒見到可沁,他總的要找辦法和她多一些相處時間。

正巧,今天佳佳出事了,他也一定要說的嚴重一點,這樣,可沁就會留下來照顧佳佳,他們,不就有單獨相處的機會了嗎?

「學長……」喻可沁喊了宋勵飛一聲,後面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可沁,我可不可以拜託一件事?」

「什麼事?」

「佳佳現在不僅身體受了傷,心靈也受到不小的創傷。佳佳現在沒有媽媽,這段時間可不可以麻煩你照顧她?」

這是要她充噹噹媽媽的么?她雖然不是佳佳的親生媽媽,但相處的這段時間也是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一樣對待。

雖然沒生過孩子,但本能是想保護佳佳。現在她出現這樣的事情,難道她要坐視不理嗎?

宋勵飛面露失望之色,強顏歡笑道:「算了,可沁我不應該麻煩你。就當我沒說吧,我把家裏的保姆叫來照顧佳佳。」

可能他就是了解喻可沁會心軟,故意在她猶豫的時候又說了一句。果然,聽到這話,喻可沁就有些難受。

「學長,我現在有工作了。不過我可以每天中午可晚上過來照顧佳佳,你工作比我忙,還要養家,就不用擔心佳佳了。」

「真的?」他眼裏閃過一絲喜悅,終於眉開眼笑對佳佳說:「佳佳,以後有可沁阿姨來照顧你,你要乖乖聽阿姨的話。」

「佳佳知道了。」她乖巧的點點頭,轉過頭:「可沁阿姨,你可不可以每天給我帶一根棒棒糖?」

「棒棒糖?好。」她微微一笑,寵溺的摸了摸佳佳的小腦袋。

房間里此時的氣氛融洽的就像一家人一樣,宋勵飛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悅,未來的一個星期,他終於可以創造機會和可沁相處了。

那個凌朔?他一定會讓可沁對他討厭的!

喻可沁一直在醫院照顧佳佳,直到第二天天亮。她給佳佳準備了早餐,和護士打了聲招呼便準備離開。

宋勵飛提着買好的早餐過來,見她要走,提着早餐上前:「可沁,辛苦你了。還沒吃早餐吧?這是我給你買的,你以前最愛吃的。」

喻可沁低頭一看,發現是她大學里經常吃的瘦肉粥和油條,還有一杯豆漿。

「謝謝學長。」她接過早餐聞了聞,原本疲憊的身體瞬間提了神,抬頭驚訝的問道:「學長,你不會是在我們學校旁邊的早餐店去買的吧?」

「恩,我一大早就過去了。還排了會隊,人挺多的。」

「可是學校離我們這好遠,你這麼早起來就是為了去買早餐?」喻可沁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眉頭輕輕蹙起:「學長,照顧佳佳是我的義務。再怎樣,我也照顧過她一段時間,也有點感情。你不需要起那麼早特意去幫我買早餐,你這樣,我會於心不安的。」

宋勵飛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腦袋,目光突然溫柔起來:「可沁,之前是學長不懂得珍惜你,現在,我想把之前的都彌補過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