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靜謐,詭異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1:50
A+ A- 關燈 聽書

「放開。」林雲夕語氣非常的冷漠。

心裡卻驚訝!

他居然進入了赫連邵筠的別院,還看到了全部的過程。

這讓她感覺到了在他的面前,無任何一點秘密可言。

她的怒,也來自這個理由!

她狠狠的推了一下,卻發現,他的身子僵硬如鐵,讓她沒辦法推動半分。

這樣的結局對於林雲夕來說,是悲催的。

龍燁天緊緊的桎梏著她,她的背,緊緊的貼在牆上。

「放開。」冰冷如寒冬的語氣再次傳來。

龍燁天卻被她冷漠的語氣驚得一怔!

這樣淡漠的語氣讓他心裡非常的不好受,似乎讓他永遠都融入不了她的世界里一樣。

可一想到他在赫連邵筠的腿上摸得歡快,到了他這裡,卻是一副要殺人的神情。

他眼中射出陰鷙的光芒,就這樣冷冷的凝視著她。

他冷冷的望著她的目光,威壓十足。

靜謐,詭異,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在兩個人之間蔓延。

看著她那白皙的柔荑在別的男人身上遊走,他心底的一股無名火,瞬間躥起來。

原來,他的心底已經這般在意她了。

原來,這幾日跟著她,她的身影,早已經走入他的心間。

而他,全然未覺。

若不是今日看到了那樣刺眼的場景,他也不會有這樣的感覺。

龍燁天靠近她幾分,他的唇,幾乎貼著她的耳垂,低醇好聽的聲音緩緩在她耳畔響起:「若是我不放呢?」

曖昧的氣息讓林雲夕只覺得渾身不舒服。

她討厭這樣輕薄而沒有自知之明的男人。

她林雲夕要的,是為愛情認真的活一次,可是她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

這六年來,她看著這個世界里的女人,是如何過著自己坎坷的人生的。

所以,她放棄了為愛情好好活一次的機會。

她快速的甩了甩頭,猛地抬起犀利的眼眸看著他。

龍燁天也正好看向她,兩人的唇,就這樣不經意的碰到了一起。

兩人的身體,瞬間一怔,一股電流流遍全身。

這樣的感覺,讓林雲夕心頭一顫。

龍燁天也是同樣的感覺。

那全身和心都微微顫抖著的感覺,很奇妙,很美好!

而且林雲夕,整個人都僵直著身子。

她居然會對這個男人的碰觸有來電的感覺。

天哪!

救救她!

是誰都不要是他?

不!不!不!

最好是誰都不是!

她不想禍害良家美男的!

她只想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安安靜靜的過完這一生。

在她翹辮子的時候,她又可以回到她的二十一世紀去過完她那殘缺的一生。

她還連一場戀愛都沒有談過呢?

林雲夕回過神來,快速的找回自己的聲音,略帶幸災樂禍地說:「輪不到你不放。」

龍燁天聞言,心下一驚!

他眉頭微挑,邪魅又玩味地說:「我沒有碰到你的衣服,你的毒,是碰不到我的。」

龍燁天有些沾沾自喜,有了前車之鑒,他當然會防著她的。

是她碰到他的唇了,他是不是可以找她負責呢?

越想,他的笑容就越發的恣意放肆!

林雲夕譏諷一笑,那含笑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紈絝,風輕雲淡的聲音隨之而來,「所以你就認為自己不會中毒嗎?」

望著他的美眸里閃過一絲幸災樂禍。

龍燁天一看,心裡又微微一驚!

難道……

突然,龍燁天感覺手上癢的非常的厲害。

猛地,他雙眸里,一種難言的痛苦在他的黑眸中閃爍。

那是一種備受煎熬的眼神,令他臉上的焦慮之色更濃,使得他的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冰冷痛苦。

氣氛一下子變得變得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一次又一次的栽在他手上,讓他男人的尊嚴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你這個女人,怎麼全身都是毒?」龍燁天氣得咬牙切齒的看著她。

「所以說,鳥兒都愛聽自己唱。」

林雲夕面具下的美眸里閃過一絲挑釁。

隨她紅唇輕啟,美眸在看向他時,眼底閃過一絲嫵媚,漫不經心地說:「這個世道這麼亂,知人知面不知心,自然是要處處設防,特別是像你這樣的人,有一句話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還有一句話叫做,吃一塹長一智,還有一句你也應該聽說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最後你好好享受一下,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說完,林雲夕推開龍燁天,悠閑的往濟世堂的方向走去,那輕輕上揚的嘴角,顯得心情非常的好。

龍燁天看著她逍遙得意的背影,氣得咬牙切齒。

「女人,你給本君等著。」龍燁天沖著林雲夕的背影大喊。

那如冰凍三尺的威脅對林雲夕沒有絲毫的作用。

林雲夕連腳步都沒有頓一下。

只是,龍燁天的手上快速的起了很多紅疙瘩,身上時冷時熱。

「嗯!」龍燁天面具下的沒有不由自主的蹙起。

這毒性好烈,這麼快就發作了。

她,到底是怎麼給他下毒的?

一個女人怎麼可以這麼恐怖?全身上下都是毒。

龍燁天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寒從足下起,火從頭上生。

「混蛋,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狗急跳牆,將姑奶奶惹火了,不讓你人急懸樑才怪!」林雲夕自言自語,腳下卻向生風一樣,走得極快!

路過一家賭石坊,林雲夕一看,賭石的心又痒痒了,這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她也快半年沒有賭石了。

不管了,手痒痒就進去吧,反正現在也沒有身上事情。

林雲夕摩拳擦掌,半眯著眼眸,快速的往賭石場里走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這邊,龍燁天吃了解藥以後,迅速的恢復了身體。

他又小心翼翼的跟在林雲夕的身後。

看著她進入賭石場,龍燁天快速的閃過一絲邪惡的笑意,女人,就你那點小毒,還難不倒本君。

可以說,這天下的毒,沒有難得倒他的。

女人,你得意得太早了。

本君遲早會將這仇從你身上討回來。

龍燁天停頓了一會,快速的跟著林雲夕進入了賭石場。

賭石場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有的人在這裡一夜暴富,也有的人在這裡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林雲夕晃動著肩膀,有些紈絝的身影穿梭在各個賭石桌旁。

這裡的賭的石都是非常珍貴的玉晶石。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