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生病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3:53
A+ A- 關燈 聽書

想著想著,突然感覺腦袋有些重。之前在餐廳的時候也感覺到不舒服,但當時沒放在心上,現在……應該是太累了吧。

她索性不去想,轉身半躺在了沙發上,睡了起來。

半夜,凌朔突然醒了。可能是好久沒有像這幾天住院這樣休息,到了晚上,竟然睡不著了。

耳邊傳來一陣輕輕的呼吸聲,沉穩似又沉重。

起身,發現沙發上,躺著一個人。

凌朔看了看時間,這麼晚了,她怎麼過來了?下床走到她面前,注視了一番。喻可沁輕輕的閉著眼睛,眉頭一直擰著,表情看上去有些難受。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卻發現喻可沁額頭髮燙的嚇人。

「喻可沁!醒醒,醒醒!」他推了推她,試圖把她叫醒,誰知推了幾下都沒有反應,臉色越來越蒼白。

他皺起眉頭,一把抱起昏睡的喻可沁。

陽光刺眼的讓人睜不開眼,濃重的藥水味刺鼻的讓喻可沁腦袋更加沉重了。睜開眼,入眼的是一片白色,腦袋上空,還吊著一瓶點滴。

怎麼回事?她試圖起身卻發現渾身無力,就好像褶了皺的衣服一樣,怎樣都撐不起來,

「醒了?」凌朔放下手中的雜誌,起身走到病床前。

「我這是在哪?」

「醫院。」

「醫院?」她頓了頓,才想起自己昨晚來了醫院。可不對勁啊,她怎麼躺在床上吊著點滴呢?

凌朔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你發燒了。」

「發燒?」她微微一怔,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時候,身體已經開始不舒服了。原來,是發燒了。

「你從來都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嗎?」他居高臨下的審問,讓喻可沁突然說不出話來。

見她不說話,凌朔繼續道:「你有見過來照顧病人結果卻被病人照顧的嗎?喻可沁,如果你再不顧著自己的身體給我添麻煩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可親。」

「公司論壇上的帖子,是你刪的吧?」她直接忽視了他的警告,反問道。

「我只是不想公司被某些來帶來不良風俗,有損名譽。」他沒有委婉,直接承認的回答。

透著難聞的藥水味,她蹙著的眉頭突然敞開,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

「沒什麼。」她挑了挑眉,刻意將目光移到別處不去看他。

凌朔回到自己的病房后,護士又替她量了量體溫,給她吃了葯,又打了瓶葡萄糖,說她還有點貧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直到了下午,她的身體才有所好轉。沒有早上的虛弱無力,只是多了一些酸痛。

她正發獃看著天花板,安靜的範圍突然被打破,放在床頭桌的手機突兀的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發現是宋勵飛打來的。

喻可沁猶豫了會兒,按下接聽鍵。

「可沁,你在哪?有空出來帶佳佳吃頓飯嗎?我請。」電話那頭,宋勵飛的聲音似乎很愉悅,想必是贏了官司,心情好了起來吧。

「不用了學長,你帶著佳佳去吃些好吃的吧。我最近工作很忙……」

「病人該吃藥了。」

話音未落,護士端著葯走了進來。喻可沁愣了愣,腦袋一震,有些尷尬。

「吃藥?可沁你在醫院?」

「沒有,我……」

「你現在還沒完全退燒,少玩點手機,多休息休息。」護士將葯放在一旁,抬頭看了看點滴,已經打完了。

她給她拔下枕頭,將東西收在一旁。

「你真的在醫院?快告訴我醫院的名字,我現在就過去看你。」

「學長不用了,只是小病,沒什麼大礙。」她有些頭疼,如果不是因為護士突然進來,或許她早就掛了電話。

現在學長一直不停的找她要醫院名字,不說不好,說了更不好。但因為護士催著吃藥,沒有辦法,只得告訴了他醫院的名字,掛了電話吃了葯。

「你還需要在這裡留一晚上觀察一下,避免晚上再燒起來。」護士拿著報告在那用筆畫了畫。

喻可沁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疑惑道:「今天不能出院嗎?我現在已經好多了,再加上吃了葯……」

「這裡是醫院,你生了病就得服從。為了能夠讓你完全好起來,只能留院觀察。」說完,護士推著車離開了病房。

她不得不感慨,醫院裡的護士醫生都是王道。只不過發了個燒,弄的像是得了絕症一樣。不僅要躺在床上,還不能下床!

無奈的搖了搖頭,想起學長等會就過來,喻可沁感覺腦袋又開始重了起來。

可能是吃了葯的原因,她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直到她被宋勵飛喊醒。

「學長你來了。」她睜開眼,從床上坐起。發現佳佳也來了,站在另一邊看著自己。

「佳佳。」

「可沁阿姨,你怎麼病了啊?」宋佳佳歪著小腦袋,巴巴的看著她。

她抿了抿嘴,解釋道:「阿姨沒有注意身體,感染了風寒。不過沒什麼大問題,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大人們也會生病嗎?」佳佳茫然的看著喻可沁,不解的問道。

喻可沁被宋佳佳這個問題給逗樂了,許久不見的笑容浮現了出來。她轉過身,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人當然會生病啊,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只要不注意,病毒就會跑進來欺負身體。所以佳佳啊,你以後要學會照顧自己,不要讓自己輕易的生病,好嗎?」

「佳佳知道了。」她點點頭,嬰兒肥的小臉調皮的做了個笑臉。

「可沁,你怎麼不好好照顧你自己?弄的生病了,你那老公,看起來對你很不好啊,生了病都不來照顧你。」他有意挑撥,隨後又安慰道:「不過沒關心,我來照顧你。等會我把佳佳送回家,再過來陪你。」

「不用了學長,我……」

「誰說我沒來?」正在宋勵飛以為自己的挑撥快要湊效的時候,房間門口,出現了他最不願聽啊哦的聲音。

兩人一同望去,此時的凌朔已經換掉了病人服,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整個人看上去多了一絲莊嚴和冷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