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昨晚沒把你餵飽嗎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6:30
A+ A- 關燈 聽書

要不是他命令秘書暗中觀察兩人,得知兩人來了這家餐廳,恐怕現在她已經被吃得一乾二淨了。

緊擰著眉頭,他只覺得麻煩,把女人扔進車裡,自己則坐在她的旁邊。

喻可沁用力的睜開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那個男人是凌朔。

但是這也僅僅只是她的猜想罷了!

在看清楚男人的臉之後,喻可沁更加難以置信,竟然……真的是他!

四目相對,一抹震驚從她的眼底劃過。

「嗯~」她不知不覺的就想要攀住凌朔的脖子,往他的脖頸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

「你就那麼迫不及待嗎?」凌朔得知她被下藥之後,沒有震驚,反倒是覺得很有意思。

畢竟,他也是想要知道被下藥之後的女人要怎麼保持冷靜?

喻可沁從他的嘴裡聽出了幾分揶揄之意。

本來想要反駁,卻發現自己怎麼都沒有力氣,反而眼神越來越迷離,看著他那張顛倒眾生的面孔,忍不住一口親了上去。

「好甜……」喻可沁對著他的嘴唇輾轉反側。

前面正在開車的司機聽到女人的嬌聲有一瞬的怔忡,隨即便很快恢復了過來,這種場合他早已見怪不怪了。

反倒是凌朔,他的兩片唇瓣此時正被女人攝入嘴裡,輕輕的啃咬著。

一種異樣的感覺竄進了心底,凌朔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反客為主,把她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王叔,給你五分鐘,回別墅!」他的聲音低沉喑啞,猶如安靜的夜裡劃過的流星。

被叫到的司機一臉為難,自家總裁也太難為自個兒了,從這段路到別墅最快也要十五分鐘,現在,讓他以五分鐘的速度到達,除非是開飛機!

但他也沒有辦法了,誰讓他是他的boss呢!衣食父母,得罪不得啊!

「我,我……好難受。」喻可沁摟著他的脖子,在他的胸膛說了這麼一句,手指緩緩的勾住他的西裝外套。

黑色的西裝在她的努力下,終於露出了一道縫隙,她對著縫隙直接下嘴,手指還不停的拉扯著衣服。

男人好看的臉瞬間變得陰沉起來,身上的某處僵硬得想要衝破障礙。

「難受你也得給我忍著!」他丟下這句話,便擰開她的手,把她摟緊了懷裡。

車子準時五分鐘疾馳回了別墅。

還不等剎車,他的長腿已經跨下了車門,旁邊的女人被他用一隻手扛著。

他的速度極快,幾乎一分鐘就到了卧室,白色的大床纖塵不染,凌朔把她扔在了床上。

「吱呀」一聲,床發出了不小的抗議,女人魅眼如絲的躺在床上,身上的衣物已經被她扯開了一些,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

「好難受,我要……」喻可沁幾乎是沒有動腦子便說出了這句話,現在她的理智已經處於下風。

她憑著直覺爬了起來,身子跳進男人的懷裡,雪白的腿還在他的某個部位蹭來蹭去。

凌朔不滿的皺眉,把女人一把抱起,三下五除二的把她的衣物脫了下來,把人扔進了浴缸。

浴缸里的水溢了出來,喻可沁嗆了一鼻子的水,難受的咳嗽,理智也恢復了一些。

「洗乾淨,否則別上我的床!」他冷聲說道,想到剛剛楊總碰過她的身子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捏起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男人森冷的聲音透過話筒,「Jack,我要你辦件事……」

打完電話之後,他突然感覺身後一陣溫熱的氣息貼了過來,還沒回頭,他就被人抱住了,凌朔的嘴裡勾起了一抹弧度。

真想不到他這位妻子在被下藥之後竟然是那麼渴望……

「我要你……」喻可沁咬著紅唇,頭髮披散在兩邊,小臉顯得佑人無比。

聞言,凌朔唇畔的弧度勾得更深了,轉身,手掌忽然落到她的腿上,探進睡袍的衣擺慢慢往裡摸去。

忽然之間,喻可沁的理智又回來了一小半。

她整個人驀然的僵住了,洗澡時被蒸騰得嫣紅的臉頰逐漸的褪色。

男人人的手指沿著觸感滑膩的大腿內側不斷地深入,徐徐的動作像是在刻意的折磨著她的神經。

喻可沁最終還是忍不住一把攥住了男人的手腕,兩隻手緊緊的握著不讓他再繼續動,低叫出聲,「不要。」

他低笑著,溫熱的氣息覆蓋在她的耳朵上,嗓音性感低沉,「嗯?」

「真的不要嗎?」

說罷,凌朔一把抱住她的身子,失去了重心,喻可沁勾住他的脖子楞楞的看他。

此時此刻,浴室里有些昏暗的燈光打在他的臉上,朦朦朧朧的讓人有些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

「別說,我這個妻子還真有一點姿色!」唇角彎起一抹詭譎的弧度,把喻可沁扔下了床上,他整個身子覆了上去。

燈光迷離璦昧,他勾起嘴角玩味的看著她,喻可沁難以忍受身上的痛苦,此時她正和理智作鬥爭。

「凌朔,我快受不了了,幫幫我……」終於,她還是放下了尊嚴。

也不知道楊總給她下了多重的迷情葯,她竟然如此失去理智。

這一夜,滿室流露出了璦昧的氣息。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從那張充斥著男人女人氣息的床上醒來時,瞬間有些蒙圈。

她怎麼會在床上?而且她身上空無一物,忍著腰間撕裂的劇痛穿上衣服的時候,她突然聽見浴室里有嘩啦嘩啦的水聲,好像是有人在洗澡。

喻可沁揉了揉發漲的腦袋,在這張熟悉的大床上卻有著一股異樣的不熟悉的氣息。

當她踉踉蹌蹌的到了浴室門口,讓她噴鼻血的一幕就這麼發生了。

滿是霧氣的衛生間玻璃上,一個屬於男人的肉色軀體隱隱約約的出現在霧氣中,若隱若現。

那是,凌朔?

腰間的疼痛讓她忘記了眼前的一切,昨晚的那一幕幕讓人面紅耳赤的場景浮現在了她的腦海。

在燈光下的側影下,又見他上身未著一物,臂膀,肩頭和背部的肌肉勁瘦平滑,紋理中蘊藏著力道,在燈光和陰影的相互交錯里更顯脈絡清晰,生機勃勃。

她昨晚竟然主動的要求要……

這讓她的老臉往哪兒擱?

正沉思的同時,男人推門走了出來。

他全身上下只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浴巾,露出上半身精瘦的身子,古銅色的肌*膚給他平添了一絲魅力,再加上他那張迷死人的臉,簡直是太符合顛倒眾生這個詞了。

喻可沁不由得想起昨晚的一幕,耳根紅了起來,透著粉紅的顏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男人靠在浴室,好整以暇的看著她,「是我昨晚沒把你餵飽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