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公司出事了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7:19
A+ A- 關燈 聽書

他的聲音因為那裕望的折磨而變得異常暗啞卻富有磁性,此時此刻在她聽來,竟然有種佑人魅惑的味道,讓喻可沁一下子完全忘了如何反應,只是這樣傻傻愣愣的看着他。

皺了皺眉頭,不悅的說道:「既然你沒事我就先進房間了!」

剛起身,手腕卻被吞住了,一陣天旋地轉,隨後落在了有些陌生卻又帶着男性氣息的懷中。

「想逃?」有些低沉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

滾燙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脖子上,突然她感覺脖頸有些濕潤,頓時身子有些僵硬。

凌朔在她脖子上輾轉的吻著,忽而又轉移到了唇上。

喻可沁柔若無骨的嬌軀此刻被他緊緊擁抱着,他的理智似乎在她把手探過來的那一刻完全的消失殆盡,呼吸由淺變深,最後急促的厲害。

喻可沁被他身上的熱度嚇到,整個人緊緊的被他擁抱着,兩人的身體毫無間隙的緊貼著。

「抱緊我……」他那低沉暗啞的厲害的聲音在她耳邊響着。

喻可沁有些害怕,似乎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可是想推開他,卻根本無力再去拒絕,去抵抗了。

甚至她覺得她已經有點淪陷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朔親吻着她的耳朵,在她那光滑白皙的頸項上留下淡淡淺淺的紅印,那是他烙給她的印記,只屬於他的!

「凌朔,別……」喻可沁用手推他,可是卻怎麼也推不開,甚至還被男人當做是欲拒還迎。

他嗤笑一聲,「你沒資格拒絕,別忘了我們是夫妻,這是夫妻的生活!」他的語氣帶着淡淡的嘲諷。

她的身子怔了怔,嘴角溢出一絲苦笑,他說得沒錯,她沒有資格拒絕。

其實在結婚之前她已經做好了準備,等了兩個月這個男人才出現,今晚也只不過是天意弄人,如果不是被他撞見,恐怕今晚她還是能安然度過這個晚上的!

事到如今,再拒絕她就真太說不過去了,雖然還有點緊張,有點擔心,但是此刻她也慢慢的學着去接受。

既然這個男人不是她共度餘生的伴侶,但至少,現在是!

如此想着喻可沁閉上了眼,忘卻自己心中的擔心和害怕,將自己整個人交付於他。

她不斷的催眠自己,他是她的丈夫,在那個將在未來歲月中與你並肩一起走的那個人。

緩緩的抬手環住凌朔的脖頸,學着慢慢的回應着他的吻。

「別……別在這兒……」她不大適應在沙發上進行。

感受到女人的回應,那似乎是無言的激勵,凌朔擁着她的力道越發緊了些,親吻她的動作更加狂野了些。

凌朔的眉梢挑了挑,勾起嘴角玩味的看着身下的女人,魅眼如絲,嘴唇緊緊的咬着,似乎可是想像她在忍耐著。

「今晚我就滿足你,好好的餵飽你!省得你再去外面找那個男人!」說話的當口,他已經攔腰抱起了身下的女人。

兩三步的走到了卧室門口,一腳踹開了房門,把女人放了下來,大手鬆開她的身子去關門。

凌朔轉身,女人迷離的大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心底一股熱潮湧過,按耐不住內心的情緒,一把將她拉了過來,狠狠的封住她的唇。

雖然有些跟不上他的腳步,喻可沁卻也盡量讓自己配合著他。

磨搓間那原本裹在身上的裙子不知如何被扯落,那性感的晴趣內衣穿在她的身上若隱若現,白皙的肌*膚襯著那玫瑰紅的亮麗讓喻可沁整個人倍感嬌嫩,性感撩人。

這女人是特意要鈎引自己的?還是說特意穿給那個男人看的?

想到這,凌朔有些凌厲的目光盯着身上未著寸縷的嬌人兒。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的床上功夫能有多好!

他痴痴的看着,目光完全移不開,她比他想像的還要美,這衣服穿在她身上比他像是的還要勾人一百倍!

絲絲的涼意讓她頓時回過神來,猛的睜開眼,只見那帶着裕火的雙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着,她低頭,這才發現白色的棉布裙早已經滑落在腳邊,此刻自己的身上就還剩下一件胸依。

火紅色的胸依包裹着兩胸,這件胸依還是好友送給她的,胸前的布料十分的少,只用兩條極其細的繩子套住,似乎微微一扯就能扯斷。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凌朔只稍稍用力,那件紅色的胸依便掉了下來,一時之間,她的身上一絲不掛就這麼袒露在男人的眼裏。

凌朔的眼睛漸漸發紅,再也剋制不住身下的裕望,把女人推倒在床上,欺身壓了上去。

喻可沁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大亮了,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明魅,照在房間內亮堂堂的一片。

身旁的男人早已經不在,她半撐著身子想起來,這才發現整個人酸疼的像是被什麼輾壓過似得,全身使不上力來。

在心底將那男人狠狠罵上了一百遍,猶覺得不解氣,將腦袋下的枕頭狠狠攥住,朝着柔軟的枕頭揍了幾拳。

喻可沁伸手將那放着一旁床頭柜上的手機拿過,已經九點五十分了。看過之後,將手機無力的放下,閉着眼,躺着待身子能緩過來一點,可就在閉上眼的下一秒,喻可沁那雙大眼又猛的睜開,身子也顧不上酸疼彈坐起來,重新將放在一旁的手機拿過,「九點五十了?」

凌爺爺怎麼沒給自己打電話了?

她急急的從床上下來,裹着被子從衣櫃里拿過衣服便進了浴室,匆匆忙忙洗漱化了個淡妝,卻突然瞥見自己脖頸上的紅痕,愣了好一會兒。

喻可沁爆紅著臉,抓過遮瑕粉猛往脖頸上拍,嘴裏嘀嘀咕咕罵着凌朔什麼。

再好的粉也遮不去那歡愛遺留下來的吻痕,最後她只得先將之前買來原本想要用作禮物的絲巾拿來圍住。

幸好的是,現在天氣說冷也不熱,系條絲巾也不至於太過突兀。

雖然被老闆炒了,但是她還得養家餬口,還得養活自己!

待將自己收拾穩妥,喻可沁抓過包想要出門的時候,包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可沁姐,公司發生了大事你知道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