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曾孫會有的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6:53
A+ A- 關燈 聽書

她忍受了兩年,得來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句話。

喻可沁給自己的杯子倒了半杯紅酒,爽朗的笑了笑,「楊總,好一個犧牲小我,來,我敬你一杯!」

低頭端起杯子,即便已經有些站不穩,唐洛然還是站得筆直,她再嫣然一笑,輕啟紅唇,「你可不會不給我這個面子吧?」

「識時務者為俊傑,可沁,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楊總笑了笑,大方地做出表態,她頷首,將手上的高腳杯湊到唇邊。

空氣中瀰漫着甜絲絲的香氣,彷彿她整個人都散發着迷人芬芳,令人挪不開視線。

倏地,杯子一轉,裏面紅色的液體落在了中年男人的頭上,她還故作無辜的說了一句,「哎呀,手滑了。」

將酒杯放下,杯沿已經沾上了她的口紅,喻秘書長面帶愧色地看着被紅酒淋濕了頭髮的男人。

再不言語,她轉身離席,並特意吩咐門外的員工給他拿條抹布進去。

員工進去的時候楊總還楞楞的待在原地,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喻可沁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滾,都給我滾!」他怒吼。

出了辦公室的喻可沁身子一僵,腳步微不可察的頓了一頓,唇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

這口氣,她總算是出了!

深夜靜謐的辦公室里,凌朔寬闊的身軀疲憊地陷進黑色的真皮椅座里,抬手,輕輕地揉着自己酸痛的雙眼,卻怎麼也揉不去眸底那一股煩躁。

他的座機響了起來,凌朔拿起接聽。

那個女人果然還是去了楊氏,不過,結果倒是挺出乎意料的,原本以為她多少會吃虧,但聽了剛才秘書的回報,吃虧的恐怕是那個楊總了!

凌朔笑,對他這位爺爺送給他的妻子突然有些感興趣了。

手指在桌面上有一下沒一下的彈跳着。

二十三寸的液晶顯示頻上突然跳出來一條新聞:楊氏集團老總由於虧空公款,今天下午已被警方抓獲。

只是不知道是出於何故,一向嚴謹慎行的楊總竟然會幹出這種事情,更讓人臆想的是,警方找到他的時候,他的兩條手臂已經斷了,正向外汩汩的留着鮮血,人也已經半瘋半顛了。

看到這條新聞時,凌朔心情不由大好,端著高腳杯緩緩抿了一口紅酒。

光線明亮,他睜開的雙眼裏有着一雙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子,眼神銳利,如同一隻狩獵的鷹隼一般。

「叮……」

放在沙發上的手機忽的響起,凌朔悠然的走了過去,拿起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面色便有些不豫。

「喂。」他慵懶的接起了電話。

「你是不準備回別墅了是嗎?」電話那頭是凌老爺子有些冷漠壓抑的聲音。

「爺爺,都說了我在忙。」他愜意的在柔軟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翹著二郎腿,一邊說着,一邊伸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酒杯。

「你少來!」老爺子一吼:「我告訴你,你再忙也得回別墅睡!」

凌朔的眉頭緊緊的皺起,眉宇間有一絲無奈。

「凌朔……」電話那頭,老爺子沉默了片刻,又道:「爺爺這麼大年紀了,你也不想讓我失望吧?我盼著曾孫可是盼了好長時間了,既然現在你已經有妻子了,就應該好好盡你作為丈夫的責任。」老爺子的聲音有些低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此話一出,凌朔的臉色忽的一變,聽到爺爺這麼說,他還能怎麼辦?

「我知道了。」他有些無奈,妥協道:「今晚會回去!」

老爺子見凌朔答應了,語氣也軟了下來:「快回去吧!小沁這丫頭估計還在等你!」

「知道了,掛了。」冷淡的說完,也不等老爺子應答便掛掉了電話。

老爺子在那頭露出了精明的微笑,眼睛閃爍著眸光,即便眼睛渾濁蠟黃,也阻擋不住那連連的精光,隨即想到了大胖曾孫的模樣又發出了幾聲爽朗的笑聲。

只要他把兩人推在一起,曾孫早晚都會有!

把手機扔到了沙發上,凌朔背靠着沙發,仰著頭,看着頭頂懸掛的碩大水晶燈,雙唇緊閉,眼神非常犀利。

養了一會兒神,他再次拿起了手機,撥通了好友季喻初的電話。

「喂。」

「你現在在哪兒?」他一邊揉着太陽穴,一邊慵懶的問道。

A市這個繁華的城市夜幕降臨,亮出它璀璨優雅的一面,drown是本市最著名的酒吧街,酒吧里的重金屬音樂令人感到莫名的亢奮,衣着暴露、姿態撩人的年輕美女和出手闊綽、狂野不羈的年輕男人不停的進出著這些酒紙金迷娛樂場所,尋找著人生的刺激。

一輛計程車急急的駛來,最後穩穩的停在了『緋夜』酒吧的門前。

副駕駛的車門被匆匆的打開,一個高挑纖細穿着純白棉布裙子的女人焦急從上面走了下來。

她戴着一副白色的大框眼睛,有着一頭如海藻般濃密的及腰長發,發尾微微的捲曲著。

女人長得很漂亮,精緻的五官,皮膚像花瓣一樣柔嫩柔嫩的,眼睛漆黑漆黑的,像浸過了水一樣清澈明亮,長長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一般輕輕的撲扇著。

拿起手機焦急的按下了一個號碼,「學長,你在哪兒?我現在就在門口了!」

這人正是喻可沁,她剛接到宋勵飛的電話,他說話吐字有些不清晰,但還是隱隱約約能聽出他所在的位置。

宋勵飛剛經歷妻子出軌的事件,想必心情一定不怎麼好,所以她不禁有些擔心。

這麼年輕又美麗的女人讓周圍的人不禁側目多看了幾眼,熾熱的視線讓喻可沁有些不舒服。

她不是沒有來過酒吧,但是每次都是和好友一起,或者一大堆人,一個人的經歷倒是從來沒有過。

若不是為了去找學長,她也不會來這種地方!

下車后,她迅速的關閉了車門,裝作沒注意這些或驚訝或貪婪的眼神,匆匆的走進了『緋夜』酒吧。

她必須得快點找到學長,把他帶回家,他的女兒還在家裏!

進入酒吧,裏面一片銀靡的景象,舞台上,華麗璀璨的水晶吊燈散發着夢幻般的光芒。妖嬈嫵魅的年輕美女在這裏跳着火爆的鋼管舞,引得台下的男子瘋狂的呼喊。

重金屬的聲音刺激著喻可沁的耳膜,雖然厭惡,但也不得不忍受着。

她擰緊了眉頭,按照剛才學長說的位置找了過去。

周圍都是形形色色的男女,偶爾會有幾個男的攔在她的面前,她無視了人,徑直繞過他們走了過去。

絢爛的燈光打在每個人的臉上,喻可沁的頭有些暈眩,看不清眼前的人。

走了好久才發現在吧枱上坐着的宋勵飛。

「學長!」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