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放開我!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46:20
A+ A- 關燈 聽書

「什麼?」她驚愕的抬頭,發現他臉上的笑容已經斂去,眸光變得暗沉可怕起來。

她心頭狂跳,正欲站起來,卻猛然發現自己渾身無力,不禁嚇得面色蒼白。「楊總,你……」

「我並沒有介紹你姓什麼,但是凌朔卻叫你『喻秘書』,而且凌朔十分不喜歡別人叫他『凌總』,以前誤叫的人下場都十分的慘,但是你一直這麼稱呼,他都沒有動怒。

你說你們不認識,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喻可沁聽完后心裡咯噔一下,她竟然不知道這微小的細節都能被楊總抓住。那他現在說這些是想做什麼?

她沒有說話,只能讓自己冷靜下來,事情一定會有解決的方法!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楊總見她平靜,忍不住笑起來:「可沁啊,其實你和凌朔認識這對我來說是好事,要是你早一點幫我牽橋搭線,我也不需要那麼辛苦了啊!

以後,你不在我身邊做了,你也不能忘了我,要幫襯幫襯我知不知道?」

「你什麼意思?

喻可沁心頭一驚,楊總的話里分明透著幾分古怪。

她忍不住細想,什麼不在他身邊做了?難道她要被辭退了?

還是說……?

「可沁,你一直都是個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楊總半搖著紅酒杯。

她看他古怪的行為有些不對勁,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楊總,你最好說清楚什麼意思,否則……否則……」在她還沒有把話說完的時候,她的身子軟了下來,意識也漸漸沉了下來,眼皮子一直在打架。

這是困意襲來了?

不可能!

「否則什麼?」楊總笑得溫和,儼然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

「那杯紅酒……?」她立即抬頭,睜大了眼睛看他。

她一直都知道,楊總他實際上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表面上溫和有禮,實際上狡猾精明。

她當初也是因為楊總一時之間不敢動她而選擇留在這頭狼的身邊,現在她倒是有些後悔了。

楊總不答,反而笑了笑,「可沁,你知道的,我對你一直都是有好感的。」只不過當初她是他的下屬,能力樣貌都極好,而他只能忍住,不能下手。

但是現在……

楊總的腦海里閃過今天早上在會議室里與那個男人的一番談話。

……

「一個人,誰?」

那個男人緩緩勾唇,笑道:「喻可沁!」

……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公司和凌朔會合作成功嗎?」楊總靠近她,吐了一口氣在她的耳邊。

喻可沁只覺得胃裡一陣翻滾,噁心襲來。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她咬牙切齒,把自己紅透的唇瓣咬得紅腫。

「當然跟你有關係,你知道,合作的條件是什麼嗎?凌朔他說,他要你!」

「嘖嘖,真是可惜,以後這麼聰明能幹的美女不在我的身邊了,這是多大的損失啊?不過沒關係,與其讓別人先來,不如我先把你要了!可沁你可是嫁人了,但是你的老公這麼久不出現,難道是因為他不行?不如,讓我滋潤滋潤你?」楊總笑道。

她這下子總算知道是哪裡不對勁兒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女的必有損失,這是自古以來的道理!

她的身子越來越不對勁,一股熱流竄過她的心裡,不舒服的感覺襲來,她難受的想要嚶嚀一聲。

楊總看著她的臉色漸漸變得潮紅,嘴唇輕咬,滿意的笑道:「看來,效果開始了!」

「你給我說清楚,紅酒杯里你到底加了什麼東西?」

喻可沁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得她差點出了眼淚,她的意識越來越疲憊,臉色潮紅,魅眼如絲。

楊總他想幹嘛?

她再也平靜不起來了,看著他那得逞的笑容,她的腦袋一陣暈眩,狠狠心咬著牙用桌上的叉子狠狠的戳著自己的大腿,她的身體開始變化,慢慢的變燙。

一陣陣熱浪襲來。

「別反抗了,讓我好好的疼疼你吧!」楊總說完就要走過來,一步一步的靠近著女人。

她想要退後,卻發現退無可退,腳步踉踉蹌蹌的,她扶著桌子,緩緩的想要走出這個地方。

卻在下一秒,她的手被一個陌生的溫度攥住,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泛了起來。

「你放開我!」喻可沁掙扎,但因為力氣全都沒了,在一個男人的面前毫無反抗。

楊總拉著她的手,一隻大手扣住了她的腰際,另一隻手從她的胯下伸入,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在轉身的那一瞬間,一股陌生的男人氣息傳了過來。

「凌,凌朔……」

楊總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就是凌朔,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楊總懷裡的嬌人兒。

眼神陰鷙,有些薄的兩片唇瓣緊緊抿著,眉峰聚驟,如狂風暴雨即將來臨的前奏。

這男人五官分明,生得一張極為溫柔的俊臉,氣質卓然,清風月朗,一副翩翩佳公子的形象。

可就是這樣溫柔的一張絕世面孔,目光卻凜冽幽深如暗夜中的帝王。

「把她放下!」兩個男人之間的對峙,明顯是凌朔佔了上風,不僅是因為身高的問題,更是因為他眼底那一抹決然。

男人面無表情,語氣冷淡,看著楊總懷裡那個女人,眼底更加清冷。

三步並兩步,他一把推開楊總,一隻手把女人扛了起來。

「既然敢動我的女人,你就要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他走了幾步,沒有回頭,說道。

喻可沁只覺得身子突然間天旋地轉,又到了一個有些陌生,但有些好聞氣息的男人身上。

跌坐在地的楊總嚇得面如土色,明明是一個中年男人,卻像是瞬間變了一個模樣,臉色蒼白,更加凸顯滄桑。

他明白凌朔可不是說笑的,不說他的實力,單憑他的家世,就能用一隻手指頭弄死他。

楊總被嚇得驚慌失措,就連口袋裡的電話響起都未曾覺察,隨即他又想,不過是個女人而已,他也沒怎麼她,凌朔該是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公然對付他吧!

出了餐廳,凌朔才發現身上女人的不對勁,她嘴裡一直嘟囔著身子,身子也滾燙,他蹙眉。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