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議論紛紛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0:51
A+ A- 關燈 聽書

她呆了呆,拿過面前的水杯,臉色見見緩和了下來。

「我可能是今天沒吃什麼東西,所以胃有些不舒服。」她輕輕抿了一口水,不知是因為環境的問題還是這杯熱水帶來的影響,喻可沁感覺自己的胃沒有剛剛那麼難受了。

「沒吃東西?」凌朔目光沉思了一會兒,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送資料一向都是助理安排的事,為什麼會是你來送?」

他給自己倒了杯咖啡,靠在辦公室邊沿,兩條腿修長的立在那裡,手中的咖啡杯在鼻間輕輕晃了晃,似乎對自己煮的咖啡很是滿意,放在嘴邊輕輕啜了一口。

喻可沁撇了撇嘴,不以為意的說道:「你計較這些幹嘛,這本來就是文員的分內事。」話雖這麼說,但她心裡還是有些不太舒服。

不過她的承受能力還是很強大的,早就料到這個職位的辛苦,也就欣然接受了。

凌朔頓了頓身子,這個女人,心裡到底在打著什麼算盤?原本以為她嫁給自己除了是場交易以外,一定還想著在凌家撈到什麼好處。可這一個多月里她總是對任何事情都表現的無所謂的模樣,難不成是自己想錯了?

可她進公司雖然是爺爺的意思,但她難道就沒有一點想法?給她安排職位的時候以為她會和爺爺告狀,卻沒想到她卻欣然接受。

眼前這個女人,真的是讓他琢磨不透。

第一次,他會這麼看不透一個女人。

喻可沁喝了點開水后感覺胃好了許多,也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她放下水杯,起身道謝:「剛剛謝謝你了,不過,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在公司用這種方法?被他們看到他們要怎麼議論我?」

像這種大公司,員工最大的樂趣就是八卦。今天這個事被十五層的員工看到了,也不知道,這個事會不會鬧得沸沸揚揚。

「你還怕別人議論你?我還以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上次那件事情,你不是比誰過得都好嗎?」她在家裡的狀況,他可是每天都會知道。

喻可沁在心裡白了他一眼,打開門,從總裁的辦公室離開。

劉雪瑩站在秘書台,見喻可沁出來,心底大概已經有了答案。和自己之前想的一眼,這個女人和總裁的關係,真的不簡單。就光憑她不舒服,總裁就推掉了一個重要的會議。

現在各個高層還在會議室里等著總裁過去,想到這裡,她走過去,小心翼翼敲了敲門。

喻可沁回到自己的辦公區域后,果然,八卦是不分國度的。她剛坐下,就有個女人跑到她面前,一臉八卦的問道:「你是不是剛剛從總裁辦公室出來呀?你和總裁……是什麼關係?」

這個女人是公關部經理的助理,也是在一個小時前將一疊資料扔給她就走的女人。要不是因為她,她怎麼可能會發生那些事情?

喻可沁整理了下桌子上要列印的東西,她抱著列印的文件起身,回答道:「我和總裁沒什麼關係,你們不要亂想。」

「什麼嘛!」見她態度冷淡,那女人就開始對她丟了個白眼,說道:「你要是和總裁沒有關係,那他怎麼會抱你去他的辦公室?你可真不害臊,第一天上班就學會鉤引男人了。難怪你也只配做個最底層,功夫啊,全都學到男人身上去了。」黃倩倩挺著身子,一臉專橫的看著她。

旁邊的同事聽著紛紛都露出嘲笑的笑聲,也都帶著有色的眼鏡看著喻可沁。

總裁在凌氏集團是所有女性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而喻可沁才來第一天就讓總裁對她上了心,這讓幾乎所有的女性都對這個喻可沁產生了敵意。

喻可沁走到列印室,心裡莫名的有些難受。才來第一天,就發生這樣的事情。以後,她要怎麼待下去?

突然,她想到什麼。喻可沁眼裡的光色漸漸由暗轉明。這不正好是一個機會嗎?如果她在公司呆不下去,不正好就可以找個借口離開凌氏?

想到這些,她心裡瞬間就愉快了一些。

她將答應好的文件送到了經理那裡,只見經理很不客氣的瞪了她一眼。她回到自己的位置,無奈的搖搖腦袋,這裡女人難不成都是花痴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抬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很多目光都零零散散的朝她這邊投來。目光中帶著妒忌的神色,卻又沒人敢上前來像黃倩倩剛剛那樣諷刺她。

喻可沁收回目光,低頭一看,發現桌子上居然多了份飯。準確來說,是份工作餐。雖然她第一天上班還沒有吃過凌氏的工作餐,但昨天和秘書一起到公司轉悠的時候,也去過公司所屬的員工餐廳。

這個工作餐是誰放在她的桌上?她左右看了看,回過頭,有些疑惑,

「嘿嘿,你好,我是宋媛媛。」坐她對面的女生拿著筆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好。」

「你是不是在好奇這個是誰給你送過來的呀?」宋媛媛有一雙極其可愛的大眼睛,睫毛輕輕一眨,就像洋娃娃一樣。特別惹人喜愛,就連喻可沁對她的第一眼,都產生了一種喜歡。

「你知道是誰放在這裡的嗎?」她柔和的問道。

宋媛媛輕輕一笑,回答道:「這是劉秘書剛剛送過來的。」

「劉秘書?」喻可沁頓了頓,恍然大悟。劉秘書,那不是凌朔的秘書嗎?這工作餐……是他叫她送過來的?

喻可沁心裡莫名的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情愫,有些暖暖的,又有些怪怪的。

宋媛媛拿著文件夾遮住自己的臉,小聲說道:「你不要在意那個黃倩倩說的話,她已經被開除了,你安心工作吧。」

「……」

喻可沁身體輕輕一震,被開除了?她十分鐘前還見過她,怎麼這會兒就被開除了?

難怪剛剛送東西過去給公關經理的時候,她看自己的眼神恨不得殺了自己一樣。

喻可沁下班后直接回了家,她記得再有一個星期左右學長的離婚案就會就是第二次開庭。她一定要在這之前,幫學長找到一個好的律師。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