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蛋糕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1:17
A+ A- 關燈 聽書

「你怎麼回來了?」喻可沁站在那裏,一臉驚訝。驚訝過後,她突然有些尷尬。自己的這副模樣,正好被他看見。

凌朔眯了眯眼,一臉疑惑的看着她,反問道:「這是我家,難道我不該回來嗎?」

「不是……我只是沒想到你今天回來的這麼早。」

「難不成是在家裏藏了男人被我撞見了?」他將鑰匙丟在一旁,看了一眼剛收拾好的垃圾。

喻可沁一聽見這話就悶聲離開不想多說,她上樓迅速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從冰箱裏拿出蛋糕,正準備出門。

凌朔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剛給自己倒了杯酒。他休閑的將腳摺疊在一起,問道:「天已經黑了,你想去哪?」

「佳佳今天生日,我要過去把這個蛋糕送給她。」她毫不避諱的回答道。

「佳佳?」凌朔仰頭喝了口酒,挑了挑眉:「佳佳是你那個初戀情人的孩子吧?」

「對啊,怎麼?」她回答的乾淨利落。

凌朔輕蔑的笑了笑,譏諷道:「這麼迫不及待的過去討好你那個所謂的初戀情人,和他的女兒嗎?」

喻可沁深深吸了口氣,一本正經的解釋道:「我和學長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們現在只是朋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答應過佳佳的,一定要做個蛋糕送給她。」她說完轉身打開門離開。

凌朔放下手中的紅酒杯,餘光瞥到了放在沙發上包裝好的精緻洋娃娃

。這個,也是送給她的吧?

喻可沁開車來到了宋勵飛所居住的小區,停好車她抬頭看了看,家裏燈是亮的。她提着蛋糕上去,看了看時間,八點多一點,應該還沒休息吧?

因為之前一直幫忙帶佳佳,所以她有學長家的鑰匙。她熟練的將鑰匙放在插孔里,轉了轉。門開了,客廳的燈是開的。

喻可沁剛想換鞋子,卻發現鞋櫃下面,有一雙女人的高跟鞋。而她平常換的那雙鞋子,不翼而飛了……

學長家裏來客人了?喻可沁直接走了進去,客廳沒人。房間里,好像有動靜。門輕輕遮掩著,她輕輕推開,卻被裏面的一幕震驚了!

程嬌嬌剛從床上坐起來,撿起自己的內衣穿在身上。學長半躺在床上,愜意的抽著煙。煙霧繚繞的房間里,這一幕愛美極了。

而她卻獃獃的站在那裏,手中的蛋糕落了地,摔成了一攤。心臟,好像莫名的被重擊了一樣。她從未想過,自己會看到這樣的一幕。

房間里的二人朝門外看去,發現喻可沁正站在門外。

宋勵飛見到喻可沁,心猛地一驚,趕緊穿起自己的衣服,嘴裏還不停解釋道:「可沁,不是你看到的這樣子。」

程嬌嬌雖然意外她的出現,但臉上卻是得意的表情。她毫不避諱的顯露自己妖嬈多姿的身材,穿好了衣服走到她的面前。上下看了一眼,嫵魅地笑道:「喲,這不是可沁嗎?你怎麼來的這麼湊巧?看見不該看的東西了。」

喻可沁張了張嘴,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轉身走到客廳。宋勵飛穿好了衣服追了過去,攔住她:「可沁,你聽我解釋。」

「學長,我都看到了。」她不知為何,感覺心臟有些刺痛。為什麼,學長還會和程嬌嬌……

宋勵飛緊張的瞠目結舌,但還是奮力的解釋道:「不是的,可沁。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我剛剛喝了酒,一不小心就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什麼叫做一不小心?」程嬌嬌妖嬈的走到宋勵飛的面前,嚶嚶的笑道:「我只是來陪佳佳過生日的,明明是你主動的,怎麼叫做一不小心了?」

「程嬌嬌,你給我閉嘴!」

「哎喲喂,敢對我凶了?剛才在床上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凶起來?宋勵飛,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肚雞腸。我告訴你,你這輩子就只能栽倒我的手上!」程嬌嬌冷哼一聲,轉過頭去看喻可沁。

喻可沁獃獃的站在那裏,現在才回過神來。

過去她退了一步,成全程嬌嬌。現在,為什麼她又要再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展現出她和學長是多麼多麼的深情似海?

她不想繼續在這裏多待一分鐘,轉身準備走。

然而程嬌嬌並不會輕易放過這次羞辱她的機會,攔在她前面:「別走啊,怎麼?接受不了了?這可是我以前長和勵飛做的事情,你看不下去了?」

「可沁,你不要聽她瞎說。」宋勵飛見事情越發的不可收拾,心慌意亂的解釋道:「可沁,我們先出去,我好好的給你解釋。你一定要相信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程嬌嬌一臉驕橫的走到她面前,推開宋勵飛,歪著腦袋,冷笑道:「你以為,你幫他打贏了官司,就贏得他的心了嗎?喻可沁,你當你是誰呢?」

宋勵飛在一旁黑著臉,但他又不知道怎麼和喻可沁解釋。只要有程嬌嬌在場,他根本就洗脫不了自己。

「宋勵飛你給我好好的站在那裏,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天生就是個窩囊廢!我好心好意的嫁給你,只不過喝醉一次就和別人不小心上了床你就要和我鬧離婚!還找上這個見人,你真的一點不把我放在眼裏?」她生氣的指著宋勵飛喊道,一面又蠻狠的死盯着喻可沁。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能是被程嬌嬌說中了一點,他有點窩囊。也可能是因為他對程嬌嬌還有一絲舊情,此時,他站在那裏,一動不動,臉色難看極了。

喻可沁的臉被氣的脹的通紅,程嬌嬌現在就是一直發了瘋的老虎在她面前叫囂著宣誓主權。她就像一個小丑一樣,任由程嬌嬌肆無忌憚的在她面前叫囂。

以前她還能冷不著丁的刺中程嬌嬌的弱點,每次讓她敗仗落跑。只是這次……被程嬌嬌這麼一說,的確是鐵一般的事實啊。

畢竟,她剛剛是親眼所見。還有什麼,比自己親眼看見的要為真實呢?學長,也確確實實和她上船了,她的心,也好像被千斤重的石頭碾壓過。

「說夠了嗎?」她抬起頭,漠然的望着她。

「」當然沒有,你只不過是我的替身。喻可沁,你輸了!在學校的時候你就輸了,一直到現在,都是我贏你,哈哈哈。」

程嬌嬌當然不會放過諷刺喻可沁的機會,見她一句話不說。她走到宋勵飛面前,手在他的身上四處遊走。

她臉色微紅,似乎意猶未盡剛才和宋勵飛的魚水之歡,她得意洋洋的看着喻可沁:「你知道嗎?剛剛勵飛在我身上的時候,對我說了很多情話。對我那麼溫柔,就像當初剛在一起的時候。他啊,心裏還是一直愛着我。你呢?來着自討苦吃了?還端著蛋糕?你以為討好我的女兒就能代替我嗎?我告訴你喻可沁,不可能。你那個一直沒出現的老公想必是個上不了枱面的男人吧?莫非,是個乞丐?我看啊,只有那種底層的男人才會對你有興趣!」

喻可沁低垂著腦袋,平時的她不會放任程嬌嬌這樣詆毀她。但現在,她站在學長的面前,感覺自己被人脫光了一樣難堪,她感覺自己真的好狼狽。狼狽的說不出話來,也無力抵抗程嬌嬌的話。

她緊緊咬住唇,心像是跌入了無盡低谷,十分的無助。

「誰說我是底層的男人?」

突然,一個熟悉冰冷的聲音出現在客廳里,三人不約而同的轉過身,喻可沁睜大眼睛,吃驚的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