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秦律師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2:18
A+ A- 關燈 聽書

思考了片刻,她咬了咬牙,轉身又回到床邊。固執的看著他,脫下自己的鞋子,上了床。

面紅耳赤的坐在床上,她不敢去對視他的眼睛。她不知道,他又要用哪種眼神看著自己。

手顫抖的伸到了他的浴巾旁,輕輕的掀開。掀開后她盯著那膨脹的物體,緊張到不行。她發誓,這是這輩子,最恥辱的一件事情。

掀開過後,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哦對,脫衣服……

喻可沁舔了舔自己乾枯的嘴唇,此時此刻她的身體在發燙,發燙的原因是因為她無地自容。

衣服脫到一半的時候,凌朔將被子蓋到了自己隱蔽的部位。陰冷的看著她,冰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喻可沁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恥辱,她微微一呆。雖然臉色陰暗的下了床,快速離開了凌朔的房間。

門被關上以後,他生氣的將浴巾丟在地上。這個女人,居然為了那個男人甘願做自己不願做的事情!她,就真的那麼愛他那個所謂的學長?

喻可沁咬著牙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門緊緊關上。她低著頭,蹲下身子,頭埋到兩腿間,放聲哭了出來。

她壓抑了太久了,總以為自己不管在什麼地方,發生什麼事情。都是強大的,她自己,就是她強大的後盾。

可最後呢?卻敗在了凌朔的羞辱上。為什麼,為什麼她要做這樣的選擇?

第二天,她狀態不佳的來到了公司。宋媛媛以為自己是認錯了人,她很少看見這樣頹廢的喻可沁。

「可沁,你怎麼了?怎麼眼睛有點腫?」宋媛媛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她揚起嘴,勉強笑道。

宋媛媛嘟起那可愛的小嘴,可憐巴巴的望著她,心疼地說道:「可是你的眼睛腫了,是不是沒有休息好?」

「恩,昨天晚上失眠了。」

「失眠?」宋媛媛突然像是被打了雞血一樣,走到喻可沁的位置上,開始喋喋不休的發揮自己的長處,治療失眠的方法!

一整個上午,只要一有空閑的時間。宋媛媛就拿出自己各種可以治失眠的辦法和她講解著,甚至還拿出了自己親手做的手工肥皂。

說晚上用這個洗了臉就可以產生安神的效果,她不得不承認宋媛媛是一個既熱心又多學多才的小女生。

但一整個上午,她的腦袋都是炸哄哄的。完全清靜不下來,可又不想阻攔她的好意和興緻。只得硬著頭皮聽了下去,一到中午,她找了個借口約了人離開公司,在附近找了個咖啡廳坐了下來。

咖啡廳里放著輕音樂,服務員端來咖啡。她這才感覺太陽穴正在漸漸恢復正常,輕輕抿了口咖啡,低頭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正在這個時候,手機突兀的響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您好,你是?」

「您好,我是秦明覺律師,你是喻可沁喻小姐嗎?」

「秦律師?」喻可沁猛然抬起頭,獃獃的望著前方。她輕輕垂了垂腦袋,不可置信的問道:「你就是秦明覺律師?凌氏的首席法律顧問?」

「恩沒錯,是凌總叫我聯繫你的。他說你手裡有一樁棘手的案件,需要我的幫助。」

凌朔?他不是不幫嗎?昨天還那樣羞辱自己……可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喻小姐?」

「我在,那個秦律師,我這裡確實有個案子需要你幫忙。你晚上有時間嗎?我下了班我們找個地方再詳聊可以嗎?」

「行,那到時候你給我打電話吧。」

掛了電話后,喻可沁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來。但她不明白凌朔到底是什麼意思,一面拒絕著自己,另一面,卻又叫秦律師來找自己。

喝完咖啡直接回了公司,晚上快下班的時候,她給秦律師打了個電話,約在附近的一家餐廳。

秦律師是一位三十五剛出頭的年輕男人,看上去一表人才,斯斯文文。

她只聽過其名卻沒見過其人,也一直以為第一眼看上去是個很精銳,很有氣勢的男人。

但她腦海里的印象翻新了一遍,眼前這個秦律師看上去很好相處,實在看不出來他竟然是個在國外只打勝仗的男人。

「喻小姐您好。」他紳士的伸出手,和她禮貌的打招呼。

喻可沁伸手和他握了握手,意氣自如的笑道:「真沒想到,秦律師這麼年輕有為,和我想象的不一樣。」

「你是不是覺得我應該是個大腹便便,然後長得油光滿面一副這頭精明小老頭一樣?」他笑著喝了口白開水,幽默的說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喻可沁忍不住笑了笑,她面色自然的搖搖頭:「其實我不是這樣想你的,不過秦律師,你倒是很風趣,繼承了美國人血統里天生的幽默。」

「喻小姐你也很能說會道。」

喻可沁微微一笑,心裡同時也鬆了口氣。這個看秦律師看起來很好相處,那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容易些了吧?

餐廳的氣氛很怡人,菜式看起來也很不錯。喻可沁一開始還以為他有些吃不慣中國的餐廳,可回頭又一想他回國已經兩年了,兩年的時間應該是吃慣了吧?

不過整體看來,秦律師吃的很開心。只不過在聊工作的時候,會表現出認真嚴肅地一面。

吃飯的過程中,喻可沁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律師說了一遍,律師聽完以後,眨了眨眼。

打趣的說道:「真沒想到,在中國,竟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以前從小都是長居在美國,所以對國內的案件不是很了解。不過喻小姐放心,這個案子,我有信心幫你打贏。」

「真的?」喻可沁面露欣喜,她心裡暗自鬆了口氣。有了秦律師這句話,她就完全放心了。

只不過……她想到了什麼,一臉為難的看著秦明覺。

秦明覺是個聰明人,一眼就看出她眼中的為難。輕輕笑了笑,說道:「喻小姐大可不必擔心,費用我不會和你算的。既然是凌總叫我來幫忙,那自當是給凌總賣了個人情,這事你就放心好了。」

聽了秦律師的話她雖然安心了不少,她放下手中的被子,目光移到了別處,心底,產生了一絲不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