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8:10
A+ A- 關燈 聽書

「原來是哥哥。」南宮雲睿溫潤一笑,目光柔和的看著林子熠的小臉。

「熠兒,你可以回答叔叔一個問題嗎?」

龍燁天突然退後了一步,他知道雲睿要問什麼?

「叔叔請說!」林子熠依然笑呵呵的。

他現在就是知道什麼事情,也只能打掉門牙往肚裡咽,有苦說不出來,他可不能出賣他老娘。

所以,有些話呢,要暫時爛在肚子里。

其實,他此刻真的很想確定他們的身份。

看他們的穿著,剛剛拿著畫像出去的男子,喚他君上。

他們是這五大陸之中,其中一個大陸的君上。

不過這件事情他過幾天就能弄懂了,但他也知道得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

「熠兒,你的換顏術是誰教你們的?」南宮雲睿問出心底的疑問。

林子熠一聽,大眼猛地一瞪,小腿突然抖了抖。

哇!

天哪?

一個悶雷如晴天霹靂!

今天居然遇到行家了,居然看出他們用了換顏術。

他真想拍拍屁股就走,不管了。

這事怎麼還門檻上切藕,藕斷絲連了呢?

娘親的事情怎麼扯出他易容的事情呢?

他們這換顏術可是滴水不漏的。

「叔叔也懂換顏術?」林子熠不回答,反而反問南宮雲睿。

可是問完之後,林子熠有一種自打嘴巴的感覺。

林子熠,你白痴呀!

人家要是不懂,能看得出你用了換顏術嗎?

「嗯!據叔叔所知,換顏術在五大陸上只有南宮家會,所以看到熠兒臉上的換顏術,叔叔覺得挺震驚的。」

林子熠大眼快速的轉了轉,原來是這樣。

只有南宮家會?

等等,那就是說,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兩個人,就是天海大陸的人,一個是天海大陸的君上。

一個是南宮郡王南宮雲睿。

這個發現,使得林子熠的心裡狠狠的激動了一把。

「難道叔叔就是天海大陸的南宮郡王?」

林子熠眯著大眼問道。

讓人看不清楚他眼中的真實想法。

「嗯!」南宮雲睿點了點頭,也不否認!

那麼?

林子熠目光看向龍燁天。

他就是天海大陸的君上了,傳言,他是一個冷酷暴戾的君上,而且還有關他的另一個傳言,就是每年的陰月十五月圓之夜,他就會被魔鬼附身,濫殺無辜,但這僅僅只是傳言,他也沒有真實的看見過。

難怪,他是七階修為,五大陸之中,也只有天海大陸君上的修為是七階。

「熠兒,你還沒有回答叔叔的問題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林子熠快速收回漂浮在半空的思緒,快速的撓了撓頭,快速地說:「二位叔叔,我娘親該找我了,我得快點回去了,要不然熠兒的屁股就要開花了。」林子熠說完,快速的閃身出了房間。

這種時候就該用娘親所謂的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林子熠就像腳底抹油,瞬間溜得沒有了蹤影。

「唉!熠兒,你還沒有告訴叔叔答案呢?怎麼就走了?」

南宮雲睿快速的喊道,可是早已經不見了林子熠的身影。

南宮雲睿此刻就覺得棉花塞住了鼻子,憋得難受。

這兩兄弟會他們南宮家的換顏術,讓他心裡堵得慌!

讓他迫切的想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雲睿,算了,熠兒很聰明,從一開始他就在暗中偷聽,你這下打草驚蛇,他們會更警惕的。」龍燁天目光沉了沉,面具下的眉頭緊蹙著。

熠兒剛剛的反應超出了常態。

特別是在見到那幅畫的時候。

天下沒有偶然,只有必然,熠兒的反應很大。

他認識畫中的女子。

「還真是打草驚蛇了?這小子就是一個小滑頭,反應也特別快,還真不能把他當做一般的孩子看待。」南宮雲睿有些氣惱,他就是太想知道了,才會這樣沉不住氣。

若是能查清楚原因,會不會知道妹妹的下落呢?

越是這樣想,他的心裡越是如貓撓似的難受。

現在找到妹妹,一切都還不晚。

當年偷偷抱走妹妹的人家,家世也不錯。

娘親最後悔的一件事去就是沒有看清楚當日那個和她一起生產的女人的容貌。

讓他們這麼多年來,一直無法找到妹妹。

「雲睿,勿要著急,我們還有時間,可以慢慢查。」

龍燁天知道他想找到自己的妹妹。

即使有一點消息,他都不想放過。

南宮雲睿認真的看著他,「燁天,這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我們南宮家的換顏術,是嫡系天生就能擁有的,現在有了線索,一定要往下查。」南宮雲睿心裡無比的激動。

「只要有線索,就一定能查到,現在只要查清楚熠兒他們的換顏術,是誰換顏的,也許就能找到你妹妹的下落了。」

龍燁天平時話本就不多,今日說了這麼多話,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了。

「嗯!」南宮雲睿內心激動的點了點頭。

「雲睿,我出去一趟。」說完,龍燁天快速的出了房門。

林子熠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濟世堂。

他暗中看了看娘親,娘親正在後院給病人看診。

林子熠一看,大眼又瞪了瞪。

娘親今日是發什麼善心了,居然會主動給病人看診。

看來葉叔叔的面子挺大的,能讓娘親主動出診,不過這樣也好,娘親就不會發現他出發過了。

林子熠看了一會,快速的往他們住的後院走去。

「哥,你在家嗎?」林子熠一進門就大喊著。

正在房間里看書的林子辰目光閃了閃。

放下手中的書,小小的人兒邁著沉穩的步伐走出來。

「去哪了?現在才回來?」

林子辰一身黑色華袍,將他小小的人兒襯得更加的高雅。

林子辰走到院中,做到石凳上,優雅的給自己到了一杯茶。

他的一舉一動,優雅有涵養,不像林子熠那樣,紈絝冒失。

兄弟二人的性格相差很大。

「哥,今日讓你跟熠兒去丞相府你不去,好戲你都錯過了。」

林子熠一臉可惜的看著哥哥。

林子辰目光淡如水,「有你去,就用不著我去。」

「哥,熠兒跟你說,熠兒跟著娘親去了丞相府,娘親鐵定和丞相府有……」

「有什麼?」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貫穿林子熠的耳底。

林子熠死命的閉了閉眼眸,怎麼這麼倒霉,他這屁股還沒翹呢?居然被娘親逮了一個正著。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