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一起吃早餐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1:48
A+ A- 關燈 聽書

到了別墅以後又習慣了王姨做飯的口味,現在基本上都沒有認真的研究過廚藝。

「行了,等王姨過來收拾吧。」

「等王姨?」她抬起頭,不解的看着他。

「難不成,你又想遲到?」

「遲到?」喻可沁起身翻騰了一圈終於找到自己的手機,打開一看,居然已經七點五十了。

雖然離上班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左右,但加上她洗漱換衣服開車去公司,時間也都差不多了。

沒想到在廚房裏折騰了這麼久,她撇了撇嘴,踮着腳尖走出了廚房。

快速的回到房間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剛出浴室手機就響了。

電話是凌朔打來的,喻可沁猶豫了一會兒,接了。

凌朔壓低了自己的聲音,語氣陰沉,似乎克制了自己的洪荒之力,「喻可沁!一分鐘內你再不下來,我可保證不了後果!」

「為什麼是一分鐘?你……」話音未落,電話就被掛斷了。

喻可沁微微一呆,迅速反應過來,提着包就往下面跑。

打開大門,發現凌朔的車停在門口。他的臉色已經非常不好了,喻可沁走到車前,問道:「你叫我下來幹嘛?」

「上車!」

「啊?」

「我的話你只有服從!」

「哦。」

喻可沁上了車,安全帶還沒系好車子往前一傾,快速的朝着無人的小道開了出去。

車子開了十五分鐘的樣子,停在了一家西餐廳。

「下車。」他停好車,冷冷的丟出兩個字。

喻可沁跟着下了車,兩人一起走進去。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服務眼走過來將兩份菜單各放一邊,微笑禮貌的問道:「請問兩位要吃些什麼?」

喻可沁看着菜單才恍然大悟,原來凌朔是要帶她來吃早餐。她打開菜單,點了一份三明治和咖啡。合上菜單,偷看了一眼正在認真看菜單的他。

面前這個男人看起來,似乎沒有剛開始那麼討厭了。

「這個。兩份。」他指了指菜單,遞給服務眼。

「好的,請稍等。」

「你就吃這些沒有營養的東西?」

他凝視着她,突兀的問道,

「以前這些東西吃習慣了。」她不以為然的回答道。只是……喻可沁突然有些好奇的問道:「你每天都是吃兩份早餐?」真看不出來,這個外表冷若冰霜的男人,胃口居然這麼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凌朔沒有回答她無聊的問題,將目光轉向窗外。

陽光妖冶,如同綻放的花朵一般盛艷。

他好看的輪廓印在臉上,陽光照在上面,就好像煮熟的雞蛋脫殼而出的那一刻,皮膚光滑的讓人情不自禁的想去觸碰一番。

精緻的五官上,修長濃密的眉毛好看的擰在一起,高挺俊秀的鼻子如同雕塑的作品。薄而性感的唇瓣輕輕抿在一起,漆黑如墨的眼睛彷彿能看透人心。

她從未這麼仔細的看過他的臉,知道這個男人過分的好看。卻沒想到臉上沒有一絲的瑕疵,精緻的刻畫入微。

她雖然不會像別人一樣花痴,但這樣的凌朔,確實會讓人看的失了神。

服務員將點好的食物都端了上來,多餘的一盤放在了旁邊。喻可沁正好開吃她的那份三明治,剛到嘴邊卻被凌朔輕輕一拍,掉在了盤子裏。

「吃這個。」他將多點的一份端在她面前,將她的三明治挪到了一旁。

這樣一個舉動,如蜻蜓點水般的,在她心頭上輕輕一掠。

公司要舉辦一個展覽,需要一份策劃的方案。聽說公司每個人都可以交一份策劃方案,如果被採納了就有兩萬元的獎金。

這個消息在公司傳的沸沸揚揚,許多人都拼了命的趕方案,就是為了得到了兩萬塊的獎金。

喻可沁對這些卻沒有絲毫的興趣,她和宋媛媛吃完中飯就上來了。還有一些報告沒有打,一坐下來鍵盤就敲個不停。

正在她即將完成任務的時候,宋媛媛敲了敲她的桌子,「可沁,他們都在策劃方案,你怎麼還在這打文件啊?」

她抬起頭,不以為然的看着她,回答道:「我對這個不感興趣。」

「可是獎金有兩萬塊啊,不試就沒有機會。你難道就甘願丟失機會嗎?」她一臉可惜的問道。

喻可沁笑了笑,反問道:「那你怎麼不去嘗試?」

只見宋媛媛垂頭喪氣的垂著腦袋,無望的搖搖頭:「我只是個公關,很普通的員工。對這些根本就不在行,我肯定是做不來的。」

喻可沁正想去安慰她讓她去試試,放在旁邊的手機突然響了。上面顯示何律師三個大字。

「喂,何律師。」

「喻小姐嗎?不好意思打擾你。是這樣的,宋先生的律師費還沒有交。現在案子還沒有正式結束,宋先生的錢還屬於夫妻的共同財產。我給他打了幾個電話都沒人接,但是公司現在急着結清費用上交,您看有沒有辦法聯繫到他本人?」

喻可沁頓了頓,她沉思了一會兒,問道:「費用是多少?」

「喻小姐給我你的郵箱,我把詳細賬單發給你。」

喻可沁將郵箱用短訊的形式發給了何律師,喻可沁點開郵件看着屏幕上的詳單,愣了愣,兩萬三?怎麼會這麼多?

她突然想到自己請的律師所在的律師所在A市比較有名,不包括其他的上庭費用,光律師費就比

同行要高達一倍以上。

不過也算是找對了律師打贏了官司,喻可沁剛拿起電話打給學長。腦海里卻情不自禁的浮起那天她看見的畫面,這件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三天,但這些印象依舊深刻的印在腦海里。

她最終還是放下手機,想必學長現在也沒有錢吧。既然是共同財產,那也不能用。

可她現在也沒多少錢,自從父親的公司臨近破產。她將自己存了好幾年的存款全給了家裏,現在卡里還不到五千塊。

她低下頭,餘光瞟到了公司舉辦的策劃方案活動的宣傳紙上。獎金是兩萬塊,她雖然沒有興趣,但為了幫學長,也只能暫且一試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