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活動方案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1:55
A+ A- 關燈 聽書

活動的時間日期是在後天早上十點結束,時間有些趕。

今天只能晚點下班了,要在回家之前,敢一份草稿方案出來看看。

她在上任公司雖然是高級秘書,但公司一些重要的策劃方案基本都是出自她手。

這也是楊總為什麼那麼看中她的原因,處處討好她。

喻可沁將這次展覽的主題仔細研究了一下,又大概構造了現場的一些情況。一直忙到晚上十點鐘,她才做了個寥寥草草的方案出來。

她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凌朔並不在別墅里,洗了澡躺在床上,心裏不知為何,有一點空空的。

還有一個月就要入冬了,早上起來都帶着薄薄的寒意。去公司的時候,她提前了半個小時。

原本以為自己是最早到的,沒想到,一到公司,至少有五個以上比她還要先來。

果然,金錢的佑惑能讓他們都變得勤奮起來,喻可沁並沒有抱太大的期望,畢竟公司上下有那麼多的人一起競爭。

利用了中午吃飯的時間又重新做了一份,還是和昨天一樣,下了班留在公司。

這個活動是在三天前開始準備的,一共五天的時間。喻可沁的時間不夠,今天晚上恐怕是回不去了。

八點的時候,她下樓去給自己買了杯咖啡。晚風帶着淡淡的寒意,吹在臉上涼颼颼的。

快要走到公司門口的時候,她突然停了下來。以前凌朔的跑車都是停在大廈下的位置,只是今天她好像都沒有見到過。

她抬頭,朝着二十層看去。整棟樓,燈幾乎都是黑的。只有另外幾層零零散散的燈光還在亮着,加班的人很少。

等等,她身體震了一下。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無意間想起凌朔?

她為什麼會想凌朔?喻可沁使勁甩了甩腦袋,她這是瘋了嗎?難不成,他幫了自己幾次,她就對他念念不忘了?

進了大廈,她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策劃案上。

天微微亮,終於做好了一份完整的策劃案。又花了半個小時仔細的檢查了一番,才滿意的將它打印出來。

打印好了放在抽屜里,看了看時間,才六點多一點。離上班還有兩個多小時,不如先睡一會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剛趴在桌上準備小睡一會兒,卻不到十秒鐘就睡過去了。

凌朔一大早就已經來公司了,昨天晚上喻可沁一夜未歸。給她打電話已經關機,心情不悅的他提前來工作。

電梯到八層的時候,他的眼睛無意中瞟到了第十二層。手不自覺的按了一下十五層,電梯到了十五層。

電梯門開了后,整棟辦公室里只有窗戶那裏透著一絲日落紅光。放眼望去,某處位置,亮着工作燈。

他悄然而至走到那裏,卻發現喻可沁趴在桌上,已經睡著了。

凌朔臉色變了變,看了看四周。這個女人?不會在公司待了一夜吧?

難不成為了躲避自己,都躲到公司來了?

他走到喻可沁的面前,低頭看着睡得安詳的她。燈光下的她面色柔和,帶着一絲疲憊。

紅潤的小嘴緊緊抿在一起,睡眠中的五官精緻如畫。眉眼彎若的像潔白的皎月一樣,有種天邊玄月的感覺

清秀的眉頭輕輕擰在一起,卻顯得整張臉過分的好看。

這個女人,安靜下來,真是耐人尋常啊。

一陣涼風襲來,單薄的她身子不安份的動了動。凌朔走到窗前,輕輕關上窗戶。

關上窗子后,他走到她的面前。拿起旁邊的外套,生怕吵醒了她,小心翼翼的替她蓋上。

他又獃獃的看了她幾分鐘后才離開,離開后,喻可沁眉頭的那絲不安,才漸漸鬆懈下來。

她是被宋媛媛吵醒的,一起來發現時天已經亮了。看了一眼時間,八點五十了。

「已經這麼晚了?」喻可沁睜了睜眼睛,走到洗手間洗了個臉,讓自己清醒一下。

本想下去買點早餐,可時間已經不夠了。她怕待會會犯胃病,但也無可奈何。

回到自己位置是上的時候,她發現桌子的一角放着一杯咖啡和三明治。

「……」

這是什麼時候買的?

喻可沁抬起頭問了問宋媛媛,這份早餐是不是她放在這裏的。宋媛媛搖搖頭,嘴裏吃着早餐,說道:「我剛剛叫醒你的時候,早餐就已經在那了。對了,可沁,你昨晚沒回去嗎?」

「恩。」

她心不在焉的回答著,拿過那杯咖啡。咖啡的溫度偏冷了一些,但還有些溫度。

應該是放了有一些時間了吧?她喝了一口提神,趁現在還沒完全投入工作的間隙,喻可沁將早餐快速的往肚子裏填。

吃完后看了看時間,她拿出抽屜里的那份策劃案,敲了敲桌子,問宋媛媛:「媛媛,你知不知道這個給誰?」

「這是什麼?」宋媛媛好奇的問道。

「策劃案。」

「策劃案?你不是沒有興趣嗎?」她呆了呆,突然想到什麼,恍然大悟道:「原來你昨天晚上沒有回家,就是在這通宵趕這份策劃案?天哪,可沁,你也太拚命了吧。」

「時間快到了,媛媛麻煩你告訴我在哪裏可以叫這份策劃案?」

「你去給經理,每個部門都是上交給經理,再由經理上交給上面。」

喻可沁走到經理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好一會兒,裏面都沒人應。

不在?

她愣了愣,輕輕推開門。經理辦公室沒有人,但桌上卻對上了厚厚一堆的策劃方案。

她走過去,將策劃方案放在最上面,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得出結果是下周一,喻可沁今天上班一點精神都沒有。好在是早上這杯咖啡幫她度過了一上午,艱難的熬過了下午,一下班她就開車回了別墅,匆匆洗了澡就埋頭大睡,連飯都沒來得及吃。

這一覺似乎睡得很香,把之前失眠缺的睡眠都補了回來。只是到了半夜,她正在和周公下棋,突然感覺肚子上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朦朧中,好像是一雙手。

她猛然睜開眼睛,外面漆黑一片。房間里沒開燈,空氣中,多了一絲男人的氣味。

她微微一頓,開始害怕起來。她抖了抖,不敢轉身。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