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出現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1:38
A+ A- 關燈 聽書

「凌朔?」程嬌嬌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驚訝的嘴巴都合不攏。但又想到上次在宴會廳上,他和喻可沁的關係似乎很不一般。

「凌總,你……怎麼會在這裡?」程嬌嬌將自己裸露出來的部位用衣服擋了擋,詫異的問道。

宋勵飛聽聞,輕輕一愣,凌朔?凌氏集團?

這個男人就是凌氏集團的凌朔?宋勵飛身子一震,不可置信的看著喻可沁。上次這男人說是可沁的老公,那可沁她嫁的人,竟然會是凌氏集團的總裁!

「你剛才說我什麼?」凌朔低著頭,面無表情地凝視著程嬌嬌。

程嬌嬌見他看著自己有些欣喜若狂,她嬌羞一笑,搖搖頭,解釋道:「凌總,我沒有說你,你不要……」

「你說的不是我嗎?」他打斷她的話,面色微冷。陰寒的盯了她一眼,又不動神色的掃了宋勵飛一眼,走到喻可沁面前,將她拉進自己身邊:「你說我是乞丐?」

「我沒說你,我……」程嬌嬌剛想解釋,可又覺得這句話,似乎有那麼一點不對勁。

突然面色一紅,愣了愣,獃獃地望著凌朔:「你的意思……你是她的老公?」

凌朔低頭寵溺的看了喻可沁一眼,又抬起頭露出那迷人又帶著一絲氣勢的笑容,說道:「我和可沁結婚到現在快三個月,她一直都比較低調,沒有告訴你們。不過你的這位先生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程嬌嬌放大瞳孔,不可思議的捂住嘴。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喻可沁的老公居然是凌氏集團的總裁凌朔!

要不是凌朔本人親自說出口,就算喻可沁拿著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都不會相信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原以為自己找了個葉白可以在她面前囂張,今天還被她撞見和宋勵飛的事情,本可好好修理她一番,可現在……

這個該死的喻可沁,居然找了凌朔當老公?

她氣的牙咬咬,恨恨的瞪了宋勵飛一眼。要不是因為他是個沒用的男人,她還會去找葉凡?現在,還被喻可沁狠狠扳回一城!

喻可沁眨了眨眼,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在這種既無助又尷尬的時候,凌朔會突然出現。

雖然她知道凌朔剛剛對她的溫柔都是在演戲,但心裡,卻有一股暖流襲進心頭。

凌朔的手從腰間移到了下方,握住她冰冷的小手。一臉陰寒的看著程嬌嬌,冷睨道:「你剛剛說的那些話,我會記在心裡。」

「你們!」程嬌嬌踮了踮腳,想再理論,卻被凌朔的一個轉身給噎了進去。

「你覺得你在外面偷的男人就可以讓你步入上流社會?那你的想法簡直太天真了。」

他說完,又將餘光瞟向宋勵飛,冷冷一笑:「這種女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還有人吃得下。」

兩人走後,程嬌嬌氣的發瘋的大叫。她隨手拿起旁邊的花瓶狠狠的摔在地上,就算找了個總裁當老公那又怎樣?她就不信,她贏不了她!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一定要將她狠狠的踩在腳下!

出了電梯凌朔鬆開了她的手,喻可沁站在一旁,沉默的看著他。

「你跟蹤我?」她雖然很感激凌朔剛才解救了她,但她狼狽的模樣,卻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凌朔又恢復那如同往常的冰塊臉,漸漸露出譏諷的笑容:「你覺得我會閑得無聊跟蹤你?你不要太高估了自己。別忘了,你剛剛還經歷了一場被人拋棄的滋味。」

說完,他便上了自己的車,揚長而去。

月光如水,秋葉微涼。她抬起頭,沉重壓抑的心情讓她的身體逐漸冰涼。她不知道自己看到那一幕是什麼心情,只是覺得,自己的身邊,充滿了欺騙。

她開車回到了別墅,明天周日,也不出門,還不如先把車子停在別墅的停車場。

這裡的每家別墅都有屬於自己的停車場,大約可以容放四輛車的面積。喻可沁打開門,將車開了進去。

她剛停好車子,卻發現凌朔的車也在。喻可沁坐在那裡發了會兒呆,關上車門正準備離開,卻看見他的跑車副駕駛,放著一個包裝精緻的洋娃娃。

她微微一愣,定了定神。這個禮物不是她買給佳佳的嗎?為什麼會在凌朔的車上?難不成,是想幫她把這個禮物拿給她,並不是跟蹤?

那這樣的話,她豈不是誤會他了。

喻可沁低下頭,突然感覺世界好像沒有她想的那麼糟糕。

她回到別墅內,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間。這種時候,凌朔應該是沒有心情想要對自己做些什麼吧?

雖然男女之事並不是她願意做的,但為了履行夫妻的責任也不得不答應。她知道自己不想他也不會改變主意,但今天,她真的一點心情都沒有。

只想好好的,在自己的空間里待一下。

打開門,屋內裡面一片漆黑。開了燈后,房間里空無一人。喻可沁鬆了口氣,將自己疲憊的身子丟在床上,蒙頭大睡。

一大早上,天還沒亮喻可沁就起來了。還是和之前一樣,到了這個點醒了就睡不著。

她為了感謝凌朔昨天幫她,親自去廚房做早餐。忙了將近一個半小時,什麼都沒做好,倒是廚房卻亂成了一鍋粥。

凌朔剛下樓,就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是從廚房傳來的。

他走到廚房,裡面被黑煙熏得看不見。而她薄弱的身軀就像葉子一樣,在他眼前搖來晃去,不停地來回走動。

「你在幹嘛?」他皺起眉頭,不太理解他今天的行為。

喻可沁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大跳,手中的盤子落了地,摔成了粉碎。

就連剛做好的早餐,也一併掉在了地上。

「你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嗎?」她低頭看著地上的早餐,有些無語。

凌朔懷疑的看了她一眼:「你大清早是要把廚房炸了?」

「什麼炸了?我睡不著,想自己做點吃的……」她省去了給他做點吃的這句話,彎下腰,收拾碎片。

凌朔彷彿有片刻的沉默,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東西,問道:「你嫁進凌家,難道你父親沒有將你培養成一個賢妻良母,持家有道的妻子。難道就沒有讓你學會廚藝,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嗎?」

他的語氣中還帶著一絲莫名的疑惑。

喻可沁臉上浮現出異樣的表情,但仍繼續收拾著殘片。她的確是不會做飯,以前工作的時候吃的基本上都是簡餐。一個人在家的時候,也是靠著吃泡麵解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