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第一天上班

發佈時間: 2021-10-15 17:50:43
A+ A- 關燈 聽書

喻可沁嘟起小嘴,起身爬到他的身上。濃烈的酒味讓他眉頭微蹙,她像個小孩子一般在他的懷裡撒著嬌,調皮的說道:「你是誰呀,我眼裡怎麼有兩個你?」

「兩個?」凌朔被這突如其來的話給逗樂了,剛剛的身上的戾氣也漸漸消散。此時的喻可沁,就像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孩。凌亂的髮絲貼在光潔無瑕的臉上,纖細修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可愛的小嘴不停的嘟囔著,這是他第一次見她這番模樣。

「沒想到,你喝醉酒竟然是這番模樣。」他情不自禁的摸了摸她的腦袋

,帶著寵溺的語氣。

懷中的喻可沁再次陷入昏睡當中,他將她輕輕放在床上。彎腰替她脫掉了鞋子,正準備將她雙腳放進被子里的時候,他突然愣在了那裡。

喻可沁的腳上,有一處一厘米的弧形傷疤。傷疤清晰見底,看起來,應該是很早以前留下的疤痕。

他感覺身體被什麼東西重擊了一下,這個疤痕……

他定這個和疤痕足足看了有十分鐘的樣子,許久,喻可沁翻了個身,腳也隨著身體翻到了另一邊。

他起身,看著熟睡中的她,陷入了沉思中。

清晨的陽光如同喚醒她的鬧鐘般照射在她的眼睛上,她蠕動著卷長的睫毛,輕輕睜開眼睛,感覺腦袋像是受過重擊般的脹痛。

回想起昨天和林晴在大排檔喝的爛醉如泥,接著她看著林晴的弟弟接她回家后,自己攔了輛車。

她抬頭看了看四周,自己的房間,她回家了?仔細回想起昨晚的回憶,可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

難不成,她是自己回到房間的?

她在床上坐了好一會兒,直到手機催命般的響起,她才回過神,拿起手機。

凌朔?

看了看時間,她猛然從床上驚起。現在已經是早上十點鐘了,說好今天去凌氏上班的,怎麼,她竟然睡過頭了。

凌朔的電話不停的響著,喻可沁吞了吞喉嚨

,硬著頭皮接了電話。

「第一天上班,你就想著遲到?」

「額……那個,我等下就過去。」喻可沁本想解釋自己昨天喝多酒了今天沒設鬧鐘,可轉頭一想,這事萬一被凌朔知道。雖然自己對他而言一點都不重要,但難免會被他找到借口損自己。

「我限你半個小時內給我來到公司!」

電話嘟一聲掛掉以後,喻可沁將手機丟在一旁。洗漱完畢後來不及吃早餐,直接收拾了下就開車去公司。

可能她一早就預料到了工作的性質內容,一到公司秘書就幫她辦理了入職。給她安排了辦公桌后就離開了,而一個上午,她就沒有閑過。

並不是因為一來就布置了很多工作內容,而是許多公司都喜歡欺負新人。她要幫忙給大家倒咖啡,倒完咖啡以後還要幫忙整理文件。

好不容易到中午閑了下來,剛準備去吃飯。一個女同事拿著一疊資料走過來,堆在她的桌上,露出那自以為迷人的笑容,說道:「你是新來的吧?正好,這些資料下午兩點前幫我放在十五層的會議室里,給每個座位都發一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還沒等她開口說話,那女人腳步飛快朝著電梯那邊走去。喻可沁看著這一疊資料,又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一點半了,再去給會議室發送資料,到了兩點就沒時間吃飯了。

喻可沁看了看四周,起身走到茶水間給自己倒了杯白開水。許久沒犯的胃病突然犯了,她沒有帶胃藥,加上早上也沒有吃飯。現在痛的有些難受,但她還是堅持把這些資料送到會議室。

給每個座位都放了一份資料,她剛準備離開,胃痛這個時候更加重了,她痛苦的捂著胃,額頭開始冒汗。那種鑽心的痛,讓她整個身體捲縮在一起,蹲在地上,腦袋埋在兩腿間。

看了看時間,已經一點四十五了,她要是再不走的話,等會人陸陸續續來了被發現就不得了了。

喻可沁支撐著身子起來,艱難的朝著門外走。剛準備打開門,門突然在外面被人打開,喻可沁沒扶住就倒在了地上,額頭冒著細汗。

「喻小姐?」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喻可沁從地上站起來,抬起頭髮現開門的人是劉雪瑩。她擦了擦額頭上的細汗,輕輕笑道:「是劉秘書,我剛送完資料,正準備走。」話音剛落,她看見了站在劉雪瑩身後的男人。

凌朔站在那裡,面無表情的看著她。

她身體震了震,此時此刻的她在他的面前,看起來,十分狼狽。不知為何,她似乎忘了自己的胃痛。心裡好像被什麼東西扎了一樣,有些窒息。

現在的她,在他的眼裡可能就是一個十分狼狽的女人吧?

「喻小姐,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秘書劉雪瑩似乎看出了她的不適,關心的問道。

她搖搖頭:「沒有,我很好。」但還是強忍著痛意,站直身子從凌朔身邊走過。

凌朔低了低眼,將她拉住:「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過來送資料。」

「送資料?」他轉頭看她,眼裡帶著莫名的疑惑。

喻可沁不想和他說話,甩了甩手,卻被他更用力的抓住。

「你要!」話還沒說完,她就被凌朔給抱了起來,秘書站在一旁驚呼了一聲。

「你要幹嘛?」喻可沁沒想到凌朔居然會在公司這種場合將她抱起來,她推了推他,想從他身上下來,卻不料他的身體像銅牆鐵壁一般,沒有絲毫變動。

電梯門開了以後,從外面回來的員工紛紛看到電梯門口這一幕,以為是自己的眼睛出現了問題。喻可沁在一陣陣驚呼當中,被凌朔抱著走進了旁邊總裁專用的電梯。

電梯直接來到二十層,他冷著臉將她抱進了辦公室,丟在沙發上。

「你到底要幹嘛?」被丟在沙發上的她,胃痛更加重了。

「你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還適合工作嗎?」他冷冽的語氣中透著一絲絲關心,走到前面給她倒了杯開水放在她面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