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太詭異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5:43
A+ A- 關燈 聽書

林憶丹話一落,周圍的血跡以入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啊!」林憶丹驚恐的聲音讓眾人慄慄危懼。

眾人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切,驚恐萬狀,全場噤若寒蟬。

血色褪盡以後,陳氏的房間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蘇氏卻突然跪地,拉著林丞相的手哭訴著說道:「相爺,你也看到了,我們的夕兒死得有多慘,以至於讓她用這樣的方式回來索命,妾身懇相爺,幫夕兒找出兇手來,讓夕兒能死得瞑目,畢竟夕兒這樣鬧下去,對丞相府中的名聲不好呀!相爺。」

蘇氏凄慘的哭聲讓人大白天的感覺到寒毛卓豎。

她淚如雨下,看著還真是傷心道了極點!

「姨娘,你可得緊著身子呀,你現在已經有了丞相的骨肉,小姐已經去了,夫人可不能在有事呀!」

王嬤嬤也是一個很會看勢頭的人,這個時候,可是好機會。

「嬤嬤,夕兒她到底是死得有多冤枉,才會回來索命呀!」蘇氏捶胸頓足,那模樣我見猶憐,若是在傷心幾分,彷彿就要暈過去了一樣。

這是一個絆倒陳氏的好機會,她一定不能錯過,為了她自己,為了她肚子里的這塊肉,她一定要扳倒陳氏。

自從林憶丹出事開始,她就有了這樣的想法。

以前她沒有籌碼,現在有了。

她肚子里現在有了丞相的骨肉了,就憑這一點,只要精準的一步一步的設計下去,她就有信心扳倒陳氏。

儘管陳氏的背後勢力驚人,這次她也是有把握的。

陳氏和太子殿下就是殺林雲夕的兇手,這一點,當年她就知道了,只是她也希望林雲夕死,這件事情,她便不追究了。

現在只要這件事被捅了出去,陳氏一但一出事,她娘家人,巴不得和她撇清關係呢?

丞相府又是丞相說了算。

「蓉兒,你先別傷心,你要注意身子才是。」丞相一臉心疼的扶起蘇氏。

而冷靜下來的陳氏目瞪口呆的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一切,在看著那血跡迅速褪去的場面,她是真的怕了。

林雲夕,她真的回來找她尋仇了。

怎麼辦?

她要怎麼辦?

嫡母謀害庶女的性命,那可是重罪。

這事就是落在太子頭上,即使是太子指使她們的,太子也會把事情推得一乾二淨。

而且太子不僅不會放過她和萱兒,就連太子殿下都會受到牽連。

林雲夕那個廢物,活著不讓讓省心,就是死了,也不讓她安生。

不遠處,一大早拉著南宮雲睿趕來看熱鬧的龍燁天,看著那房間里消失的血跡,他目光里透著詭異與驚訝,她是怎麼做到的?

「燁天,太詭異了,難道真的是那三小姐回來複仇了?」南宮雲睿有些感覺毛骨悚然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龍燁天沒有說話,錯過了昨晚的好戲,心裡有些遺憾!

他真的想知道,那些血,怎麼會突然消失了。

「怎麼回事?」

突然,院外傳來一身嬌喝聲。

眾人回頭望去。

只見穿著一身華麗鳳裙的林紫萱走了進來。

林紫萱身穿一件大紅色的鳳凰展翅的逶迤拖地挑金絲紋綉裙,頭綰著華貴別緻鳳髻,輕攏慢拈的鳳鬢里插著鑲珠金鳳凰步搖,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鎏金水波紋鐲子,腰系著紅色綉金花卉紋樣腰帶,上面掛著一個海棠金絲紋香囊,精緻的妝容掩蓋了那病態的臉色,整個人顯得明媚妖,嬈艷若桃李。

跟著她一起來的,還有身穿一身黑色華麗衣袍的軒轅煜。

「參見太子殿下,太子妃。」

林丞相攜著眾人跪拜。

「起來吧!」軒轅煜冷聲道。

看了看陳氏的房間里,他皺了皺眉頭。

「過去報信的人不是說得很恐怖嗎?本宮看到的都是華麗無比的房間與精妙的擺件,那血紅的房間在哪呀?」

軒轅煜語氣不佳,一身凜然的氣勢讓人心底打顫,一大早就聽聞那駭人的描述,心情也非常的不好。

這過來一看,和描述的又不符合,他這心裡的怒火瞬間躥起,陰沉犀利的眼眸一一劃過眾人。

林丞相有些目定口呆,他快速的抬眸看著軒轅煜,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那血跡剛剛退去,若是太子殿下早一步來,他就不用解釋了。

可現在,他是百口莫辯!

林紫萱走過去,眼中寒光閃閃,全身散發出冷肅的怒氣,卻是對著那哭得傷心欲絕的蘇氏的。

「爹爹,這是怎麼回事?一大早的,這二姨娘在本宮娘親這哭哭啼啼的,這不是存心給我娘親找晦氣嗎?這樣不懂禮數的姨娘,爹爹也不知道管管。」

一向討厭蘇氏的林紫萱又怎麼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而且,爹爹不是不知道她現在在太子宮裡的地位,最讓她生氣的是,太子昨日把林美麗也帶回太子宮裡了,並且歇在了林美麗那裡。

太子殿下的所作所為,真是讓她看不懂了。

蘇氏一聽林紫萱的奚落,更是委屈的哭了起來。

「太子妃,這不關二姨娘的事情,這一切老臣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滿屋的血跡,卻突然消失了,這真是叫人難以置信。」

林丞相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剛剛的事情,他也被震驚的目瞪口僵的呀!

就是他都覺得大白天的撞鬼了。

林紫萱一聽,鳳目里閃過一絲怒意,冷聲道:「爹爹,太子殿下在此,這樣的事情怎麼可以滿口胡言,娘親的屋內,根本什麼都沒有,爹爹難道不知道,捻神捻鬼,在夢澤可是禁忌,若是傳到君上的耳朵里,那可是重罪,爹爹是夢澤大陸的丞相,其中的厲害關係,爹爹比任何人都懂,這一大早的,不會是有人故意挑事,想栽贓陷害本宮的娘親吧?」

林紫萱冷聲說完目光卻冷冷的看向一旁正在哭泣的蘇氏。

這個女人,不會是要為自己的女兒報仇,才會裝神弄鬼的來編排她們母女二人吧。

最可恨的是,爹爹一輩子都是護著這個狐狸精的。

這蘇氏的嘴臉,別人不清楚,她林紫萱可是清楚得很。

當年,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女兒是怎麼死的了,可是她不哭,不鬧,不問,失去了女兒,然就像沒事一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