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反而遭人唾棄

發佈時間: 2021-10-15 18:29:30
A+ A- 關燈 聽書

台下忽然安靜下來,喻可沁站在中間,望着台上的程嬌嬌。如水霧般的雙眸漸漸沉了下去,這個程嬌嬌,她想幹嘛?

「你們知道這個手捧著花球的人是誰嗎?」

話一出口,肅靜的場內瞬間就變得嘈雜起來。目光再次齊刷刷像她投去了疑惑的目光,程嬌嬌嘴角勾起一抹陰謀的笑容。

繼續道:「你們一定都猜不出她的身份吧?她可是凌氏集團,凌朔的前妻。」

嘶!

場內一陣轟動,嘈雜的聲音變得喧鬧起來。喻可沁站在紅毯中間,臉色越發的發黑。這個程嬌嬌,就是以為她故意讓她摔倒,所以,是豁出去了?

她從沒想到要公佈自己和凌朔的關係,也從來沒有想到被公佈竟然是在別人的婚禮上,更是在一場盛世婚禮,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來。

這場婚禮,也有不少的記者都被邀請入內吧?雖然明著說不讓帶攝像機之類的東西,但此刻,應該是有許多人用手機拍照。

見她窘迫的站在那裏,孤立無援,程嬌嬌大快人心。蔣樂佳走過來,她不明白程嬌嬌為什麼要這樣做,雖然對喻可沁是凌朔前妻的身份也十分吃驚。

但避免發生意外,她上前阻止。誰知,程嬌嬌根本不搭理她,繼續和台下的賓客說道:「你們知道為什麼叫前妻嗎?因為這個女人千方百計的使用計謀和凌朔秘密結婚,最後又出軌別的男人,同時和幾個男人關係璦昧。導致凌朔對她始亂終棄,和她離婚。她曾經還是我婚姻中的插足者,拆散了我的家庭,這個女人,就是千夫所指的壞女人!」

雖然這些賓客是來參加婚禮的,但是人們都有着愛看熱鬧和八卦的心。面對程嬌嬌說出了這麼狗血的一幕,那些吃瓜群眾還是很樂意聽着這個有趣的『故事』。

周圍已經響起了一片罵聲,喻可沁獃獃的站在那裏,她如果現在走,在他們眼裏就是落荒而逃。

可如果她一直站在這裏,只會讓程嬌嬌的氣焰越發的囂張。

她臉色難看的望着程嬌嬌,清冷的目光里散發出一陣寒意,她自己確實太心慈手軟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喻可沁現在是徹徹底底的明白了這個道理。

穆蘭枝有些看不下去了,從座位上起來,走到喻可沁身邊,指著台上的程嬌嬌喊道:「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說的這些都是這的?程嬌嬌,你不要在這裏信口雌黃!」

「我信口雌黃?那行,正好凌氏集團的凌總和他的未婚妻也在。如果我說的不是事實,那請凌總出來闢謠。」

聽到凌氏集團的凌朔也在,大家也想見見傳說中凌朔的真容。紛紛朝着亮眼的齊欣冉看去,齊欣冉面色如常。

齊欣冉看着喻可沁,嘴角掛着不易察覺幸災樂禍的笑容。程嬌嬌會來參加這個婚禮她自己都不知道,看到她出現在台上的時候還驚訝不已。

沒有綵排沒有計劃的這一幕,齊欣冉甚是滿意。雖然暴露了凌朔在她之間已經離過婚,但她並不在意,她在意的是眾人看喻可沁的眼神,眾人是如何當着她的面去評價喻可沁。

半響,凌朔沒有站出來。喻可沁緊緊攥緊衣裙的一腳,原本燃起的眸光又在此刻暗了下去。

「怎麼,我說對了吧?喻可沁,你現在就是一個沒人要的見貨你知道嗎?」她笑着指著喻可沁,眼中儘是張狂和得逞后的目光。

喻可沁承認,她卻是是輸在了這場婚禮上,輸給了程嬌嬌。面對這種情況,她無論再怎麼解釋,都是無用的。

那些人只會帶着有色的眼睛去看她,喻可沁感受到了莫大的恥辱。穆蘭枝站在一旁,凌朔真的沒有出來替她澄清,她也不知道該怎麼替她說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看着喻可沁站在紅毯中,在眾人的視線下難堪。凌朔抬腳準備過去,齊欣冉見狀立刻故作暈倒的姿勢抓住了凌朔的肩膀,重心狠狠的倒在了他的懷裏。

凌朔蹙眉。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人出現在紅毯的尾部,穿着筆直的西裝,緩緩走來。燈光閃爍的照在他的臉上,稜角分明的輪廓,英俊的面容上正掛一絲淺淺地笑意。

歐陽軒目光溫柔的朝喻可沁走來,當着眾多人的面。

他握緊手裏喻可沁的手機,本來是想給喻可沁送手機,卻不料正好撞見這個場面。

他伸出單手,伸向喻可沁。

喻可沁錯愕的望着歐陽軒,眼淚從眼角滑落下來。她沒想到,歐陽軒會出現在婚禮上,還是以這種方式。

程嬌嬌原本是想笑話喻可沁怎麼收場,卻不料中途來了個男人。

在她的眼裏,凌朔應該是她見過長得最帥的男人,可此時出現在大家眼前的這個男人,帥氣不低於凌朔。那種與生俱來高貴的氣質伴隨着他,彷彿像一道暗光,忽然從天而降。

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的人,還是歐陽軒。

不知怎麼的,喻可沁這一刻忽然對凌朔徹底失望了。無論他對自己再怎麼承諾,關鍵時候,他也不曾為她遮風擋雨過。

她伸手被他牽着,像一個小綿羊一樣,被歐陽軒牽着離開場內。喻可沁用餘光瞥了一眼凌朔的方向,心情沉入了無盡大海。

齊欣冉也沒想到中途殺出個程咬金,見她走了,故作不適的她又從凌朔的懷裏起來。凌朔眼睜睜看着喻可沁被歐陽軒帶走,拳頭緊握。

穆蘭枝站在那裏,抬頭笑道:「怎麼?傻眼了?我告訴大家,這個女人以前啊,專門挑閨蜜的男朋友下手,挖了牆角不算,還婚內出軌。出了軌,還嫉妒前夫的前女友在這種公眾場合詆毀人家。這是你好朋友的婚禮,你居然忍心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破壞了你好朋友的婚禮,我真是替你覺得可悲!」她搖搖頭,轉身也離開了。

蔣樂佳和章洪俊站在一旁,臉色十分的難看。

一個看似身份如此高貴的男人在這種情況帶走了喻可沁,讓大家對程嬌嬌說話的可信度降低了不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