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很想談戀愛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2:35
A+ A- 關燈 聽書

梧城下了幾天的雪,整個城市都是晶瑩透徹的,我們兩人面對面的站在狹長的巷子里,淡淡的路燈灑在他身上拖出他斜長的身影,像是漫畫里走出來的男人,他聽見我喊他的名字他怔了怔,眸光探究的望著我,半晌輕輕的嗯了一聲,嗓音溫潤如玉道:「小姑娘住哪兒的?」

「時家別墅……」

我突然想起顧霆琛從沒去過時家別墅,忙慌亂的報上地址,他輕輕的笑開,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圍巾給我繫上,上面還殘留著他的溫暖。

我貪婪的深呼吸聽見他說:「走吧,送你回家。」

顧霆琛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吶……

眉眼如畫,溫雅清雋。

我上前走在他的身側,模樣乖巧的伸手輕輕的握住他的掌心,他身體頓了頓但沒有拒絕我,而是緊緊的握住我的手心帶著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我們誰也沒有說話,他什麼也沒說,我什麼也沒有問,直到站在時家別墅門口,我望著他小心翼翼的問道:「顧霆琛,你要不要進去喝杯茶?」

他彎了彎唇拒絕道:「小姑娘,天晚了。」

天是晚了,顧霆琛的衣服上還落了很多雪花,我踮起腳伸手替他理了理,笑的明媚道:「那下次見。」

他沒答應也沒有拒絕,我忽而明白,今晚的一切不過是我的自作多情,分開之後他就是溫如嫣的新郎。

他說過,他始終欠他一場婚禮。

而我始終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所以,心裡到底又在期盼什麼呢?

我眼眸黯然,轉身回了別墅。

我快速的跑回房間里打開燈,又走到落地窗前望著樓下的那個男人,他依舊那個姿勢站在那兒,身材挺拔,雙手漫不經心的插在衣兜里。

我把臉頰輕輕的貼在窗戶上低聲的說了句再見。

再見,顧霆琛。

再也不見。

望今生你所要的都能如願以償。

我閉上眼睛,眼淚順著臉頰緩緩的掉落……

最近的我,怎麼這麼愛哭呢……

我咧嘴笑了笑,等顧霆琛離開轉身進了浴室洗澡,又如往常那般吃了止痛麻痹自己的藥物。

清晨醒來時腦袋暈暈沉沉的,腹部也疼的厲害。

我撩開被子,看見白色的床單上全都是血色。

我漠然的起身換了一床黑色的床單,又去浴室泡了一個澡,剛起身就接到了季暖的電話。

她激動的說:「笙兒,我找到他了……」

我疑惑的問:「誰?」

季暖不知所措的哭著,聲音抽噎著道:「陳楚生,我那年沒有親眼看到他的屍體,所以打死我都不信他就這樣沒了,即使所有人確定無疑的告訴我說他死了我都不信!我要親眼看著他死了他才能死!」

她一直抽噎道:「我找了他七八年,找的快絕望了,可現在……笙兒,你知道我心底的幸福嗎?」

我知道陳楚生,就是那個為季暖擋了車禍的人。

我輕聲問道:「你在哪兒找到的?」

「鄉下他奶奶家,但我現在不敢去見他,因為他的雙腿殘疾了,我怕……不過他到現在都還沒結婚。」

難怪她昨晚有事匆匆的離開了,聽季暖的意思,只要那個人是他,殘疾人又怎麼樣?

她都敢要!!!

「你先緩緩,做好了準備再去見他。」

「嗯,我緩一段時間再去找他。」

掛了季暖的電話后我又想起昨晚的顧霆琛,溫暖的要命。

我拿起那條杏色的圍巾緊緊的抱在懷裡。

直到餓了才起身去廚房裡做飯,剛做了一個菜我就接到顧董事長的電話,他輕輕地問:「能見個面嗎?」

我默然,他嘆息道:「時笙,我們談談。」

我覺得沒什麼可談的但還是答應了。

「嗯,哪兒見?」

「顧家。」

掛了他的電話我一點都不著急,慢悠悠的做好飯菜,吃飽了飯才開車到顧家。

這兒是顧家老宅,我和顧霆琛都不常回來的,而且三年的婚姻關係里顧霆琛也沒有帶我回過顧家。

每次都是我自己回的這裡,唯一能和他一起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時間只能是新年。

他再厭惡我,他都要帶著我應付顧家的長輩。

我熟稔的把車停在車庫,然後進了顧家。

顧董事長看見我忙喊著,「時笙,過來。。」

我在門口看見顧霆琛也在顧家,此時的他神情漠然,眸心暗沉。

同昨晚的他真的是判若兩人啊。

我進去坐在顧霆琛的對面,客套的喊了聲爸。

即使離婚,他曾經始終是我的長輩。

聞言他愉悅的笑開說:「我也不知道你們兩個年輕人究竟在鬧什麼,但有的話還是要說開,隨你們怎麼鬧,我這隻有一條底線,就是溫如嫣絕不能進顧家大門,你們兩個都好好想想吧。」

聞言,顧霆琛輕蔑的眼神盯著他的父親。

我心裡清楚,無人能阻攔顧霆琛的。

而顧董事長、我的前公公,聽他的意思是希望我們復婚。

我淡淡的笑說:「沒什麼好談的。」

「怎麼可能沒什麼好談的?你一個時家堂堂的總裁嫁到我顧家受盡了委屈,現在還騰出顧太太的位置又把時家拱手相讓,你這樣圖的是什麼?你圖的不過是一個男人,他現在憑什麼去娶別的女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的心思眾人皆知,顧霆琛從旁人的口中聽的也不少,以前我都是一笑置之,現在卻像是被針刺著那般疼痛,我站起身解釋說:「人的心思都會變,我也是。爸,我之所以離婚是因為我對你的兒子沒了感覺,把時家給他也不是我大方,只是時家是我爸媽的心血,我做生意是真的不太在行,所以才給顧霆……」

「胡扯,你以為我什麼都不明白?」

我怕他再說些什麼趕緊起身離開。

我從車庫裡開出自己的車,在口子上看見顧霆琛正點著一支煙慵懶的抽著,我想繞過他,他卻把我攔下,我迫不得已的停下車。

我腦袋暈沉沉的問:「你什麼意思?」

他抖了抖手指間的煙灰道:「時笙,我們談談。」

昨晚的一切猶如鏡花水月,他再也不會溫潤的喊我小姑娘。

而我對他也不會再有任何的期望。

因為他始終會成為別人的丈夫。

我語氣冷漠的問:「你想談什麼?」

他抖煙的手指一頓,眼眸頗為困惑的望著我。

最後輕輕的問了一句,「你很想談戀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