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道德綁架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7:43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倒是抱懷,不屑一笑:「路女士,你說話還真是兩套標準,當年,你們把我推下地獄的時候,說我是活該,現在你女兒失戀了,怎麼就是我老公把她推下地獄的呢?」

路月咬牙:「你……你那難道不是你自己作的嗎?」

「那你女兒沒能嫁給喬御琛,就是她自己沒有魅力。」

路月氣憤,看向喬御琛:「御琛,我家心心是個傳統的女孩兒,她的第一次給了你,沒錯吧,當初她幫了你,你跟她在一起,你們感情很好,這不是假的吧。」

喬御琛凝眉,「不假。」

「那你背叛安心,娶了安然,算什麼?」

「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決定,與安然無關,安夫人如果真的覺得氣不過,可以沖我來,你覺得安心可憐,可難道安然就好過了嗎?有些話我已經讓安總帶到了,想必你也收到了,我的底線,你們很清楚,所以不要再針對安然了,她是我妻子。」

「呵,」路月冷眼看向安然。

賤人的女兒,比賤人更下賤。

安然看著她憤恨的眼神,心裡一陣得意,她很想氣死這個老妖婆。

「怎麼,安夫人,難不成跟你女兒跟人睡過,就要賴著別人?談戀愛有可能分手,結婚有可能離婚,我也跟喬御琛睡過。那如果,他有一天要跟我離婚,我是不是也可以像你和你女兒現在這樣,豁出臉面,糾纏不休?

當然,我提前聲明一下,這種不要臉的事情,我是做不出來的,我只是很佩服你們的勇氣,誰規定,睡過就一定要負責到底了?這些年,安家應該沒有少受喬家的照拂吧。怎麼,佔便宜這件事兒,上癮?」

「安然你胡說八道什麼呢,什麼叫不要臉,你別忘了,當初可是你,先介入他們的愛情,他們本來愛的好好的,你用你的肝臟要挾了御琛,是你毀了安心的幸福。」

安然壞笑:「我用我自己的方式,勇敢的追求我想要的愛情,有什麼不對嗎?說來說去,只能怪你們,用四年的時間,沒把喬御琛變成安心的丈夫,我只是鑽了個空子尋找了愛情而已,有什麼錯?愛情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有緣者得。現如今,你女兒失戀了,你們集體飆戲,在我面前演什麼悲情人物。」

「誰演悲情人物了,安然,你搞搞清楚,是你撬了安心的幸福在先……」

喬御琛冷聲:「好了,安夫人,我已經說過了,與安然無關,你今天來這裡,如果只是為了道歉,那你可以回去了,我們還要去公司。」

「我今天來這裡,雖然不是真心道歉的,但我卻真心的希望,安然能夠給心心打一通電話,告訴她,我道過謙了。心心這個傻孩子說,如果我不道歉,她就再也不會回家了,她得去醫院複查了,成天把自己關在安然那裡……我很擔心。」

安然痛快的拿出手機,撥打了安心的號碼。

她巴不得把安心趕出她家呢。

電話接通,安心聲音柔弱的道:「然然。」

「安大小姐,跟你說一聲,你媽呢,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知道自己對不起我,來跟我道過謙了,你可以從我家搬走了,我雖然是房子的主人,但因為工作太忙,就不回去送你了,慢走,不送。」

她說完,將手機掛斷。

路月愣了一下,心裡雖然有氣,雖然想親手撕了安然的嘴,可卻還是隱忍住了。

她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

安然也若無其事的,上了車。

司機發動車子離開,兩人坐在車後排,都在沉默。

快到公司的時候,安然問道:「你聽說過道德綁架這個詞語嗎?」

喬御琛看向她。

「堂堂喬氏集團的大總裁,竟然被安家道德綁架了,我該佩服你們誰呢?。」

喬御琛笑:「我被道德綁架的話,你會救我嗎?我現在需要一個人,拉我一把。」

安然聳肩:「我希望你被他們撕票,自相殘殺這種戲碼,我還是挺喜歡看的。」

車子在公司地下停車場停穩,安然拉開車門下車,咚的一聲將車門關上,頭也不回的往電梯口走去。

喬御琛垂眸,眼底里有悲傷,騙他都不願意呢。

御香海苑門口,安心提著行李,上了路月的車。

見路月臉色不好,她挑眉:「怎麼,那個賤人給你氣受了?」

「我一定要親手撕碎她的嘴臉。」

安心抱懷,並不生氣。

路月看她:「這幾天,御琛一次也沒來看過你,你不生氣?」

「他已經多久沒有主動找過我了,有什麼好生氣的?他現在是被安然那賤人給迷的團團轉,所以才會這樣的。如果有一天,她知道安然曾經做過的種種,我看他這一大頂綠帽子,要怎麼戴。」

「你打算要說出那件事兒了?」路月驚訝:「那可是張底牌,要是這張牌掀開了,你還不足以鬥倒安然,那你可就輸了。」

安心笑:「怎麼可能,這張底牌,我還不急著出,我要讓御琛更愛安然的時候,再讓他知道真相。」

她看向路月:「媽,都說愛有多深,恨才能有多痛,這一點,我可牢牢的記著呢。」

路月笑,心裡的氣也消了大半。

她拍了拍安心的手:「我的女兒,就該有這份韌性才行,要是被安然那個賤人打倒了,那就真的太不值了。這幾天,你什麼也不要做,安安靜靜的呆在家裡,需要的時候,我會讓你幫我的。」

「好,這次,我聽你的。」

安心咬牙,嘴角勾起邪肆陰寒的笑。

『安然,你從我這裡拿走的一切,我都會讓你悉數還回來,而且,我要千百倍的折磨你,這是你該受的。』

安然進辦公室的時候,不自覺的打了個噴嚏。

上午,正在會議中,會議室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撞開。

來人是雷雅音。

她的視線在會議室里轉了一圈后,踩著高跟鞋,小跑到了安然身邊,拉著她的手往外跑:「安然,你快跟我出來一趟,我有急事兒。」

「喂,你再急也守一下規矩呀。」

「我管不了那麼多了。」

兩個人的聲音消失在會議室,岳經理尷尬了一下:「那個……來,不能因為一兩個人耽誤會議,現在會議繼續。」

安然被雷雅音拽進了沒有人的會議室,她無奈:「什麼事兒啊,火燒了你屁股了?」

「才不是,喬御仁不見了。」

「什麼叫不見了?他不是在公司上班嗎?」

「你……你也太粗心了,他都三天沒來公司了,你不知道?」

「我又不是負責監視他的,怎麼會知道,他三天沒來公司,也不在家?」

雷雅音急的不行,點頭:「是啊,不在,我給他打電話,他不接,我來過公司找他,樓上的人說,他三天沒來了,我去他家,傭人說,他好幾天沒有回來了。

你說……你說喬御仁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他會不會死了呀,安然,怎麼辦呀,我好擔心。」

「你別著急,那麼大個大男人,怎麼會說死就死,你別這麼消極,」她掏出手機,給喬御仁打電話。

「電話不是能打通嗎。」

「可是沒人接啊。」

「那你著急什……」

她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傳來了喬御仁的聲音:「喂,然然,你怎麼會給我打電話。」

安然尷尬了一下,竟然通了。

「那個……你在哪兒。」

雷雅音一聽,連忙湊過去。

「我在外面出差,近幾天不會回去,怎麼了?」

「沒事兒,雷雅音找不到你,很擔心你,所以……」

「她又去找你了?」

雷雅音急的搶過手機道:「喬御仁,你幹嘛不接我電話,我又不會吃了你,你忽然失蹤,我以為你死了。」

「你就當我是真的死了吧,以後不要找我了。」

「喂,你說的什麼話啊,我擔心你,你怎麼這麼不識好歹,我給你打電話你不接,為什麼安然打電話你卻接,你這樣對我太不公平了,你……」

「以後你不要去找安然的茬兒,這是我自己的決定,跟她無關,我勸你,最好還是回美國去。」

「我偏不,你要是不回來,我哪兒也不去,就在這裡等你,我非要把你等回來不行,我就不讓你跟安然在一起,我就要等你。」

她說完,咚的將手機掛斷了。

她嘟嘴看向安然。

安然無辜的將視線從她臉上移開。

「你是不是又得意了?」

「我有什麼好得意的,我覺得你就是誇張,他那麼大個男人,還能憑空飛了不成。」

「我原本也以為,她一定會跟我在一起,結果呢,還不就是憑空飛了嗎。」

她鬱悶:「不行,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要做些什麼。」

安然將手機從她手裡抽出:「你要做什麼我不管,現在,我要回去開會了,你不許再搗亂了。」

「有工作了不起啊。」

「是挺了不起的啊,你不是啃老呢嗎?」她呵呵一笑,轉身離開。

雷雅音腦子裡靈光一閃,手一拍:「對呀,對呀,我沒有工作呀。」

安然回頭看了她一眼,這個女人,不會是因為她的一句話瘋了吧。

她打了個冷顫,連忙小跑著回了會議室。

雷雅音也是說風就是雨,蹬蹬蹬的就踩著高跟鞋去了頂樓,找喬御琛。

譚正楠將她帶進了辦公室,她走到辦公桌前,一臉正氣:「御琛大哥,你給我在你們公司安排一份工作吧,就跟安然同一個辦公室就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