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上輩子欠了他

發佈時間: 2022-03-05 06:01:28
A+ A- 關燈 聽書

「陸……」揉了揉疼痛的鼻尖,抬起臉龐,想罵人,看他神色似乎不太對,未出口的話,像是斷了的弦,戛然止了住。

背脊僵了僵,視線順着他眼神所示的方向看過去,容悅其實什麼也沒看到,然而,前面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有過太多次不太美好的記憶,這一次的她,本能地警惕了起來。

想要大步跳開,和他保持距離,然而,才剛有動作,卻被他長臂一伸,一把給撈了回去。

他的手臂牢牢地勾住她的腰,按壓着她的手,力度很大,容悅整個人被他納入了懷裏。

他的動作,與其說是禁錮,倒不如說是保護。

容悅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是,她能感知到兩人正在面臨的危險。

這已經是她第多少次又被卷進他的是非了?

她有些不淡定了,一兩次就算了,她自認倒霉,她今年流年不利!

可是,次次遇上他,次次都能出事,她到底欠了他什麼?

「陸南祁,我不認識你,你放開我!」推了推他,想要和他劃清界限,聲音剛響起,夜裏,幾個黑衣男人緩緩從陸南祁所看的方向走了出來。

夜色太黑,容悅看不清幾人的臉,然而,卻看見了一群人舉著的槍。

容悅全身僵硬,本能地往後退了退。

陸南祁一條手臂勾住她的身,定定地看着一群人,壓低音量問著身邊的她,「會游泳嗎?」

「會。」容悅本能地回答。

「很好!」陸南祁涼涼地勾了勾唇角,在一群人手中的槍扳機扣動前,他忽然拽著容悅往湖裏一跳,噗通,兩道落水聲接連在水中響起。

砰砰砰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湖面上,之後是不斷響起的槍聲。

這個季節是秋季,已經快要進入深秋了,巴黎夜裏的溫度還是有些冷的。

容悅落水的時候沒有任何準備,口鼻被灌了不少水,身體還被陸南祁拽著的,剛下水的瞬間,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動。

陸南祁一隻手拽着她,帶動着她在往湖的另一端游。

夜色為兩人起了很好的掩護,水下即使有輕微的波動,水面上也看不出來。

容悅腦子裏裝着的問題太多,關於他的,但是,卻沒有問的時間。

本能地,她只能機械似的跟着他往湖畔游。

夜晚的水下太涼,跳下來前,她也沒做任何的準備,容悅的手腳有些麻木,游起來很吃力。

陸南祁連拖帶拽地帶着她在往岸邊游,如果是他一個人,他想要從水裏躲避岸上人的追蹤,應該輕而易舉,可是,加了個容悅,他動作起來,似乎也沒那麼輕鬆。

容悅這個時候的心情特別複雜。

她是不是該感謝下他沒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把她丟到一邊自生自滅?

可是,一想着自己每次遇上的危險,全都是他帶來的,容悅心裏為數不多的感激,又變成了怨。

岸上的槍聲還在砰砰砰的響起,接連不斷。

容悅被動的跟着陸南祁還在往湖的另一端游,上岸的時候,早已累得筋疲力盡,四肢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