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曾經所有美好一切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39:35
A+ A- 關燈 聽書

「不用,不用,你招待一下蕭先生,我買菜很快,一會兒就回來。」葉民說到。「你去泡茶,茶葉在冰箱里。」

「好!」薔薇拗不過繼父的堅持,只好答應了。

養父去買菜,薔薇就參觀了一下養父住的房子,兩室一廳,配套算齊全,收拾得乾淨整潔。養父在陽台里,還養了花,養得很好,看起來綠油油的,花開得也嬌艷,看起來生機勃勃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盆蘭花,是我媽種的,沒想到我爸現在還養著,還養得這麼好。」薔薇看到其中一盆蘭花,有些激動地跟蕭忘書介紹到。

「岳父有心了。」蕭忘書感慨了一句,只有長情的人,才會更加念舊。

「是啊,以前我爸就對我媽很好,也對我很好,我們真的很像一家人,幸福的一家人。」

「你們本來就是一家人。」蕭忘書微笑著說到。

薔薇轉頭看向蕭忘書,然後笑著點頭附和到,

「是啊,本來就是一家人。」

「我上次去看岳父的時候,他屋裡還掛了不少你們的照片。」蕭忘書說到。

「我爸有個習慣,不管我們一家人去哪裡,都要拍一張合影,然後洗出來,放進相框里,掛在牆上,留個紀念。然後每次有人來我們家,就能看到我們一家人去哪裡玩過,都覺得很溫馨很幸福。」

「我們明天也帶著岳父去哪裡逛逛,然後拍一張合影。」蕭忘書提議到。

「好啊!」薔薇立刻點頭應道。

她在客廳里,看到很多老東西,都是以前就在用的,養父搬家了,也沒捨得丟掉。

後來,薔薇去冰箱里拿茶葉,打開冰箱,幾乎沒什麼東西,除了放一些茶葉,和幾罐啤酒,以及一些剩菜而已。

薔薇突然很想哭,她離開以後,就只回來看過養父一次,剩下的都是通過電話聯繫,養父一直都說他過得去很好,她也相信了。

事實上,養父過得一點都好。

蕭忘書擁著薔薇,低頭在她耳邊說到,

「薔薇,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我們將岳父接回去住也行,在公司附近找一套房子,你以後隨時可以去看看他。」

「我怕他不願意。」

「回頭問看看。」

薔薇點了點頭。

因為養父已經將屋子收拾得很乾凈了,一時之間薔薇也不知道自己能幫養父做點什麼。

最後她將冰箱清理了一下,將那些剩菜什麼的全部都清理了,然後又將冰箱洗了一遍,她回頭要買一些水果回來,讓養父多吃水果,不要吃任何剩菜剩飯。

養父回來了,兩隻手拎滿了東西,蕭忘書過去幫忙搭把手。

「爸,你買了什麼,買這麼多。」

「都是你喜歡吃的。」葉民眉開眼笑地說到。

「哦!」薔薇應了一聲,只覺得喉頭一緊,有些難受。

後來,薔薇堅持幫養父洗菜,打個下手,沒過多久就作出了一桌菜。

三個人圍著餐桌坐,吃著養父親手做的這一頓,對於薔薇來說最為豐盛的一餐。

「爸,你多吃點!」薔薇不時給養父夾菜。

「好,好,你也多吃點。」葉民跟著說到。

「我一直就想吃爸做的菜,我肯定要多吃點。」薔薇笑眯眯地應道。

薔薇是真的胃口很好,因為這些菜都是這些年,想吃卻沒能吃到的。她恨不得以後每天都能夠吃到。

「爸,我們倆喝點。」蕭忘書這時候從冰箱里拿了幾罐冰啤酒,拉開拉環,遞給岳父並說到。

「好!」葉民應道。

他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喝酒了,這次買回來,還是為了這個女婿買的,想著年輕人可能喜歡喝。

後來,薔薇吃著菜,聽著蕭忘書跟養父從天南聊到地北,還聊到了二十年前的事,薔薇發現養父其實也挺能聊的,而且知道好多事情,以前她都沒發現。

葉民後來喝多了,跟蕭忘書還稱兄道弟起來了,說他這輩子已經沒什麼遺憾,如果一定要說有,那就是老婆去世的早,沒有照顧好女兒。

薔薇聽到這裡,差點爆哭,但最後還是低著頭克制住了。

蕭忘書後來扶著喝多了點岳父進卧室去休息。

蕭忘書從卧室里出來,幫薔薇收拾著餐具,看到她肩膀一抽一抽的,才意識到她哭了。

「薔薇——」

「我沒事,可能就是壓抑了太久了,現在終於發泄出來了,還覺得挺輕鬆的。」薔薇抬起頭笑著應道,即使眼裡還含著淚。

「發泄出來也好,不然我都要覺得我家的薔薇,變成小老太了,都不苟言笑的。」蕭忘書凝視著薔薇柔聲說道。

薔薇撲哧一聲笑了,被蕭忘書給逗笑了。

然後兩個人收拾好餐具,進廚房裡洗乾淨,晾好。

收拾好后,兩個人窩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喝茶,一邊聊著。

薔薇跟蕭忘書說了很多她以前的事情,比如從小就很調皮,其實沒少讓父母操心,但又因為成績好,父母對她又有些不知道要從哪裡下手。

老師對她也是有偏愛,還好是個女孩子,再這麼鬧也就那樣,再加上年紀小,大家也都比較縱容她,所以她也算是有恃無恐。

父母對她的懲罰也不會是體罰,就是會讓她面壁思過,或是寫自我反省寫檢討書。

薔薇最喜歡的就是面壁思過,因為那時候她就會幻想很多,直接在腦海里腦補出一出玄幻大戲,等一個小時后,基本上玄幻大戲的大綱都構思出來了,然後她回到卧室寫作業,就將之前面壁思過構思的大綱,寫下來。

「我以前還投過稿,不過沒有被錄用,可能是想的都是些不切實際的事,編輯都看不上。」

「也有可能你的想法太超前,他們看不懂,你有存稿嗎?給我看看!」

「怎麼可能現在還保存著,那麼多年了,早就不知道扔到哪裡去了。」薔薇笑道。

那時候她的腦洞也特別大,天馬行空的,再加上身邊的人好像也不太能理解她,都只是當她是天才或是神童,想法比較特別,所以像這些事,她也沒找誰分享過,因為覺得說了也白說,有一種知音難覓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