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柔側妃如何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9:47
A+ A- 關燈 聽書

第102章柔側妃如何了

倚翠這丫頭伶俐,雖不是容離的人,但她乾娘古娘子總是教育她,王妃是好人,無論在王府處境如何都是當家主母。

是以,倚翠聽從古娘子的意思,對容離很是尊敬。

「不錯,」容離滿意的看向倚翠,「今日辛苦你了。」

從桌旁的托盤中抓了一把金瓜子,那是容離隨手放在那裡的,看著模樣喜人便讓小桃裝盤當作裝飾擱在桌上,反正她這個院子沒人來。

「奴婢惶恐,都是奴婢應該做的。」倚翠不敢接,金瓜子別看小巧,可值不少銀子呢,自己只是覺得事情有些稀奇,所以才來告知王妃的,不是為了貪這些賞錢。

「給你就拿著。」容離好笑的看著被嚇到的倚翠,想不到這丫頭看著伶俐,怎麼膽子還有些小?

倚翠抬頭看了看容離,才伸手結果那一捧金瓜子,「謝王妃。」

「你回去問問你乾娘,就說我問的,你二人可願跟著我?」容離笑吟吟的說道,這兩個人她想帶回相府。

「啊?」倚翠吃驚的看著她,這話說的太過直白,倚翠一時反應不及,跟著王妃,是不是,她們從此後便是王妃的人了?

「去吧。」容離沒再多說什麼。

「是。」倚翠有些激動。

乾娘早就將王妃視為主子,如今王妃這麼說,乾娘一定很高興的。

倚翠到沒忘了規矩,規規矩矩的退出沐芙院,可出了院子便一路狂奔,她實在太高興了!

容離食指輕叩,將小黑和倚翠的話又想了一邊,小桃見她在想事情,不敢打擾悄悄退了出去,逮小黑洗澡。

按照小黑描述慕雪柔的樣貌來看,大致應該是中毒了,嘴唇紫黑面色發青,明顯是生命垂危之相。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端王府雖說守衛不見得多嚴,但非高手一般人輕易進不得,更何況哪個高手進來就為了毒死端王側妃一人?

這明顯不合常理。

而且還在這種非常時期,容離可以確定,這毒便是慕雪柔自己下的。

自己毒自己?

這招不是在原主嫁入王府之時已經用過了嗎?現在又來一遍,是為了什麼?

容離有些想不通,為了陷害她?

那也應該事先留下自己下毒害她的證據才是。

這些日子自己連雪羽院都沒進,每次和慕雪柔見面,慕雪柔身後還都是一群人跟著,根本沒機會給自己創造機會害她的啊。

那她服毒又是為了什麼?

如果這毒牽連不到自己身上,那慕雪柔的苦不是白吃了?

是的,容離知道慕雪柔有解藥,當時慕雪柔嫁進王府後,在看到原主過的凄慘之時,曾來炫耀過。

遣退所有下人,慕雪柔得意的將事情經過,全部告訴了原主。

可是,那又怎樣?

原主那般處境,說出去的話有人信嗎?

更何況是對她誤會極深的夏侯銜?

原主不得不選擇沉默,她什麼都沒說,默默地看著慕雪柔遠去的身影獨自垂淚。

像慕雪柔那般自私的人,怎麼可能真的做傷害她自身的事情?

第一次服毒是有預謀,這次怎麼能例外。

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偌大的房間,只有手指『嗒嗒』叩響桌面的聲音。

到底,為什麼呢?

容離倏的起身,既然想不到,那她便去看看好了,反正現在滿府都得了慕雪柔中毒的信兒,夏侯銜又在雪羽院,其他女人大概早就跑過去獻殷勤了。

自己這時過去,倒是不突兀。

走到院子中,小桃正渾身是水的按著小黑洗澡。

小黑哪裡都好,就是每次洗澡太費勁,小桃秉著給小黑一周一梳洗的原則,她覺得已經夠久了。

可小黑心裡憋屈,它都有避塵珠了,不髒了不髒了啊,怎麼這丫頭回回捉它洗澡。

它要這珠子有何用?

「主子,您幹嘛去?」小桃手半刻不敢松,就怕一個不留神小黑跑了。

「出去逛逛,你忙你的,我一會兒回來。」容離沒說是去看慕雪柔,要說了,小丫頭一定要跟著去的。

「哦,那您自己注意些,奴婢先給小黑沐浴完。」小桃又投入到給小黑洗澡的艱難工程中去。

容離笑了笑,邁步出了沐芙院。

當她到時,雪羽院里慕雪柔的住處已經被一眾女人圍得水泄不通。

一個個拿著小手帕擦眼淚,嘴裡念的都是姐姐命好苦、姐姐好難過、姐姐怎麼會這樣…諸如這樣心疼慕雪柔的話。

容離嘴角抽了抽,聽著就很假好嗎?

麻煩擦眼淚的時候事先抹點蔥啊辣椒啊,這樣哭的比較真。

「柔側妃如何了?」容離在裡屋外圍轉了轉,想要看看有沒有什麼指證她的東西,由於屋裡的人太多,她的出現愣是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容離高聲道,「柔側妃如何了?」

她一出聲,屋裡抽噎感嘆的女人們安靜了。

頭疼的太醫們終於鬆了口氣,他們是要給病人看病的,可圍著這麼些女人還哭哭啼啼的,他們要怎麼治病?

關鍵是這群女人身份還不一般,他們又不能趕,實在很難集中注意力啊!

現在終於安靜了,他們悄悄看向聲源處,到底是誰?他們真心想謝謝人家!

順著話音兒,這群女人回頭看向容離,沒想到她會來。

容離氣場強大,女人們下意識的為她讓開一條路,容離淡定的從中走過。

來到床邊,那裡站著夏侯銜。

「離兒?」夏侯銜輕輕喚了她一聲,他有些呆愣愣的,慕雪柔現在的樣子對他的打擊有些大,身邊的太醫並沒有什麼有用的法子。

開的湯藥一碗碗的端來,慕雪柔的狀況並不見好轉,葯根本喂不進去,不是灑了便是吐了,中途還吐了幾次血。

忽冷忽熱的毛病也沒有改善,陸太醫施的針漸漸沒了效果,慕雪柔臉上又蒙上了一層灰色的死氣。

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夏侯銜心裡有些接受不能,慕雪柔應該算是他最愛的女人,看著心愛的女人這般卻無能為力,他心裡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容離的到來,好似給了他一種無形的支撐。

夏侯銜伸出手去,想要拉容離。

容離巧妙的一避,同時再次問道,「王爺,柔側妃到底是怎麼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