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慶幸只是虛驚一場

發佈時間: 2021-08-17 21:40:30
A+ A- 關燈 聽書

他後來聽到了薔薇跟警察說了被綁架的過程,驚出了一身冷汗,即使薔薇說得輕描淡寫。

他無法想像,如果不是薔薇機智逃脫,如果他當時因為着急,多給薔薇打幾個電話,後果會是什麼樣?

他沒想到華倩居然會失去理智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來,一直以來他將她看得太過單純和簡單了。

晚上他接到了華駿打來的電話,跟他了解情況,他冷淡地回應了一句,

「華倩綁架了薔薇和她的養父,欲置他們於死地。」

華駿一聽,連求情的話都說不出口了。

「現在交給警察處理了,如果你想了解具體情況,去找警方了解。」蕭忘書說完,掛了電話。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別說他跟華駿的交情了,即使天皇老子來求也沒有用。

「我自己來就好。」薔薇伸手就想拿過湯碗自己喝就好,畢竟有點不習慣被這樣餵食,哪怕是蕭忘書喂她。

蕭忘書避開了,說道,

「你的手受傷了,消停一點。」

薔薇看着蕭忘書笑了,只好認命地接受他喂她。

她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訴蕭忘書關於青琳的事,但又擔心那不過是華倩失去理智的一句謊言而已。

蕭忘書喂完了那碗雞湯,抽了面巾紙幫薔薇擦了擦嘴后說道,

「你這樣一直盯着我看,不怕我會不好意思嗎?」

「不怕,畢竟我都沒覺得害羞。」薔薇說完,臉卻不受控制地紅了。

她其實到現在才真正有一種自己終於安全了的心安,所以當她面對着蕭忘書的時候,心裏忍不住盪起了一陣陣漣漪,因為她沒有死掉,所以她還能坐在蕭忘書的面前,這樣近距離地看着他,甚至是享受着他的照顧。

蕭忘書湊近親吻着他,薔薇閉上眼享受着,漸漸覺得臉上有些濕潤,她睜開眼,蕭忘書卻沒有鬆開她。

過了一會兒,蕭忘書終於鬆開了她,起身朝着洗手間走去,

「我去一下洗手間。」

薔薇伸手一摸臉上,有些濕意,抿著嘴,眼睛也跟着濕潤了。

除非經歷過生死的人,不然很難能夠理解她和蕭忘書此刻的心情,他們差點訣別,但萬幸虛驚一場而已。

蕭忘書回到床邊,已經恢復了平靜,薔薇微笑着看着他。

蕭忘書伸手捏了捏薔薇的臉,說了句——有點傻的樣子!

「我爸呢?我是說我葉爸爸!」薔薇突然想到,不知道養父現在情況怎麼樣?

「兩個岳父這會兒應該聚在一起閑聊著。」蕭忘書應道。

「啊?」薔薇有些錯愕地看着蕭忘書,似乎一時之間還不太能理解他話中的意思。

「我本來幫葉岳父安排了酒店入住,公寓那邊暫時封鎖著,他還不能回去住。但蘇岳父說了,葉岳父他來安排,所以我就不用操心了。」

「我兩個爸爸和平共處啦?」薔薇有些不敢相信。

記憶中,養父對生父很排斥,而生父對養父很不屑,所以那種王不見王的境界。

所以當初她跟生父提到,自己想將養父接過來照顧的時候,她還擔心生父會反對,但還好他最後只說了一句,他照顧了你那麼多年,你也是應該孝順孝順了。

而現在聽到蕭忘書說,他們居然和平共處了,她才會如此驚訝,同時又覺得心暖。

蕭忘書點了點頭,

「他們一樣心疼你,自然會為了你和平共處了。」

「太好了!」薔薇興奮地說道,結果拍了手后,痛得她齜牙咧嘴起來。

而一旁的蕭忘書甚至沒來得及阻止,最後拉着薔薇的手說道,

「你別激動。」

「好,不激動。」薔薇應道,但眉眼還滿是笑意,同時板著疼痛帶來的痛苦,表情就顯得複雜而又猙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薔薇決定暫時先不告訴蕭忘書關於華倩說的事,但還是想告訴警方,如果可以重啟調查的話,說不定當年青琳的事件,真不是自殺這麼簡單。

當然在還沒有確切證據證明青琳不是自殺的,她還是不希望給蕭忘書帶來困擾。

這會兒蘇致遠和葉民坐在酒店二樓的咖啡廳里,閑聊著,這也算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如此心平氣和的相處了。

「謝謝你將薔薇照顧得這麼好。」蘇致遠表情有些生硬地說道。

心裏已經放下了成見,只是一時之間還有些放不開。

「不用謝,她也是我女兒。」葉民應道。

蘇致遠笑了,因為葉民確實是真心疼愛着薔薇啊!

「老兄,以前是我錯了,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也別跟我一般見識了。我以茶代酒,跟你賠禮道歉。」蘇致遠端起了茶杯,跟葉民說到。

「過去的事情就算了。」葉民應道,跟蘇致遠碰了一下杯子。

他其實有點看不起蘇致遠這樣的公子哥,如果不是佔着自己有點家底,早就不知道窩在那個角落裏苟延殘喘了。但他又不得不承認,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的不公,哪怕他一無是處,他就是出生得好。

而現在年紀大了,他覺得再去計較過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何況鈴蘭都已經原諒了他,他這個外人更沒有立場去跟蘇致遠計較什麼。

後來,蘇致遠跟葉民說,他想聽聽薔薇小時候的事。

然後葉民也沒有拒絕,開始說起薔薇小時候的事情,而且越說越滔滔不絕,就好像要將薔薇成長過程,一股腦兒都給蘇致遠分享了。

「我女兒怎麼這麼聰明啊,簡直就是天才。」

「跟你沒什麼關係,是鈴蘭基因好。」

「好,好,是鈴蘭生的好。」蘇致遠也不計較,笑着附和到。

兩個中年男人,就好像一見如故的老朋友一般,聊著聊著,都忘記了時間。

如果不是後來梅晴給蘇致遠打電話,因為半夜三更了,他還沒回去,擔心薔薇這邊有問題。

蘇致遠還沒意識到她跟葉民居然聊到一點多了。

後來,蘇致遠跟葉民約了,明天過來接一起去醫院看女兒,現在就各自回去休息了。

因為葉民不去蘇家,蘇致遠就幫他在酒店開了個房間,葉民住酒店,蘇致遠回家,明天再過來接他去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