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令人消化不良的晚餐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8:00
A+ A- 關燈 聽書

十一月底,喬御仁回來了。

一聽說喬御仁回來的消息,雷雅音立刻就去樓下找他。

見她在公司,喬御仁有些驚訝:「你怎麼過來了。」

「哦,我忘記跟你說了,我最近在公司里工作,現在咱們兩個可是同事。」

「你在這裡工作?」喬御仁凝眉:「雅音,你想什麼呢。」

「沒什麼啊,你不是說你在這裡工作就是為了離安然近一點兒嗎,那我在這裡工作,就是為了離你近一點,不行嗎?」

喬御仁有些無奈:「你別鬧了,你父親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我爸要是知道你甩了我,還讓我傷心,他會殺了你的,」她嘟嘴,上前一步:「我們好不容易見面了,今晚你請我吃飯吧。」

「不行,我有些忙。」

「可是我都等了你快一個月了,你請我吃個飯,不過分吧。」

喬御仁嘆口氣,看著她,未語。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想跟我兩個人單獨吃飯,那這樣吧,我請你吃飯,我們兩個……我再叫上安然,我們三個一起吃飯,這樣總行了吧,為了能跟你一起吃飯,這是我能做的最大的讓步了。」

「你別鬧了。」

「我現在跟安然關係沒有那麼差的,我也沒有欺負她,我們兩個在一個辦公室工作,都是她欺負我的好嗎。」

雷雅音嘟嘴:「我就想跟你一起吃頓飯,有這麼困難嗎,你以前跟安然一起吃飯的時候,倒是屁顛兒屁顛兒的,跟我就這麼為難了?我不管,今晚我會帶安然去酒吧喝酒,你要是不來,我可就帶她去瘋狂了。」

她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喬御仁無奈,嘆口氣,現在,最讓他頭疼的莫過於雷雅音了,真是……

晚上下了班,安然收拾完東西準備要走,雷雅音道:「安然你等一下。」

她擋住安然的去路:「今晚你跟我一起吃飯吧。」

安然無語的看她:「我為什麼要跟你一起吃飯,又沒瘋。」

「難不成非得瘋了才能跟我一起吃飯?」雷雅音不爽:「我心情不好,你陪我。」

「你心情不好,幹嘛要我陪你?」

「因為只有你,才能跟我聊喬御仁啊,」她嘟嘴,拉著安然的手腕:「總之我不管,今天你要是不陪我吃飯,那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我粘住你了。」

安然無奈的望著豁出去了的雷雅音,片刻后,終是投降。

「你可真行,我是真怕了你了,走吧,去哪兒吃,提前說好了,你請客。」

雷雅音呲牙一笑:「肯定我請客的嗎。」

她說著,隨手挽住了安然的胳膊。

安然將自己的胳膊抽了出來:「你別離我這麼近,我覺得好彆扭。」

「有什麼好彆扭的,我又不是百合。」

「總之你離我遠點兒就是了,」她跟雷雅音保持了一些距離。

下樓,雷雅音拉著她上了自己的車:「我開車,地點也由我來定。」

「行,隨便吧。」

她說完,疑惑的看向她:「我怎麼覺得你今天有點怪怪的。」

「有嗎?」

安然點頭:「有。」

雷雅音聳肩:「可能是你想多了呢。」

她呲牙一笑,才不要告訴安然,她是要借她來勾引喬御仁的呢。

她將車開到一間酒吧門口停下。

安然無語:「你不會是要讓我在這裡陪你吃飯吧。」

「對呀,就是在這裡,你不會是不敢進來吧?」

她說完就拉開車門下車。

安然也跟了下來:「你倒是挺會玩兒的嗎。」

「現在還不到玩兒的時間呢,這裡我來過好幾次了,這個時間吃飯,八點以後才開始熱鬧呢。」

她挑眉,得意了一下,走了進去。

安然跟在她身後進門,兩人點了披薩和炸雞,她還要了幾瓶啤酒。

她開了一瓶,遞給她。

安然擺手:「我不喝酒。」

「真的假的,這年頭,還有人不喝酒的?難道御仁喜歡不喝酒的女孩兒?」

「我不喝酒,是因為之前做過個小手術,現在沒法兒喝酒。」

「這樣啊,」她將酒拉回自己身邊:「那我喝,你喝飲料好了。」

她說完,拿出手機,回身,自拍,順便也將安然框進了鏡框里。

安然抬眼看她的時候,她已經按下了快門。

之後,她對著手機搗鼓了一會兒,把照片發送給了喬御仁。

安然邊喝著飲料,邊看著牆上的密密麻麻的字跡。

有某某某永遠愛某某的話。

也有某某,以後,你一定要保重的話。

看來,有故事的人真的很多呢。

「安然。」

安然看她:「又怎麼了。」

「嗯……一會兒,我可能會做點兒對不起你的事情,你可別生氣。」

安然凝眉:「聽著就不是什麼好話。」

「總之我提前告訴你了,你一會兒你不許對我發脾氣。」

「什麼事兒。」

「我現在還不能說,說了你會走的。」

「我現在也可以走,你要是……」她話還沒說完,手機響了起來。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見是喬御琛,她接起:「喂。」

聽著電話那頭,安然的聲音里夾雜著音樂聲,他凝眉:「你在外面?」

「嗯,跟雷家大小姐一起在外面吃飯。」

「你跟她?」

安然也是無語一笑,是呢,誰能想到,她們兩個會在一起吃飯。

「是啊,你打電話要幹嘛?」

「看來你很吃香,我本來也是想請你吃飯的,你們現在在哪兒?」

「獅子酒吧。」

「酒吧?這個雷雅音,真是好的東西不教,竟敢帶你去酒吧。」

「吃飯而已,你想多了。」

「別喝酒,先掛了吧。」

喬御琛將手機掛斷,安然嘟囔了一句『神經病』后,將手機放到了一旁。

雷雅音問道:「誰呀,御琛大哥?」

「嗯。」

「他挺關心你的嗎,還給你打電話。」

「打電話就是關心?」

「不然呢?」

安然笑:「你眼裡的關心,要求可真低。」

「是啊,就連這一點點要求,喬御仁都滿足不了我呢,你跟我講講你們以前的故事吧。」

安然聳肩:「我都忘的差不多了。」

「我才不信,你是不想告訴我吧。」

她笑,「我是不想提起過去。」

雷雅音的手摸索著酒瓶:「喬御仁跟我說,你過去受了很多苦,我卻是個無憂無慮的大小姐,讓我不要招惹你,因為我不懂你的悲傷。」

安然挑眉,「他是這樣說的?」

「嗯,以前在國外的時候,他很少笑,也很少因為什麼事情激動,甚至對別的女孩兒,也從來都是愛答不理的,我很喜歡他這副疏遠別人的樣子,可是我沒有想到,有一天,他會用他這副面孔來面對我,我很傷心。」

安然有些驚訝,在她印象里的喬御仁,是個熱情洋溢的大男孩兒,即便只是有人跟他問路,他也會熱情回應,看來,時間也把他改變的面目全非了呢。

兩人飯吃到一半的時候的,雷雅音放下手中的啤酒,站起身,看向安然的身後,揚唇:「你來啦。」

安然回頭,驚了一下,喬御仁就站在她身後一步之遙的位置。

他上前看了一眼,確定安然身前沒有酒杯,這才不悅的對雷雅音呵斥道:「你為什麼要帶安然來這種地方。」

雷雅音委屈:「這種地方怎麼了,不過吃頓飯而已,你大呼小叫什麼啊。」

喬御仁嘆口氣,彎身拉住安然的手腕:「我帶你走。」

雷雅音跺腳:「喬御仁,你什麼意思啊。」

安然看向雷雅音,這就是她說的對不起自己的事兒?

她看向喬御仁,「御仁,行了,你別說話了,要麼就坐下一起吃,要麼你就先走吧。」

喬御仁看她:「你不能這麼由著她,你的身體……」

「我沒事兒,我又沒喝酒,行了,別說了,你坐吧。」

喬御仁看了一臉委屈的雷雅音一眼,沒再說什麼,在安然身邊坐下。

雷雅音有些生氣:「你坐到我這裡來啦。」

安然起身:「好啊。」

「我是讓……」

安然看了她一眼,對她使了個眼色,雷雅音看著她,沒有再說什麼。

安然起身,走到雷雅音身邊坐下。

她問雷雅音:「這邊你不是來過嗎,給他點一杯招牌酒來。」

雷雅音又加了酒,喬御仁一直都冷著臉,像人家欠了他錢一樣。

他納悶,安然什麼時候跟雷雅音相處的這麼好了。

「雅音,以後,你不要再找然然了,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很忙,沒空陪你玩兒。」

「我也在工作啊。」

「我說的忙,不是指工作。」

安然凝眉看他:「行了,只是吃頓飯而已,你就不要說那麼多了。」

她夾在兩人中間,會為難。

當然,她也能想象得到,喬御仁夾在她和雷雅音中間,也不好受。

這頓三人行的飯,三個人都註定會消化不良。

她想著快點兒吃,吃完就離開的,沒想到,好戲還在後頭。

因為喬御琛來了。

看到冷著臉出現的喬御琛時,雷雅音用手肘撞了安然一下,尷尬道:「御琛大哥,你怎麼來了。」

安然抬頭,正撞進了喬御琛的目光里。

「怎麼沒告訴,這頓飯,不是只有兩個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