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劉純卜卦

A+ A- 關燈 聽書

第103章劉純卜卦

之前根據小黑的形容,她只能聯想一下慕雪柔的狀態,現在親眼看到,容離不禁感嘆,慕雪柔太下血本了,這招用來對付她,不僅殺敵一千還自損八百,慕雪柔就不怕出點兒什麼岔子,一命歸西?

哪怕痊癒了,夏侯銜再次面對她,想起今日的情形,不會有心裡陰影嗎?

夏侯銜心神有些渙散,沒注意容離的躲避,聽她這麼問,便回頭看向床上的慕雪柔,「柔兒餘毒發作,現下…有些不好。」

「餘毒發作?」容離瞟了慕雪柔一眼,這像餘毒嗎?

明顯就是再次中毒啊!

「葯也吃不下去,柔兒現在…」夏侯銜自顧自的說了下去,他沒有說完閉了閉眼,扭頭一臉怒氣的看著一旁的幾個太醫,「你們到底商量好了沒有?有什麼方法能救柔兒?!」

夏侯銜在嘶喊,他耐心一點一點被耗盡,一年前的那次,雖然也很兇險,但最起碼葯還吃的進去,怎麼這回什麼都不管用了?

他們是不是沒有好好醫治?!

太醫們被嚇得一哆嗦,他們也很無奈啊,葯也開了針也扎了,柔側妃不見好轉,他們也很絕望啊!

所有人一臉希冀的看著依舊坐在桌旁,刷刷點點畫著什麼的劉純。

他們只盼望他能快一些,總要找出個法子,暫緩王爺怒氣的啊。

就在這時,劉純將筆一擱,微微一笑鬆了口氣。

這麼明顯有了結果的動作,看在眾太醫眼裡簡直要哭出來了,是不是……

「繼明,你是不是有法子了?」陸太醫哆哆嗦嗦的問道,再沒主意,他這把老骨頭,又要頂著王爺的怒氣去施針了啊。

劉純抬起頭,掃了眾人一樣,起身對著夏侯銜深施一禮,「王爺,微臣劉純,認為側妃娘娘還有救。」

這個回答…絕了!

沒救他們還在這幹嘛?

趕緊回家洗乾淨,等著排隊進牢房吧!

「快說!」夏侯銜沒心情計較劉純話里的毛病,他急迫的想知道怎麼才能救慕雪柔。

劉純淡定的繼續說道,「微臣剛剛用八卦九宮陣為側妃娘娘卜了一卦。」

他將畫好的九宮格拿到夏侯銜眼前,「王爺且看,天芮星旺於月建,落離宮,逢死門上乘白虎,本為凶;今芮星在坤2宮伏吟,與死門同宮,又乙奇為藥引,落巽4宮,克天芮星落之坤2宮;日干乙奇在巽宮,克天芮星落宮,預示只要尋來藥引,側妃娘娘所中之毒症便可全解,王爺無需太過擔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全解?」夏侯銜雖然沒聽明白什麼意思,不過關鍵的一句話還是抓住了。

柔兒的身體能恢復如初了?

「是,」劉純低頭稱是,「卦象不會騙人,王爺請寬心。」

夏侯銜簡直要抱起劉純轉一圈了,這個人竟有這麼大本事?

「好,就按你說的辦…」夏侯銜還沒說完,突然意識到他忽略的一個問題,「劉太醫所說藥引是?」

「王爺可否給微臣一炷香的時間,讓微臣算一算藥引所在方位?」劉純提議。

「好,劉太醫安心卜卦,來人,置屏風。」夏侯銜命令下人搬屏風來,他希望劉純快些算出結果,自然要給人家一個安靜的環境。

「謝王爺,還有側妃娘娘的葯不能停,雖然現在喝不下去,可多服些,總能被服下去,陸太醫等前輩開的藥方是極對症的,對側妃娘娘現下的病症有好處。」劉純在進屏風前,囑咐了一番。

「好,本王知道了。」夏侯銜點了點頭,繼續讓人熬湯藥。

陸太醫等人互相依靠在一起,這次事若成了,回去一定給劉純陞官。

容離目光瞟向屏風,怎麼太醫院裡也有神棍?

說的倒是能唬住人,但奈何容離從來不信這些,在劉純說完那些話后,她自動將劉純歸到慕雪柔那裡。

他莫不是慕雪柔的人?

既然來都來了,不聽個全本實在對不住這一趟,容離直接找了個椅子坐下。

反正她要聽聽劉純能算出什麼花來,在那之前自然不能讓自己累著不是。

夏侯銜這時才感覺有些累了,他走到容離身邊坐下等待結果。

屋裡的其他女人還在一旁站著,她們現在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慕雪柔眼看有救了,她們剛剛的惺惺作態已經用不到,私心裡又想著親近夏侯銜,但容離淡淡的坐在夏侯銜身旁讓她們無從下手。

眾女人心裡抱怨,往日有慕雪柔占著,她們搶不到王爺,沒想到慕雪柔倒下了,現在又換成容離。

也不看看她容離是個什麼東西?怎麼有權力挨著王爺坐?

容離是聽不到她們心裡的腹誹,否則一定會挨個將她們眼睛挖出來,反正留著也沒用,明明是她先坐下的好嗎?

此時,姨娘群里走出一個窈窕聘婷的女子,她來到容離和夏侯銜面前微微一福,「王爺、姐姐請寬心,太醫說柔姐姐會沒事的,您二人可要顧好自己的身子,不要累病了才是。」

此人正是孫姨娘,桃花宴上那個向夏侯銜拋媚眼的女子,今日到一改往日的輕浮,變得正經了不少。

容離暗暗翻了個白眼,哪隻眼睛看到她擔心了?沒話找話的水平不太高啊。

夏侯銜顯然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他沒出聲,權當蚊蠅在耳邊吵鬧了。

不知那藥引是什麼,柔兒什麼時候才能痊癒?

孫姨娘雖沒得到回應,可她到底出了頭,最起碼王爺注意到她了不是?

剛剛她站在後面,就算來了王爺也瞧不見,現在她站在一群姨娘的前頭,王爺只要一扭頭就能看到她,被王爺多看兩眼也是好的嘛。

孫姨娘笑的得意。

身份同樣是姨娘的幾人,自然不忿孫氏出頭,就她顯擺自己貼心,誰不會是的?

有一就有二,女人們陸陸續續的上前來說兩句,弄得夏侯銜煩不勝煩。

「閉嘴,都給本王滾出去!」夏侯忍無可忍,一拍桌子,裡面外面的人都嚇了一跳,劉純直接一個墨點上去,將幾個字遮了大半。

他嘆了口氣,人嚇人會嚇死人的,無奈的把紙張團成團扔到一旁,重新書寫。

外面的女人被嚇得如同鵪鶉,齊齊抖了抖,再不敢廢話,麻溜兒的領著自個丫頭出了雪羽院。

容離在一旁感嘆,沒有眼力價的人,多麼可怕。

一時無話。

沒過多久,劉純從屏風後轉身而出,對著夏侯銜又施一禮,「王爺。」

「可有結果了?」夏侯銜連忙起身。

容離盯著劉純,想知道他的下文。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